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节:河蟹村的典故

山贼退走后的两个星期里,起初我除了帮忙雨荷安葬她爷爷的骨灰之外,也帮忙办理在山贼袭击河蟹村的时候惨死的村民之葬礼,整个葬礼的法事维持了七天。

这期间我注意到这个世界的葬礼风俗与我的家乡骊山的葬礼风俗除了拜祭用的三畜与生果的差异之外,其他方面的“手续”差别不大,可以说葬礼的风格几乎出自同源。

明明是不同的世界,怎么葬礼的风格却如此地接近?可惜我不是历史学家,我并没有对这个疑问追究到底,只心想这可能是巧合。

完成众多死者的葬礼之后,我又花了七天的时间帮忙重建河蟹村,由于我是神选者,我可以轻易帮忙砍树制作建造房子用的木板。

除此之外,我也忙帮村民们建造房屋,终于在第十四天之后,整个河蟹村重建完毕。

由于雨荷的爷爷死在山贼的残杀,雨荷的婆婆也死在这场袭击战,剩下雨荷与她双亲住在一起,所以空出一个房间。

虽说完成这一切之后我可以离开河蟹村到附近的山区挖个洞府住下,可是在雨荷一家人的恳求下,再加上我暂时不想穿越回地球,我只好就这样住进雨荷的家了。

而且为了加强让我定居下来的决心,村长婆婆甚至都跑过来找我劝说了!

“咳!咳!秦诗侠女啊,很高兴听到你决定定居下来,我们都感到欣慰。”村长婆婆咳嗽了一下,高兴地道。

我紧张得连忙还礼:“村长婆婆啊,我不是什么侠女,当不得真啊。”

“你勇敢地加入战局,拼着自身受伤,最后杀了一些山贼,已经足以认定你是侠女了。你还是别客气吧,呵呵。”村长婆婆握住我的手,呵呵地道。

“我…”

不等我继续道,村长婆婆接着说:“本村长期没有高手坐镇,我们河蟹村时常遭受不必要的灾难。我们非常需要高手,所以很希望你留下来坐镇,你是我们的希望。”

“我…我当不得如此重任,村长婆婆…”

村长婆婆又打断我的话,兴奋地道:“另外,虽然你是侠女,不过婆婆可以看得出,你还是修真界的新手吧?你也想要一个稳定的练功环境吧?”

接着村长婆婆源源不绝地说着河蟹村的历史,我才知道河蟹村这个名字的典故,以及河蟹村的结构。

河蟹村还没遭遇山贼们的袭击前人口高达一千多人,依靠农业为主要经济来源,专门生产油菜、花菜、萝卜、辣椒以及黄瓜等等农作物。

河蟹村也出售一些量少的低等药草,以及出售本地工作坊生产的木制家具。

本来河蟹村非常靠近大河,按照道理来说河蟹村的渔业也应该很发达,可是现在河蟹村几乎没办法发展渔业。

原来河蟹村所在的河边居住着一群强大的生物,这群强大的生物时不时离开大河入侵河蟹村进行骚扰,不但攻击村民,还破坏农田以及养鱼设施,造成大量的经济损失。

这群时常骚扰河蟹村的生物被本地人称为河蟹。

不止如此,河蟹村外面的郊外也有不少强大的生物,比如巨鼠,还有巨猪。

这让我回想起我背着雨荷回河蟹村的时候看到的巨大的野猪以及巨大的老鼠,看样子有活可干了。不知道巨猪的肉能不能吃?呵呵。

说到河蟹,不得不说如果黑色骑士有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地问村长婆婆:“诶?河蟹村这个名字不就是因为这个村很和谐吗?”

由于国情的关系,河蟹这个词在地球的中国可是“和谐”的代名词,绝对不会联想到河蟹村之所以叫做河蟹村是因为这个村落长期受到名字叫做“河蟹”的强大生物骚扰。

可惜我从小没有接触过网际网络,不会把河蟹一词联想成和谐。

至于巨鼠与巨猪没有成为河蟹村的威胁的原因很简单,与河蟹不一样,巨鼠与巨猪没有一身坚硬的铠甲,可以被村里的猎人猎杀。

只有河蟹因为一身坚硬的铠甲所以非常难缠。

说到尾村长婆婆希望我可以当河蟹村的保镖与河蟹战斗。

好吧,反正我的技能也需要磨练,而且…河蟹应该是螃蟹的一种吧?我很久没有吃海鲜了。

等村长婆婆说完,我又发问另一个问题:“村长婆婆,两个星期前袭击河蟹村的山贼你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吗?”

我这个问题才发问,雨荷与她的双亲心里一紧,因为雨荷的公公与婆婆就是死在山贼们的袭击中。

村长婆婆倒没有觉得怎样,露出了一副你问得很好的表情。

“秦诗侠女啊,两个星期前袭击本村的山贼是来自附近的天鹅寨的,而山贼本身却是蛤蟆宗的势力。”

我听闻,不禁一愣,蛤蟆宗与天鹅寨???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情节???

村长婆婆像是看穿我的疑问,便继续解释:“相传天鹅寨本来的主人是天鹅宗的,后来在去年被蛤蟆宗大事举兵进攻天鹅寨,最后天鹅寨落入蛤蟆宗的手里。”

“也就是说蛤蟆宗是侵略者?”我不禁举手发问。

“没错,天鹅宗本来是一群女修组成的宗门,自被蛤蟆宗占领后,天鹅宗的人从此下落不明。”村长婆婆喝了一口茶,才道。

“然后,蛤蟆宗的山贼从此以后不断地攻击河蟹村?”

村长婆婆摇头道:“不,蛤蟆宗山贼占领天鹅寨之后,便不断打劫经过附近的商队,以及绑架女人,攻击本村却是第一次。”

我思考了一下,想起两个星期前六位山贼的“大肉枪”竟然是银质的“银枪”,而且攻击威力强大,连我这位神选者都得退避三尺,这绝对是某种功法的效果!

于是我便发问:“村长婆婆,蛤蟆宗的山贼都是练什么功法的?为什么一些山贼脱下裤子露出的小便的东西是银色的?如果知道山贼们的功法,我就可以研究对付山贼的对策。”

“呃…小便的东西是银色的?”这回轮到村长婆婆一愣,雨荷的双亲也露出奇怪的神情。

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村长婆婆回答不到这个问题了,一定是村民们的实力不至于强到需要山贼们露出“银枪”来收拾,所以都没有见过山贼们的“银枪”,才不知道我问的问题的意义。

看样子山贼们“银枪”的秘密还是得由我亲自揭发。

“村长婆婆,不知道就不用紧了,我只是问问。”

“没事没事。”村长婆婆挥手一道。

但接着她握住我的手道:“最后,秦诗侠女,我们都希望你可以住下来。”

我担心村长婆婆继续哀求,便连忙答应:“村长婆婆,您放心好了,我答应定居下来。”

“谢谢你啊!伟大的侠女秦诗,我们不知道要如何回报你。”村长婆婆激动得流下感动的眼泪。

“别啊!村长婆婆,回报什么的我还不够资格…”我最后说尽好话,村长婆婆才感激地离开雨荷的家。

等村长婆婆离开后,雨荷眼光迫切地看着我,感动地道:“秦诗大姐你真好!”

雨荷的双亲也谢天谢地地欢呼:“万岁!秦诗侠女愿意留下来了!”

见此场景,我不禁满头冷汗,看样子我真的不得不成为河蟹村的居民了。

当天晚上,我准备就寝了,我自然换上了这个世界的人常穿的朴素古装。

由于这个世界没有乳罩,我只能穿这个世界特有的黑色肚兜,以及这个世界的内裤。我对于穿着肚兜入眠可不太习惯,不过没有乳罩的关系所以没办法。

我睡的是雨荷的爷爷生前留下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木质家具,以及一张棉花床单。这与我在地球的时候骊山的小木屋的布置差不多一样,所以还算可以。

我静静地躺在床单上,思考着我与村长婆婆的对话。

天鹅寨,蛤蟆宗,“银枪”的秘密,这些事情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旋转。

这些事物之间是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天鹅寨的人都怎样了?蛤蟆宗又是从哪里来的?“银枪”又是怎样炼成的?

我想了许久,都想不出一个所以。

算了,不去想它!明天还有务农需要帮忙,以及去河边击退影响村民作业的河蟹生物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