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节:退山贼,救雨荷

相传修真界的修士们每一次闭关的时候,最短半天,最长几十年,一般修士每一次闭关往往都需要两三个月。

我杀了巨狼而感悟到某种剑意竟然让我闭关了七天!

就在第七天的某个中午…

“轰!!!”盖住洞府的巨石被我的气浪轰碎了。

等到尘埃落定后,我慢慢地从洞府中走了出来,我这才在太阳的照射下发现,我全身都是灰尘。

“咳!咳!我的衣服!!!气死我了!”我一边扫除身上的灰尘一边臭骂,只是我怎样扫除我的小龙女装越扫越脏,没有水可以洗衣服真惨。

算了,衣服一会儿找到河边才来清洗。先试试已经感悟完成的加强版的剑气斩比较要紧。

我从系统空间把青峰剑提了出来,然后选中某个巨石作为测试。

“剑气斩!!!”

与往日不同,这一次的剑气斩带入了我的剑意。

“镪!”巨石被平滑地一分为二,而并非粉碎性的爆炸。

我把青峰剑丢回系统空间,然后踏步走向被我一分为二的巨石,伸手抚摸了巨石的断口处。

断口处非常平滑,我可以认为是我成功感悟了剑意?

就在这时,系统提示出现在我的眼眸。

系统提示:恭喜你领悟了新被动技能-剑意,获得奖励固元丹10个。

靠!才奖励固元丹十个而已!系统竟然如此吝啬!

结果还是去砍六轮魔物比较赚神币,也比较划算。可六轮魔物并非像青蛙那样随地出现的大路货,要靠砍大量的六轮魔物获取神币的做法不可取。

我从系统空间提出了一个馒头,找一块干净的大石头上坐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我吃完了馒头,觉得还不过隐,又把昨天从宫崎美香手中夺过来的宫保鸡丁从空间系统提出一个,丢进口中。

“要节省啊,不知道下一次还要多久才能弄到好菜色了。”我一边嚼咬着宫保鸡丁一边默默地想着。

也是,我在地球上的中国已经是没有户籍的黑户,已经没有立足之地。我打定主意下一次穿越回地球就是打救养父的时候,把养父接过来到这个修真世界生活,便不再回地球了。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是浮云,提升自身的实力才是当前必须做的功课,否则没有足够的实力,打救养父什么的无从谈起。

我吃完了宫保鸡丁,便继续打坐,以便巩固自己的剑意的境界。

就当我打坐了三十分钟,便突然地听到一阵由同龄女性发出的求救声传了过来。

说是“求救声”是因为那位女孩所使用的语言我完全听不懂,而且感觉上她用的语系相当地古老。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眼眸浮现了一条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翻译机制启动,请稍等…

才不到一秒,另一条系统提示又传来了。

系统提示:翻译机制启动完成,你将不会受到语言不通的窘境困扰。

这个系统提示才出现,发出求救声的女孩的语言突然间变成了普通话:“救命呀!救命呀!”

这时我又听到几个男人的淫笑声,其中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哈哈哈!你喊吧,这几百里除了野兽,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人会救你的。”

靠!不是这么巧吧?这种情节很像我在丁易家电视机的电视节目里时常看到的这种千遍一律的狗血剧情。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女孩子那绝望的声音传来。

“哈哈哈!”群男贱笑着。

“不要啊!!!”

接着一阵撕裂衣服的声音传来。

我坐不住了,再不采取行动这位女孩就会遇害。我连忙从系统空间取出了青锋剑,快速地站了起来,然后施展轻功跳上我开创的洞府的山坡上。

我很快就锁定了声音的来源,原来事发现场就在我的洞府右边五十公尺处的巨石后面。

女孩头发长及腰部,一对幼稚的眼眸,身着一件古装连续剧里可以看到的女性古装。

正在对女孩施暴的是十位很像古装连续剧里山贼打扮的猥琐男,头发都是长鞭型打扮。

此刻女孩的古装已经被山贼们完全撕裂,露出了褐色的肚兜。女孩的长秀裤也被山贼暴力退去,露出修长雪白的双腿。

“住手!”我集中了中气,提着丹田之力对着巨石后面的那群山贼放声喝道。

那群山贼吓了一跳,连忙停下了动作,都抬头看向我。

没想到的是这群山贼看到了拿着青锋剑的我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色迷迷地打量起我来。

“老大,你看这个女人很水灵灵,奶子也很坚挺。”其中一位山贼淫笑地道。

“去!分五个人把这个女的拿下,我先把这个姑娘办了。”带头的山贼猥琐地下令。

很快,五个山贼纷纷提着大刀,施展轻功向我飞来,剩下四位山贼继续捉住女孩的四肢,山贼头子更是脱下了他自己的裤子,露出男人才有的乌黑“大肉枪”。

我靠!!!竟然来这招!!!

“剑气斩!!!”我知道时间紧逼,直接施展大招,算好角度,向山贼头子的那把“大肉枪”砍去。

这吓得山贼头子向后滚去,避开了我的剑气斩。剑气斩错过了山贼头子,直接在地上割出一道一尺长,半尺深的剑痕。

“你娘的!!!找死!”山贼头子大怒,可我没想到的是山贼头子如此残忍,他直接一记一阳指发出指气,把女孩的颈项洞穿了,大量的鲜血顿时从女孩的颈项像喷泉那样喷出来,女孩的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脸神。

接着四位山贼也飞过来把我包围起来,山贼头子最后穿好了裤子也施展轻功飞了过来。

这回变成是我直接面对十位不知武功底细的山贼们。

由于女孩颈项的大动脉被山贼头子洞穿了,生命迅速流失。我也不废话,打算速战速决,不等山贼们完成包围圈,直接主动杀出去。

系统提示:“由于领悟了剑意,新技能一剑穿心觉醒。”

技能信息
技能名称:一剑穿心
距离:以自身为剑柄,以剑类武器为剑眼,以流星般的速度贯穿敌人的身体。属于远距离攻击,有效距离十公尺
消耗SP:80

我没有时间阅读详细信息,我毫不犹豫地发动了一剑穿心。

由于角度的关系,刚好有三位山贼排成一条直线,结果我那无坚不摧的技能直接把这三位山贼贯穿,倒霉的三位山贼直接化为碎肉,连他们手中的大刀都化为碎片散落在山坡下四周。

剩下的七名山贼们睚眦欲裂,都爆发了惊人的气息:“杀!!!!!!”

我才发动完一剑穿心,急速地落在其中一块巨石上,我借助巨石为踏板,利用反挫力向剩下还在半空漂浮的七位山贼冲锋去。

“剑气斩!剑气斩!剑气斩!!!”三记加强版的剑气斩飞向其中三位三贼划去。

那三位山贼想用大刀挡住我的剑气斩,可惜我的剑气斩带着我的剑意,那些凡品都挡不住剑气斩半分,不止大刀被劈为一半,山贼也被斩腰了,直接从半空中掉落。

“撤!!!”山贼头子见状,果断地下令撤退。

山贼头子说完,便直接带领剩下的手下脱离战斗,向远处飞去。

最令我睚眦欲裂的是山贼头子为了怕我追上来,飞走前还特地伸手一记一阳指,准确地洞穿了躺在血泊中等死的女孩的心脏位置。

“狗日的!!!下次遇到你一定把你碎尸万段!!!”我对已经逃远的四位山贼怒吼。

想到将即死亡的女孩,我连忙转身,施展轻功冲到女孩的身前,检查起女孩的伤势。

女孩的伤势很严重,她已经陷入了休克,血液近乎流尽。这当然,罪该万死的山贼头子不止把女孩的颈项大动脉洞穿了,临走前还洞穿了女孩的心脏。

如果什么都没做的话,不到三十秒女孩必死无疑。可是我要怎样做?我又不是医生!!!

可能系统感到我心里所想,系统信息浮现在我的眼眸,还附带产品简介。

小复活丹
可复活死亡不超过10分钟的死者,除了可以直接治疗致命伤之外,顺带恢复死者一些血气。
物品类型:丹药
物品等级:15
回复HP:10
回复SP:10

然而,小复活丹的价格高达15000神币!!!

我靠!!!一万五千神币的价格几乎是我在地球闯地下古墓那一关的时候破坏塔纳特尼姆发电装置以及破坏通往魔域的传送门所得!

可是现在女孩要死了,我到底该不该花这笔钱???

看着女孩的生命飞逝,我终于狠下了心:“算啦!!!一万五千神币就一万五千神币!人命关天!”

白光一闪,一颗金色的小复活丹出现在我的手掌,作为代价,一万五千神币从神选者账号中扣去。

我心里为那一万五千神币的花费淌着血,我张开了女孩的嘴吧,然后把这颗昂贵的金色小药丹塞进她的嘴里。

最后,我按照系统提示发出自己的真气激活这颗小复活丹。

等了十秒钟,女孩的身体突然间发出了金光,她颈项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胸口的破洞本来可以见到破碎的心脏也正以迅速的速度恢复,最后胸口的创伤也消失了。

过了三十秒,女孩身上的金光消失,她的眼睛慢慢地张开了。我见状,连忙拿起她本来已经被撕得破碎的肚兜重新盖在女孩的胸脯上。

她想免强坐起来,却觉得一阵眩晕,我连忙阻止她,开口:“没事了,山贼已经被我赶走了,你安心地休息。”

接着我从系统空间取出了其中一颗系统奖励给我的固元丹塞进女孩的嘴里。

“吞下吧,尽快恢复元气,我帮你护法。”我呵护着道。

“谢谢你,这位姐姐。”

“要谢谢等你恢复才说,你先休息。”

“嗯。”女孩安心地闭上了双眼,胸脯平均地起伏着。

我在女孩睡眠的期间,在女孩的身旁打坐巩固自己的剑意的境界。

幸运的是背后的巨石帮我遮住一部份阳光,要不然在不方便移动女孩的情况下我们就要直接遭受太阳的曝晒。女孩这一觉一直睡到旁晚,这才悠悠醒转。

察觉到她醒转了,我连忙收了气,这才出声问道:“怎样?比较好了些了吗?”

女孩可以坐起来了,她幽幽地回答:“嗯,好多了。”

我从系统空间取出了两个馒头,以及一件本来廖老板准备给我的纯白汗衫递给女孩。

“谢谢!”女孩接过后,连忙道谢。

女孩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两个馒头,我这才发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是雨荷,姓雨,下雨的雨,单字荷,荷花的荷。”

原来女孩的名字是雨荷,不错的名字。

我也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秦诗。”

“秦诗姐姐。”雨荷重复念我的名字。

接着我又发问:“可以告诉我你遇到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遇到山贼?”

雨荷听闻,突然间紧紧地捉住我的手,情绪失控地叫喊:“我的爷爷…我的爷爷被杀了!!!呜呼!!!”

看样子本来雨荷的身边还有她的爷爷,只是遇到山贼然后被杀了。

“乖!有我在,你会安全的…”我花费不少心思安抚雨荷的情绪,最后雨荷流着泪哗啦啦地把一切经历说了出来。

原来,雨荷是来自河蟹村,她每六天都会与她爷爷出来过夜打猎,然后第二天旁晚便回到河蟹村。

本来今天打猎了不少烈火狐打算启程回家,那里知道直接被一群山贼伏击,雨荷的爷爷直接丧命在山贼的大刀下,雨荷乘机逃离,结果一直追逐到我的附近那边被我打救解围为止。

等雨荷记述完毕她的经历,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只好不断地安慰着雨荷,甚至让雨荷扑在我的胸怀放声哭泣,直到许久,我才开声道:“人死不能复生,现在天色已晚,我们还是找地方过夜吧。明天我帮你的爷爷收尸。”

已经停止哭泣的雨荷哽咽地点头表示同意。

我站了起来,伸手伸向雨荷,道:“来,今天就在附近的洞府过夜吧。”

雨荷听话地把手搭在我的掌心上,我便使力把雨荷从地上拉了起来。

雨荷才站起来,破烂不堪的肚兜整个掉了下去,露出了还算是坚挺的雪白双峰。

“啊呜!!!不好意思!”雨荷吓得跪下来想把肚兜拾起来。

“算了吧,雨荷,先穿上我给你的衣服。”我一边盯住雨荷的胸脯一边心里暗笑:“还是我的比较大。”

不怪我会去比较同性的乳房的大小,因为我本来是出生在地球的中国骊山。在地球人的观念中,女孩的乳房的大小可是关系到自信的保证。

我发觉到雨荷翻看了我给她的雪白汗衫,她竟然露出不解,像是不知如何入手似。

“呃…秦诗姐姐,这件衣服要怎样穿啊。”

我这才想起,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古装的,汗衫这种衣服的结构对他们来说非常陌生,难怪雨荷竟然不懂怎样穿汗衫了!

“啊哈哈!是我不对,忘记教你怎样穿这种衣服。”我尴尬地笑道。

接着我教导雨荷如何穿汗衫。不久,雨荷成功穿上了汗衫。

对雨荷来说穿上这种贴身舒适,不需要绑带的衣服的体验是非常新奇的。

不过我看到雨荷那还算是坚挺的峰峦之巅在白色的汗衫下清晰地影印了粉红色的明珠,再想到我自己穿的时候走路时双峰不由自主地上下摆动,突然间领悟到准备这些汗衫与热库给我的廖老板的念头。

“廖老板你这个色老头!!!”心里恨恨地给廖老板一记不雅的中指。

雨荷拾起了还算可以穿的长秀裤,然后穿上去。这在我的眼中看来,雨荷将汗衫与古装长秀裤搭配,简直是中西合璧,不伦不类。

算了,现在资源有限,暂时将就一下吧。

我看着天色已暗,便带领着雨荷来到昨天我开辟的洞府。由于挡住洞府门口的巨石因今早的突破而被轰碎了,我要雨荷在洞府等我,然后去附近的巨石群用青锋剑弄来一块用来当着洞府门口的大石块。

像昨天那样,我进入洞府之后才拖着巨石盖住洞口。

洞府之内陷入一片黑暗,雨荷有点害怕:“秦诗姐姐,洞府好暗啊。”

“别怕,有我在,明早我们就出发。”

“嗯,可是我不太习惯完全黑暗的环境,秦诗姐姐可以在我的身边吗?”

“可以。”我自然想起小时候我很害怕完全黑暗的环境,都喜欢呆在养父身边睡觉。

结果今夜我没有打坐,我与雨荷一起睡在洞府内的石床上,一夜无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