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奇缘,第五章节:星空下的邂逅

这是我流落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碰到的异界男人。

那个男人在我的面前单跪下来,开口询问我的情况。可是,他使用的语言却是我没有听过的!

我注意到,在强灯的照射下,我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身形。

他的身材有点肥胖,肚腩的大小像是女人怀孕三个月的肚子,他身穿蓝色的贴身衣服,帆布制成的裤子,挂着帆布制成腰包。

这个男人带着我没有看过的款式的眼镜。我朝这个男人的脸部看去,诶!!!怎么这个男人的脸跟我们的老师黄建文非常相像!!!

“是老师吗???”

我由于感到非常震惊,终于激动地开口。

对方见我开口了,显然觉得放心了,却也同时感到困惑。我看得出,他是听不懂我说的话。

他又用几种我可以听得出是另一种语系的语言询问我,可他所讲的每一种语言我没有一个听得懂。

我也同样用几种不一样的语言询问他身份,但是,不论是我平时使用的卢恩米德加兹官方语言、还是邻国的修发兹共和国官方语言或者是阿卢纳贝兹教国的官方语言,甚至是我家乡的方言戴尼本语,他也是一样没有一个听得懂。

真是鸡同鸭讲…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不由自主轻轻地摇头,叹了一口气。

意外的是,这位很像我们的老师黄建文先生的异界男人几乎也是意识到这一点,也同时叹了一口气。我不禁抬起头来打量这位异界男人,他同时也看着我,就这样保持互瞪的姿势高达二十秒。

二十秒之后…

可能是他被我盯住的眼神弄得心里发毛吧?他开始采取行动打破僵局了,他一边用异界的语言交谈一边做出表示请我不用害怕的手势,又指了指我的双脚。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右边脚板刚刚扭到了,左脚也被猛兽咬过,这才感到痛觉。

“痛啊!”我痛到又要流眼泪了。

突然间,他伸手扶起我的左脚,帮我脱起鞋子来!

“诶!诶!诶!你要做什么???”

我吓到了,一个男人替女人脱鞋又脱袜子的动作是意味着什么我再清楚不过,只有情侣之间才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不过我才想起他听不懂我的语言,难道…会不会是这个世界的文化与我本来的世界有点差异?

可能他察觉到我的窘境,他做出叫我不要担心的手势,我这才平静下来,虽然我还是觉得非常害羞,却也只能由得他把我的鞋子与袜子脱下来。

他看了我的左脚的脚板,又看了我的鞋子,松了一口气,对我说了一番话,又指指点点我的左脚脚板与左边鞋子。虽然我不懂他说的语言,不过看意思是说我的左脚没事。

我这才注意看清楚我的脚板,在“探射灯”的照耀下,我的左边脚板没有任何伤痕。

此时他又故意把拿在他手里的左边鞋子提高,递向我面前。在灯光的照耀下,我看清楚了纯白色的鞋子表面被猛兽咬过的牙齿印。

接下来,他一边说话一边帮我穿回袜子复穿回鞋子,他大概是说幸运的是我的鞋子品质很好所以我的左脚才没被猛兽咬伤。

他帮我穿好左边的鞋子后,接着就开始检查我的右脚。

当他开始脱我的右边的鞋子之际,我扭到的右边脚板痛起来!“啊!”

可能他发觉我痛苦起来,他就放慢动作,轻柔地揭开鞋子的绳子,慢慢地把右边鞋子脱下,复轻柔地脱下我的袜子,整个动作就像小心翼翼地处理着珍贵的白玉。

当袜子最终被他脱去之后,在灯光的照耀下,我才发现我的脚板红肿得厉害。

“痛啊!”

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虽然他听不懂我的呻吟,不过也看得出我在忍住疼痛。于是,他轻轻放下我的右脚,向我做手势表示稍等,便站起来向“探射灯”后面走去。我听到开门声,又传来翻找东西的声音。

不一会儿,他拿着一个白色盒子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他重新单跪了下来,把上面印着红色月亮与红色十字架的白色盒子放在地上然后打开,从盒子中拿出了纱布以及一些形状怪异、内装类似药物液体的瓶子。

哈!原来异界也有纱布!这么说这个白色盒子就是异界的急救箱?

他拿起瓶子倒了几滴液体在我红肿的脚板上,复用手指涂抹,我感到伤处传来凉意,舒服了些,刺痛感也减轻了。最后,他才用纱布把我的脚板包扎起来。

处理我的脚伤完毕后,他收拾了急救箱,又走去“探射灯”后面,好像是在收藏好急救箱。

不一会儿,他去而复返,单跪在我面前,伸出右手递到我的面前。

“什么意思?”

我百思不得其解,他发现我不懂他的意思,又继续重复一次刚才的伸手动作,然后对我发出温柔的微笑。这回我懂了,他的意思是要扶我起来!

我不禁感到害羞万分,这不就是白马王子扶起公主的情节?可惜我不是什么公主,我只是家境比较好的千金小姐而已。

而且,从他的衣着看起来他也不像是王子。

我伸出手掌放在他的掌心,他便把我的手越过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轻轻地把我扶起来。我的右脚虽然经过简单的包扎,疼痛也减轻了,却不代表可以继续走路。

在他的扶持下,我坡着脚慢慢地被带到“探射灯”后面。

我这才注意到两盏“探射灯”后面的物体。

这个物体…咳!我不知道该怎样精确地形容地好了,我就大约解释一下我所看到的。

这个物体的高度到达我的颈项,虽然周围很暗不过在“探射灯”照射前方景色反射回来的光线的照耀下我可以看得出这个物体是橙色的。

可是,虽说是橙色的,但是却非常地金属感,表面上隐约有一层怪异的保护膜。

这个物体的形状很像我本来世界的乌龟岛之魔王乌龟将军的龟壳,只是翘得更高。

不止如此,在我胸部的高度般的地方有玻璃窗,前后左右都有,玻璃之下隐约还有一排三寸高的文字,只是这个文字与刚才墓碑的文字对比之下显然是不一样的语系文字。

此刻,这个怪异的物体正在发出嗡嗡声。

难道,这就是异界的钢铁魔兽?

不对!如果是魔兽的话,为什么玻璃窗中还有类似椅子的事物?所以,这更加像是炼金术的产物。

果然,他打开了“钢铁魔兽”左边的“门”,还真的是有椅子,而且还是类似沙发造型的。

我这就被他小心翼翼地扶进左边的“门”然后放在沙发上,连带我的右边鞋子与袜子也被他拿进来放住,最后把“门”关起来了。

一般人的话遇到这个情景一定会以为自己被诱骗送进“钢铁魔兽”的嘴巴当成晚餐吃了,不过当我冷静地观察“钢铁魔兽”的内部装置后,发觉这个“钢铁魔兽”完全没有魔法,也没有生命特征,而且我可以感觉到浓厚的电气波动。

这个发现证实我的猜测:这只“钢铁魔兽”是异界的马车,是一种交通工具。

既然我肯定了我自己的猜测,那么这个交通工具的龟壳造型就是车厢了。

不过奇怪的是,不像我本来的世界的马车,这个世界的马车并没有马匹来拉这个车厢结构,马车的驱动力几乎是来自自备能源。

咳!现在不是进行炼金研究会的时候!我摇了头一下,回想我小时候母亲一直教导我不要随便上陌生人的马车,也不要接近怪叔叔,否则会被捉去贩卖当性奴、卖淫等等。

万一遇到被强行拐上马车的情况之下一定要挣扎并大声求助等等。

的确如此,我就读魔法大学的生涯中就接触不少校刊报道无知少女被拐去贩卖的这样的新闻。

而现在呢?我的处境是此刻上了连沟通都成问题的异界男人的怪异马车里面!我会不会像校刊的报道那样落得被贩卖的下场?

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慌张害怕!不是我糊涂无知,也不是我神经很大条,而是有一阵连我也说不上原因的安全感涌入我的心窝。

可能是当时我与他的眼神交汇了二十秒中,虽然隔着眼镜,但可以感受到他温柔的眼光,也不邪恶,很令人放心的那种。

我想起来了,这种眼神与我们的老师非常像,虽然他给我们的教学方式很严厉,不过对待我们全班学生却很温柔。

咳!不好意思的说,我私底下有憧憬过我们的老师。

所以,虽然我的感觉并没有依据,不过我就是觉得跟着这个男人会比较安全,嗯…这可能就是所谓女人的第六感了,应该就是这样!

难道…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命运的邂逅?

所以,我乖乖地坐在“异界马车”内部的沙发上,并不慌张。

没等一会儿,他也打开右边的门爬进来坐在沙发上,复把门关起来。

接下来他伸手伸向右边钢壁拉出黑色的布带,尾端还有类似扣钉的东西。

他又对我说了一些话,又对我做出手势指向我旁边的钢壁,又示范把扣钉插在我与他之间的插糟。

我会意了,他是要我也做同样的动作。

我就伸出右手摸索左边的钢壁,的确有扣钉的东西,我用力一拉,也拉出了黑色布带。

我又学他那样拉着扣钉连带黑色布带把扣钉插在我与他之间的插糟,黑色布带就这样固定住了我的身体。

我不明白为什么乘坐马车需要用布带固定自己的身体,不过既然他也用布带固定他自己的身体,从此可以判断得出欲驾驶异界马车是需要用布带固定自己的身体的。

然后他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操作,右手握住他身前的“罗盘”,左手偶尔操作我与他之间的杠子,右脚几乎在踏着一些东西,整辆“马车”竟然开始向前行驶。

难道这就是不需要马匹的“异界马车”?难怪啦!操作这个交通工具的方式好像比我本来的世界的马车还要复杂!

在我本来的世界驾驶员只需控制缰绳来控制马匹,以及用右脚来控制刹车踏板而已。

而现在要控制异界马车是需要双手控制“罗盘”,偶尔控制罗盘后面的小杠子,左手偶尔控制我与他之间的杠子,看样子这个异界马车是采用类似我本来世界的火车之蒸汽机械组的设计。

“诶?速度好快?”

才十五秒,异界马车的移动速度竟然比马车快很多,而且就速度来说非常接近我本来世界“飙鸟”用的超级大嘴鸟!感觉上至少可以到达时速八十公里!!!

同时我也看到“罗盘”前面类似“控制面板”的东西发出微光,有类似我本来世界的火车的速度表的东西在显示当前的驾驶速度,不过设计上“奇幻”不少。

另外,我也发现,此刻异界马车是沿着“黑色河床”极速前进。

这一瞬间,我终于明白了,看起来很坚硬的“黑色河床”一定是这个世界的公路系统。

我本来的世界普隆德拉城市的马路是用大理石来铺路,虽然我还不知道“黑色河床”的材料成份是什么。

不过,我决定了,有机会的话我会采集“黑色河床”的材料标本来研究一下。

我同时也明白为什么异界马车的驾驶员必须用黑色布带来固定身体,因为此刻我感受到身体承受着因快速移动而产生的惯性力。

这意味着如果没有黑色布条来固定身体的话,当异界马车紧急刹车的时候,乘客会因为惯性力而被飞出马车之外。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我看着夜景不断的向后飞逝,沿路上都是竹林与树木,偶尔还会看到设计简陋的木屋,还经过了疑是造型怪异的水坝。

由于是夜晚,视线受限,无法看得更远,也无法把我在意的事物看得更清楚。

我发现沿路上每一个固定距离都有一盏“路灯”

我之所以用冒号标记路灯一词是因为如果我的眼睛没有毛病的话,我看到的路灯未免太高了,至少超过四公尺的高度,在我本来的世界路灯的高度最多两公尺高,否则当发光水晶的魔法消耗完之后魔法师要怎样补充路灯的能源?

另外,这异界的路灯我完全感觉不到魔法的气息,也看不到发光水晶的结构,而且光线是黄色而不是蓝白色。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研究个究竟这异界的路灯的构造与原理。

随着时间流逝,异界马车几乎来到了分叉路口,也看到了更多的民房,房子的材料也从木质升级为石质,同时也看到了更多的异界马车,以及这个世界的居民们。

奇怪?为什么其他的异界马车造型都不一样的?诶?竟然还有以两个轮子代替四条马腿的铁马?

停!停!停!我又犯了好奇心太重的毛病,才脱离险境又开始搞炼金研究!

的确,这个世界的怪异事物太多,真的要研究起来十年时间都不够用。

不过倒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人造品完全没有魔法反应,而且我完全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居民身上的任何魔法波动。

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就是这个世界的魔法法则与我本来的世界的魔法法则不兼容,要么就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没有魔法的世界。

但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因为,有一些事情迫切需要解决。我把问题整理一下,归纳成几个:

第一,好吧,为了方便书写故事,我将这位很像我们的老师但是却稍微肥胖的异界男人标记成“异界的黄建文先生”,以后的章节都采用这个名词。

现在,异界的黄建文会载我去哪里?虽然根据一般推论最终会把女主角载回家,不过就时间与异界马车的速度计算,我们行驶的距离未免太远。

第二,我得弄清楚这个世界的面貌,得判断这个世界会不会是类似穿越小说的平行空间?还是或者这本来就是我所在的世界,几千年后的世界?

由于我感觉不到周围任何魔法波动,我本身的魔力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是魔法被压制了吗?不论如何,我还得寄托异界的黄建文先生可以给我答案。

如果可以,最好可以弄来这个世界的历史资料。

嘛!由于语言不通,恐怕要异界的黄建文先生明白我的需求还需大费周章。

第三,得寻找怎样回去我本来的世界的办法。

不过如果搞不清楚第二点的话第三点的行动就无法成立。

第四,如果回不去了该怎么办?我要如何生存下去?这个世界的食物是否兼容?这点却是我不愿意去想的。如果这个局面造成了,我该如何是好?我未必有勇气面对。

而且,目前异界的黄建文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我还得祈祷我对他的第六感是正确的。

因为母亲时常教导我何谓知面不知心,一个人的好坏表面是看不出的,如果他是坏人的话,我的处境将不堪设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