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奇缘,第四章节:流落异界

伊斯鲁德港口的试验场被人放枯树枝、召唤出三大魔王而引起的大屠杀的事情很快就传开到全国上下,王宫那边也像是炸开了锅般地起了风暴。

毕竟,超强者娃娃姬对于这件事情根本不打算坐视不管。事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我一无所知,只能等我以后终于再次联系上长崎和叶才能知晓,所以事情的发展请容我以后才在本书的其他章节记述。

等到我再次有了知觉的时候,我觉得全身发抖不止,双眼刺痛,耳朵胀痛,胸口也异常疼痛,呼吸也困难。

虽然不太能听得见声音,也看不见影像,我却可以感觉到我处于的环境寒冷,不时有冷风吹袭。我痛得很想叫喊出来,却觉得嘴巴几乎喊不出声音来。

我发抖的双手想捉住什么,我可以感觉到我捉住了一些枯叶,鼻子开始可以嗅到森林特有的味道。

我还活着!活着真是太好了!哈哈!

我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慢慢地,我的呼吸开始顺畅,身体的温度也升温,胸口也没有这么痛了。

我让自己的身体放松,耳朵几乎不像刚才那么痛了,可以稍微听到昆虫的鸣叫声。我试图张开眼睛,幸好眼睛还可以看到一些影像,不过,为什么周遭的景象这么暗?是我的视力受到影响了吗?

我想弄清楚我的处境,勉强让自己坐起来,伸手摸摸腰间。嗯,幸好我的魔法置物腰包还在,没有丢失。

魔法置物腰包,是我国出产的空间腰包,利用了空间压缩的原理,根据包包的等级而定,一个小小的、价值两千金币的普通置物腰包可以容纳一立方公尺体积的任何物品,是旅行者、探险者的必备装配。

而我身上的置物腰包虽不是最上等,但设计精美,压缩空间高达三千三百七十五立方尺,相等于十五公尺长乘于十五公尺宽再乘于十五公尺高的空间。

此等置物腰包的价格高达两万五千金币,不是普通家庭可以买得起,而我的父母本来就是经商的,家境比较富有,所以父亲才能买给我这种腰包当生日礼物。

也因为家境比较富有,我才能就读我国最有名望的麻吉魔法大学。

好了,既然置物腰包还在,我便伸手进入腰包内,意念一动,就从中拿出了上课时使用的魔法棒。

我意念一动,想利用魔法棒发出一点光亮。

哪里知道,魔法棒发出的光亮非常暗淡!

我察觉到这个现象,发出意念想集中魔法使魔法棒发出更加强的光亮,却发现身体竟然无法集中魔法!

难道是我内伤了?所以才不能发挥出魔法?既然如此,我得利用其他的东西来发光。

我把魔法棒收回置物腰包,再从置物腰包摸出一瓶实验瓶,是我配制的化学荧光瓶,无需魔法启动,摇一摇就可以发光。

我本来就是学炼金系的,配制化学物品也是我的专长!

我用力摇了摇荧光瓶,荧光瓶终于发出比较强的白色荧光,我的眼睛终于可以看到光线了。刚开始的时候视线模糊,不过渐渐地我可以看到被荧光瓶照亮的树林。

这么说我的眼睛也没事,一定是我通过异度空间的时候,身体还没被自己的血压涨爆之际就离开了异度空间到达这里,这才免除死亡的威胁。

我再看看自己的身体,黑白相间的百褶裙,雪白合身、做工优良的学校制服都沾满了泥巴与枯叶,我的手套也留在伊斯鲁德那边了。

我又看了四周,嗯…看样子现在是夜晚,也没有看到月亮。我随便扫除身上的泥巴与枯叶,又从置物腰包摸出药瓶,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

伤口处理完毕后,我把除了荧光屏之外其他的物品都收回到置物腰包。

现在应该要弄清楚这是什么样的地方,毕竟一直待在黑暗的森林也不是办法。

我努力站起来,虽然有点头晕,不过还是站起来靠在一颗树干上。

我又从置物腰包摸出后备的通讯石,本来的通讯石就因伊斯鲁德港口遭受恐怖袭击的时候,被吸进异度空间,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我想试图发出联络,通知长崎和叶或者黄建文老师等人说我还活着,却也发现这个通讯石几乎失去了魔法,不!应该说魔力的储存量变得很低,低到无法运作通讯石。

我试图运气想用魔力给通讯石补充能量,却发现我的魔力还是没有恢复!

惨!现在的我无法使用魔法,还真的是什么都做不到。

算了,我得开始步行,看看途中可以遇到什么村庄然后求助。

于是,我把通讯石收回置物腰包,开始艰难地踏步步行。

我很快就走出森林,我观察了四周,发现我是处于山区森林,虽然说是夜晚,不过奇怪的是夜晚的天空是暗红色的,越靠近山峰的地方就越明量,与我在普隆德拉的吉田庄看上去的夜空颜色有点不一样。

幸运的是漆黑的山影、像是山脚下的地方有一些灯光在亮着,这应该是村庄吧?于是我就朝着这些远处的灯光的方向走去。

走不出几步,映入我眼中的景象是人工铲平的空地,虽然荧光瓶照不远,不过我推测这就是红泥路。

难道我被吸进异度空间后竟然是弹出到斐扬森林?

斐扬森林,是我国的一个地方的名字,也是弓箭手工会所在的地方,处于普隆德拉东南部两百公里左右。

既然是来到了斐扬森林,只要找到斐扬村落就可以得救,也可以发出信息给长崎和叶了。

我提着荧光瓶走着走着,发现我的周边有大量的石质人工建筑,呃…我可以辨认得出这些人工建筑是墓碑,难道我现在是处于斐扬村落的坟场?

不过…在我的记忆中,斐扬村落的坟场规模应该没有这么大,而且…斐扬村落的墓碑的设计风格我并不是没有看过。

不过这些墓碑的设计与我印象中的墓碑相差很大。而且,就我看起来,这座坟场比斐扬坟场的规模大很多!

我不禁觉得一阵寒意,难道…我连忙随意选择最靠近我的一座坟墓来考察一下,来证实我心里的推测。

很快,在荧光瓶的照亮下,我看清楚了这座坟墓的样貌。

这座坟墓的构造分成两个部分,前面部分是两公尺长、十五公分宽、一公尺高的墓碑,后面部分是半弧形的墓墙设计,高度为三十公分、半径为一点五公尺,以半球形的形式围绕着中间的墓碑,这不是我国任何已知的民族的坟墓设计!!!

握住荧光瓶的手开始不听话的发抖,没错!我是在害怕,不过我并不是害怕所谓的鬼魂出没,而是…

为了更进一步证实我的推测,我跪了下来,以发抖的手把荧光瓶伸向墓碑,我想确认一下墓碑上的文字。

很快,墓碑上的情形已经映入我的眼眸,文字是写在墓碑的左右边,墓碑中间几乎有照片。

不过,当我清楚了墓碑上的文字之后,我开始绝望了,差一点就握不住荧光瓶!呻吟起来。

“天啊!”

没错,的确是文字,却是我看不懂的文字!其实,看不懂该文字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因为即使不懂,至少可以分辨得出是什么民族的文字。

问题是现在这种文字并不存在于图书馆资料库中的任何语系!这种文字呈现形式是形象文字,方块字结构。

我发现,这种文字以很工整的方式雕刻在坚硬的墓碑上,工整程度之高,即使是普隆德拉有名的雕刻师都没有能力雕刻出来!

另外,我也发现,虽然墓碑上的照片的主人是一名老人,从照片中看来,睡在坟墓的何许人的样子看起来应该也是与我们一样都是人类。

不过,即使是普隆德拉教堂旁边的坟场的坟墓,人像都是雕刻在墓碑上,而这个墓碑上的照片竟然是嵌入到墓碑中,还是彩色的!从照片的整体上看起来像是现实的投影而非雕刻!!!

这只能是技术水准更高的文明才能做到的事情!难道???

我无力地躺靠在坟墓旁边的墓墙,发抖地畏缩着,静静地整理着我所得到的情报,按照目前所见所闻的情报收集起来分析,这种情况只能是两个可能性。

第一,这里依然是卢恩米德加兹国度的斐扬森林,不过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世界。以雕刻在墓碑上的文字的技术水平推测,这里应该是几千年后的世界。这意味着我穿越了时空去到几千年后的斐扬森林!

第二,这里是与本来的世界完全无关的平行世界,类似学校里文学学会的那群小说家所写的穿越小说的虚幻空间。

我开始害怕地哽咽了,因为不论是那一种可能性,我的处境可是糟糕之极,有很大可能是回不去本来的世界了!我不禁觉得一阵孤单与害怕,开始无助地低声哭泣起来。

突然间,我听到一阵猛兽低吼的声音,我可以感觉到这个低吼声带出极度危险的气息,我吓得连忙抬起头来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我靠!是一只外表很像斐扬森林特有的大灰狼的生物,不过,在荧光瓶的照亮下,这只生物的皮毛是黑色的!

而且,虽然这只生物大小与外表与大灰狼有点相似,不过耳朵却比较短!他眼睛被荧光反射之后的颜色竟然是暗红色的!!!

现在,这样的猛兽正对我露出白霖霖的尖牙低吼着。

恐惧感瞬间占满我的心灵…

“啊!!!”我吓得连忙把手中的荧光瓶向那只猛兽丢去,当机立断地按照刚才观察到远处有灯光的方向,没命地奔跑,我不敢去想像万一我被这只猛兽逮住后的后果如何?

不过,我可以确定的告诉大家,我绝不要成为这只猛兽的晚餐!

从荧光瓶破碎的声音听来,我可以判断出我丢出去的荧光瓶并没有打中那只猛兽。

而那只猛兽发出“汪!汪!”的叫喊声一直在我身后追逐!我不断地穿梭于坟墓群,想尽办法摆脱这只猛兽。

感谢我们的老师黄建文先生,他平时给我们全班做的体能训练终于在此刻起了作用。

如果一般人以这样的速度奔跑很快就体力用尽!黄建文先生一直强调再强的魔法师如果失去魔法就等于废人一个,如果拥有强壮的身体的话至少可以增加逃命的机会。

现在我终于明白我们的老师的用心了…

如果我体内的魔力恢复的话,我是可以拿出魔法棒与这只猛兽战斗。

不过,现在就如平时黄建文先生所强调的那样,我目前因未知原因而失去魔法,根本是废人一个,无法使用魔法战斗,这种情况之下我能做的就是狼狈地逃命!

没命地奔跑了一段距离,很快我发现,在黑暗中我踏进了表面坚固的“黑色河床”。

之所以称之为“黑色河床”是因为即使是在黑暗的夜晚,红泥路的原色还是可以辨认出来,但这个没有水流且颜色非常黑的河床从脚步的踏力可以感觉得出,这条“黑色河床”的硬度比红泥路还坚固。

不过,由于此刻我正被猛兽追逐着,我不可能停下来对这个“黑色河床”研究个究竟。

“黑色河床”看起来比较坚固,可以让我的皮鞋跑得更快,我不由自主地顺着“黑色河床”奔跑。

奔跑中,只见我眼前的灯光离我越来越靠近,却没有看到任何大型村庄,在我的前方只有一座孤单的小房子。

突然间,有两盏看起来能量值很高的“探射灯”快速地从右边的“黑色河床”向左边飞驰而来,根据它飞行的方向它刚好会经过我将奔跑经过的路线。

而这两盏“探射灯”之间的漂浮高度以及固定的距离让我联想到类似我本来的世界的地头龙这种猛兽的一对眼睛!

难道…又是异界里的另一种危险的猛兽?

“啊!!!”我想杀住脚步避免撞上那两盏“探射灯”,却不小心扭到右边脚掌,我整个人就这样翻滚到丁字形状的“黑色河床”中。

而两盏“探射灯”像是受到“惊吓”,竟然在我的面前紧急停下来,并发出刺耳的“吱呀”的叫喊声,“探射灯”的强光照射到我的眼睛好痛。

猛兽也终于追上了我,这只猛兽好像不受强光影响,难道这两盏“探射灯”的猛兽与这只危险的猛兽是同党?

糟糕!我还来不及爬起来,我的左边脚掌就被猛兽咬住了!

“不要啊!!!”

猛兽使劲拖着我,看样子是想把我拖回去吃掉,我的右脚由于扭到,疼痛得使不出力气来踢向咬住我的左脚的猛兽。

我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害怕的鸣咽声,双手在地上使劲地爬。

就当我快要绝望之际,我听到了开门声,有一个人类从“探射灯”的后面跑出来了。

人类?没错!是一个男人,他发出呼呵声,向我冲过来,用飞脚把咬住我的猛兽踢开!猛兽发出一阵呜呼声,竟然逃走了!

我…我不禁感到人生还有希望,眼泪也不停地顺着脸颊流淌下,原来这个异界也有人类!我得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