第七章节:河蟹帝

整个夜晚一夜无语…

终于到了次日,当一只类似公鸡但是尾巴却很长很缤纷五彩的鸟类生物鸣叫的时候。

“喔!喔!喔…喔!!!”

连这个世界的太阳都还没晒到我的屁股上来,我便一脸迷糊地被雨荷从被窝中拉了出来,接着就是雨荷全家三人再加上我在屋后刷牙洗脸。

由于一连串不可预知的事件,自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已经很多天没有刷牙了!今天总算可以刷一回牙了。

可是当我看到刷牙用的工具之后,我呆住了。

原来不论是谁,刷牙工具一律都是软柳枝!

“没有牙膏???”我不禁惊呼。

“牙膏是什么???”在一旁刷牙的雨荷听到我的惊呼,不禁奇怪地回答。

“呃…算了,大家都是用软柳枝来刷牙的?”我挥了手,又继续问了另一道问题。

此话一出,雨荷的父母竟然呆了一下,刷牙动作停了下来,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仿佛像是我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我疏忽了,这个世界的生活水准看起来怎样都像是电视剧里面的中国古代。中国古代的人是怎样刷牙我从来没有想过,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古代绝对没有牙膏还有塑胶牙刷!

我察觉我失言了,雨荷的父母盯着我的眼光让我非常不自在。

他们一定是在暗忖我是不是呆子?若不是看在我之前在河蟹村保卫战中的表现,他们肯定会哈哈大笑起来,嘲笑我竟然是没有常识的人。

幸运的是雨荷并没有发觉到我发问的“问题”很有问题,她听到我的问题之后,便答道:“大家都是拿软柳枝来刷牙的?不用软柳枝?难道用手指?”

我连忙趁机下台:“明白了,自然不可能用手指,谢谢解答。”

说完,便拿起软柳枝放进口中洗刷起来。

雨荷也继续刷牙,而雨荷的父母眼中带着疑问,但还是继续刷牙去。

很快地,雨荷先刷好牙,她先将软柳枝用水洗干净,然后丢回装满水的木杯。接着,她伸手在放在前面的木碗小捉了一把,把一小蕞黑乎乎的烤叶放进嘴里嚼咬。

我迟疑了,我不敢多问,否则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笑话。

不过接着雨荷的父母也同样捉了一小蕞的烤叶放进嘴里嚼咬,我推测这些烤叶的作用就像牙膏了。于是,我也有样学样捉了一小把黑乎乎的烤叶丢进自己的嘴里嚼咬。

当烤叶遇到我的口水产生化学作用之际,我终于知道这些烤叶是什么东西来了…原来是烧烤工艺极差的茶叶。

原来如此,古人刷牙是用软柳枝以及烤茶叶,想一下在地球的古中国的人民大概也是这样刷牙的吧?

过了十分钟,我们刷牙完毕,接着轮流洗澡,洗澡过后便是早餐时间。

早餐依然是馒头,可是比起廖老板给予的馒头,雨荷的馒头只能说很差。不只没有味道,里面完全没有其他配料,单纯是面粉制作而已!

若不是知道这个世界的馒头都是这么差劲,完全没有得选择,再加上这个世界我认识的人只有雨荷,我都要翻桌子了。

这加强了我要去猎杀所谓的河蟹来当今晚晚餐的决心,我受够了时常吃馒头的日子!如果河蟹这种生物真的如我的想象中是一种螃蟹,我今晚绝对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饮料毫无意外只有白开水,毕竟这个河蟹村不是那么富裕,不可能餐餐都喝茶。

我草草地吃完早餐后,便被雨荷拉去家外面不远处的农场务农。

幸运的是在地球的时候我本身就是农民之女,务农是我本来的工作。拔杂草,翻农田,给菜苗浇水以及淋上以粪便为主要成分的肥料。

我心想如果是普通的城市人的话,务农这个工作绝对无法胜任。

等我完成了分配给我的工作之后,我发现雨荷还没完成预定的工作,而雨荷的父母亲者低声惊呼:“好快!”,看着我的眼神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我大概明白这是为什么了,由于我是神选者,务农这种粗重工作都变成不难了。

我放下了锄头,想拿起竹水壶来喝水,却意外发现到隔壁的黄瓜园的黄瓜有异状,吓得我差一点握不紧竹水壶。

“呃…雨荷可以过来一下吗?”

雨荷听闻,虽然露出奇怪的脸色,但是她还是提着工具走了过来。

我指了指隔壁黄瓜园的黄瓜,心里压不住震惊地问道:“请原谅我这个井底之蛙,这个黄瓜是正常的吗?”

话说,黄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竟然可以令我感到震惊?原来我眼前的黄瓜竟然是…竟然是…竟然是“大肉枪”的造型的!!!

幸运的是,当雨荷看到了整个黄瓜园满满的“大肉枪”黄瓜,她露出了害羞的神色,脸都发红了。

这证明了这种“大肉枪”黄瓜的确不是像用软柳枝刷牙那种寻常程度的事物。

如果这种“大肉枪”黄瓜真的是寻常之物,我这么发问又会被当地人嘲笑了。可是…这可是男人双脚之间的“大肉枪”造型的黄瓜,怎可能是寻常之物???!!!

现在雨荷露出了害羞不己,不知所措的表情,我的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雨荷紧张地拉了我过来,在我的耳边低声地道:“这些黄瓜是供应给祖龙城皇宫的,不对外出售。”

哈???竟然是供应给皇宫的???

雨荷此时又补充多一句:“还是后宫的妃妃们的订单。”

我不禁愣了一下,这些黄瓜还是供应给后宫的妃妃们的???难道这种黄瓜吃了有特殊作用???

于是我便把这个疑问提问了出来。

雨荷听了我的问题,连忙摇头否认,道:“不,不是拿来吃的,而是拿来用的。”

“用的???怎样使用???”

“你别明知故问了!快过来帮忙我翻泥!”雨荷又羞又怒地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然快步走开了。

看着雨荷的背影,我不禁感觉到这种黄瓜的用法有极大的秘密,还是以我目前的这种水平无法了解的秘密。

算了,既然无法知道这种“大肉枪”黄瓜的秘密,我还是暂时别想他。我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务农然后去河边猎杀河蟹去。

我翘了翘肩膀,便再次拾起锄头,向雨荷那边走去帮忙翻土。

等务农完成之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之后的时候。

我站在离河蟹村不远处河边的大石上,看着平静的大河被太阳照射得闪闪发亮,再加上轻风吹袭,令得河面波纹不断。

望远看去整条大河的沙滩,洁白如玉,还可以看到十多只如野狗般大小的螃蟹在沙滩上嚣张地横行着。

看到了这些外壳灰亮的巨蟹,我基本可以确认这些巨大的螃蟹就是村民们所说的河蟹了。

我不禁挥手大声欢呼:“太好了,是河蟹!!!我来了!!!哈哈哈哈!!!”

不由得我不高兴,这么大的螃蟹,烧烤起来一定很美味!

就在这时,一阵少女的声音传来:“救命啊!!!我被河蟹啦!!!”

如果此刻有地球中国城市的人在场的话,听到这样的话语肯定会愣了一下。如果有其他神选者听到这样的话,会以为自己还在地球的中国。

因为“河蟹”一词在中国是“和谐”的同音词,是指政府封杀某个事物的代名词。

比如:在中国如果某个报馆被政府“河蟹”了,是指这间报馆被政府封杀。或者某个日系动漫在中国被“河蟹”了,代表着这个日系动画被政府封杀了。

现在这位少女喊出她自己被河蟹了,自然引起了我的注意。由于我没有经历过网际网络的文化的洗礼,我自然不可能像城市人那样联想成她被“封杀”了。

我连忙从系统空间把青锋剑取出来,然后运行轻功向声音的来源处快速滑行。

很快我就来到了事发现场,可是眼前的一幕令得我大大地吃惊。

“别…别撕开我的衣服啊!!!放开我!!!”

原来,是雨荷家附近的少女杜娟被三只河蟹逮住了。

只见草帽、钓鱼用的竹竿、装鱼用的竹篮都散落在四周。杜娟本人被河蟹们压倒在地上挣扎,而其中一只河蟹暴力地撕开了杜娟的上衣,另一只河蟹粗鲁地拔走了杜娟那蓝色的肚兜,露出了不亚于雨荷大小的坚挺双峰…

“不要夹我的奶头啊!!!你们这些色河蟹!!!”杜娟一边害怕地哭喊一边用力地顶开河蟹那夹住巅峰之珠的魔手。

见到这样的场景,我不禁无言了,不愧是给河蟹村带来经济损失的强大生物,难怪河蟹村的渔业一直都做不起来…

“才怪!!!才不是什么强大生物!剑气斩!!!”

我怒了,去她娘的经济损失!这根本是色狼事件!胸部大是罪过吗???为什么连河蟹都要吃胸部大的女人的豆腐???

“锵!!!”剑气斩击中其中一只河蟹,河蟹虽然被击飞到附近,却没有受伤。而其他两只河蟹见同伴被袭击,都连忙放弃杜娟,向同伴那边跳去靠拢。

杜娟见机不可失,连忙爬起来逃离现场,鱼竿,竹篮,草帽都不要了。

当杜娟经过我的身边的时候,她对我道谢:“谢谢秦诗侠女的打救!!!”

不等我反应,便快速跑离远去,而我看着眼前这三只河蟹发呆。

不是吧?剑气斩无法对河蟹造成伤害???难道河蟹的铠甲坚硬得可以防御我的剑气斩???

三只河蟹以充满敌意的眼珠看著我,八只脚小心翼翼地左右移动,像极了武林高手的姿势。

突然间,其中一只河蟹向我极速跳跃而来,双钳向我的胸部袭击而来。

我连忙身体向后翻,错开河蟹的双钳,又顺便一剑劈在河蟹的腹部。

“锵!”剑是砍中了,可是无法在河蟹的身上留下伤痕。

“靠!还真是他娘地坚固!!!”

其他两只河蟹也行动了,它们都趁机跳跃向我袭击而来!我也趁机向旁边避开。

结果我与这三只河蟹在沙滩上战斗了三十回合,这三只河蟹完全毫无落下风。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先累死,必须要找出办法战胜河蟹。

我一边闪避,一边不断地对着河蟹的躯体进行攻击,企图找出河蟹的弱点。

就在我们战斗了五十多回合,终于成功地砍下了其中一只河蟹的一只小腿。

就结果而言,河蟹的弱点被我发现了,河蟹的全身关节就是它的弱点!!!

可是快速移动的河蟹我要如何砍中它的关节?这难度可不低!

不过当我与三只河蟹的战斗进行了七十多回合之后,我渐渐捉住了河蟹快速移动的路径,终于,另一只河蟹的钳子被我砍了下来。

三只河蟹开始怒了,它们的攻击更加急了。

可惜捕捉到河蟹的行动路径的我不可能会给河蟹们机会,不到十回合里面,三只河蟹终于被我大卸八块。

我的眼界里浮现了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成功砍杀河蟹,获得经验值60。

这样的提示重复了三次。

没有神币收入?系统真吝啬…算了,看起来还是魔域来的魔物比较值钱。

我抹去了头额上的汗水,吐了一口气,接着向着这些河蟹的尸体一掘,三只河蟹的尸体便飞进我的系统空间。

“今晚总算有烧烤螃蟹吃了,呵呵。”

突然间我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我转头一看,只见杜娟带着很多村民跑来河边,每一个村民都拿着务农用的用具当武器,看样子是杜娟跑去村里搬救兵来了。

只是…当他们才来到大石旁,村民们突然间像是见到鬼那样吓得连忙逃离:“哇靠!!!快逃!!!”

到底是什么回事?为何村民们会恐惧地逃离?

这时躲到远远的杜娟颤抖地伸手指著我喊道:“秦…秦诗,小心你的后面!!!”

我听闻,连忙转回头。不看还好,一看就魂飞魄散。

“哇靠!!!”我也一样失声惊呼,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跑出这么多的河蟹排成一列的???

数百只河蟹整齐地列阵着,每一只河蟹都杀气冲天地盯着我,看得我惊心胆跳。如果眼光可以杀人,我绝对会死了几百次。就这样,握住青锋剑的手也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可是事情还没结束,这排河蟹身后的大河突然间喝水翻滚,像是有一只超大的生物要露出水面般。

哗啦啦!!!河水翻滚声不断。

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大河中的生物终于露出水面了。

“世界是河蟹的,颤抖吧!人类!”

我注意到这句话并非通过语音传来,而是以意念波的形式传来。

相传强大到可以以意念传送信息的生物绝对是神兽级的。

目前,眼前的庞大生物就是用意念波说话,这庞大生物就是像大象那么巨大的河蟹!

“吾等是河蟹帝,砍杀吾等弟子,汝等罪该万死。”

原来这只超大的螃蟹就是河蟹帝,它的大小相等于两头地球上的大象!现在河蟹帝一边说话一边爬上岸边上的沙滩。河蟹帝的八只蟹脚走过的地方,都在洁白的沙滩上留下了很深的尖洞,可见河蟹帝的重量不轻。

其他的河蟹整齐地向两旁闪开让路给河蟹帝,就如遵守纪律的士兵。

河蟹帝最终来到了我的面前,它的一对眼睛打量了我一会儿,便道:“汝等身材很好,若要保命,就乖乖地当吾等的性奴吧!”

我本来心里害怕得心生怯意,不过当我听到河蟹帝的最后一句的时候,我脑里的某一根神经线啪一声断裂了。

“性奴你的头!他娘的你这个色螃蟹,信不信我把你大卸八块拿去烤了?”我拍案而起,剑指河蟹帝,应声怒道。

河蟹帝被我这样一喝,竟然懵了一下,当场后退一步。它有生以来没有试过被人类这样呼喝,所以才会一时间惊吓了一跳。

躲在大石后面观战的杜娟以及村民们也一样惊呆了,一个个被我的行为吓得下巴张得很大,可以塞进鸡蛋的那一种。

“哇靠!秦诗侠女好大胆!太厉害了!”

“终于见识到秦诗侠女的厉害!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敢对河蟹帝拍板叫嚣的人!”

村民们纷纷议论。

“汝…”河蟹帝想找回场子。

不等河蟹帝接着说,我直接怒喝:“汝什么汝?身材好有什么罪过?我现在要给天下的女人讨公道!看招!剑气斩!剑气斩!剑气斩!!!”

三连环剑气斩对着河蟹帝的关节射去,我随后施展轻功跟着剑气斩飞向河蟹帝。

“杀啊!!!”我不要命地冲向河蟹帝。

河蟹们连忙摆出护驾的姿势,都向河蟹帝靠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