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节:皇宫来使

村长婆婆所谓的请大家吃饭虽然真的是请大家吃饭,不过菜肴只有两种,就是咸菜与腌制萝卜,饮料也只是热水。

如果是一般地球人的话,这样的午餐肯定会被人投诉,一定会控诉说:“这样的菜哪里是人吃的???”

只是这里是异界的河蟹村,饮食水准与我出生在地球中国骊山的时候相差不远,都是赤贫的水准。

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吃,所以我并不会埋怨这样的菜色。

虽然村长婆婆只能拿出咸菜与腌制萝卜,但大家还是开开心心地吃饭起来,现场一片热闹,嬉笑声不绝于耳。

我想起我昨天还有吃剩的河蟹肉,便将几盘河蟹肉从系统空间提了出来并放在桌上,接着站起来朗声道:“大家,这里还有一些河蟹肉,都分给大家吃吧!”

“谢谢秦诗侠女!你真大方!”全场人听闻,顿时欢呼起来了,一个个眉开眼笑。

雨荷接过了几盘河蟹肉,都帮忙将河蟹肉平分到每一个人的木碗里。

村长婆婆在主位上看着我笑眯眯地喃呢:“好高兴啊,秦诗侠女终于融入这个村了。”

午饭过后,大家都散开了,该去准备等一下皇宫所要货品的人都去处理那一百二十箱黄瓜,该回家打扫的人都回家打扫了。

我者跟随杜娟、雨荷、以及十多位其他各行精英的村民来到村外的某一个大石旁做准备工作,而河蟹帝的外壳早已被村民们刷洗完毕。

“杜娟,来一下,你看这样的设计行不行?”某位背着锯子的木匠一边在大石上铺开疑是羊皮制作的设计图一边招手呼叫杜娟过来。

杜娟听闻,便向前走去。我与雨荷也跟上去,都向大石上的羊皮看去。

我靠!竟然是真正的羊皮质料的设计图!

这还不打紧,设计图里的内容可以说非常简陋,图中的螃蟹画得弯弯曲曲,根本像是小孩子的涂鸦,我怀疑他们是采用品质不好的毛笔来绘画。

不但如此,文字也写得非常潦草,连神选者翻译机制也辨认不出这是什么文字!这就导致我看不懂设计图的文字!

但我见到杜娟竟然可以看懂这份设计图,她还在设计图中指指点点,与木匠讨论如何进行组装工作。我又偷偷看向雨荷,也发现雨荷显然看得懂设计图,她偶而插话,也在设计图指指点点提出意见。

我开始对自己感到不自信,感到一点沮丧了,难道…我看图的水平有这么差???连当地居民都不如???

事实上是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过片面了,我不知道的是本来这个世界的居民的工艺水准非常地原始,纸张什么的都没有,村民们最豪华的也只是在竹片上写字,再说昂贵的帛书上书写文字只有皇宫才能玩得起。

河蟹村的居民认字不多,村里也没有学校,你叫河蟹村的各行精英如何制作工整的设计图?能拿出羊皮质料的设计纸以及勉强地画出图来算是很了不起的说!

但我就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个典故,白白地为这样的事情烦恼了许久。

不一会儿,杜娟与木匠的讨论几乎结束了。

“明白了,那么就先安排大家把外壳用树脂封装起来,才来把每一个部件用木桩串联。”杜娟最后道。

“那我先叫一些人负责河沙、染料、还有凝固剂。”木匠也挥手到。

“那么,我们动手吧。”杜娟说完,便转身过来,指着放在不远处河蟹帝的大钳子向我道:“秦诗侠女,你就负责用树脂封装其中一个大钳子吧。”

“好。”我答应着。

“雨荷,你就负责用树脂封装两只蟹脚吧。”杜娟接着对雨荷下指示。

“好!”雨荷兴高采烈地答应。

就在我们忙着组装河蟹帝的外壳之际,镜头一转…

同一个时间中,距离河蟹村七公里之遥,一支以十二辆运输马车、五百皇宫禁卫骑兵以及一辆大桥马车组成的运输队在荒野中的红泥路行驶,向着河蟹村慢慢地驶去,看气势就可以感觉得出这支运输队就是这次前来接收一百二十箱黄瓜的皇宫来使。

现在这支队伍慢慢地经过一堆草丛,而草丛里此刻躲了几十位来自天鹅寨的山贼们。如果我有在现场的话,我会认出这群山贼就是袭击河蟹村、导致全村百分之五十九人口丧生的“银枪”山贼。

现在这群山贼就是发觉到有运输队进入天鹅寨的监视范围内,所以才组织人手躲在草丛里伺机伏击打劫。

“张帮主,这个队伍好像是皇宫来的队伍。”在头儿的旁边的某一位山贼低声询问。

被称为张帮主的头儿身着名贵布料制成的紧身功夫装,挂在腰间的大刀是天外陨石制成的鬼头刀,寒光闪闪。他皮肤红润,却拥有一脸杀气逼人的凶恶脸孔。

他没有即刻回答手下的询问,他注视了这支队伍一会儿,才下令道:“取消这次的行动,皇宫运输队我们惹不起,派人跟踪并调查这次皇宫与河蟹村交易什么东西。”

“是!张帮主。”山贼手下答应。

张帮主他知道,如果打劫了这支运输队的话,绝对会招引官兵的大事报复,而这是天鹅寨无法承受的。

所以张帮主果断地放弃这次的打劫,转而监视皇宫与河蟹村的交易。

皇宫来的运输队还不知道他们刚刚已经逃过一次杀人越货的危机,还在悠闲地向前迈进。

镜头再转进大桥马车里面…

坐在大桥马车里的是一身高贵的太监服装,一头百发,七十多岁的样子却脸色红润的太监李公公,他阅读了手中的帛书,叹了一口气,低声喃呢:“下个月还要增加多五成的收购量啊?”

李公公收好了帛书,伸手弄直戴在头上的乌纱帽,然后手掌摸着下吧,喃呢:“真担心河蟹村的供应跟不上需求,皇上真是的!不知哪里弄来这么多的宫女?”

就在李公公深思的时候,运输队已经进入了河蟹村的范围内,河蟹村路口还在组装中的河蟹帝巨像通过窗帘映入李公公的眼眸里。

“哇靠!这是什么???”李公公惊呼,他连忙拨开车厢前的窗帘,睁大眼睛把前面的景象看得更加清楚。

这自然,任谁看到相等于地球的两头大象那么巨大的大螃蟹都会感到吃惊。

“来人。”李公公下令。

即刻便有一名骑着马匹的军官向李公公的车厢靠近。

“公公有何吩咐?”军官拱手问道。

李公公伸手指着河蟹村路口的河蟹帝巨像问道:“可以告诉本官这是什么东西?”

军官注视了河蟹帝巨像一会儿,才拱手回答:“回公公,这个东西是大河蟹,是非常难缠的一种生物,看样子有高手把这只大河蟹给宰了。”

“哦?”李公公拿起了放在身旁的拂尘淡淡地挥了一下,开始对河蟹帝巨像感到兴趣。

接着军官继续道:“相传河蟹肉非常美味,堪比山珍海味。但大河蟹难以捕杀,以致一蟹难求,有价无市。皇上以此耿耿于怀。”

李公公两眼放光,抚摸着拂尘继续问道:“阁下怎样知道大河蟹肉堪比山珍海味?难道阁下有吃过?”

军官点头,肯定地拱手道:“回公公,是的,几年前有高手捕杀过大河蟹,在下有幸品尝了一回,回味无穷。”

而这时整个运输队相当接近将即成形的河蟹帝巨像,李公公等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正在进行组装填充的村民们的劳作。

我同样也看到车厢里的李公公以及后面的一大群骑兵,不过李公公的“官气”浓厚,我讨厌官员,便假装低头苦干,将河蟹帝的大钳子好好地组合起来。

李公公等人由于被河蟹帝那庞大的身形震撼着,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很快皇宫运输队从巨像旁边鱼鱼经过,正式进入河蟹村的村门。

等河蟹帝巨像的身影从后面消失之后,李公公便重新坐回位置,随意挥了一下拂尘,心里打定主意一会儿询问村长婆婆那只河蟹帝是什么回事。

只是心里才打好主意,李公公突然间闻到一阵非常美味的烧烤味。

李公公连忙弯起身子重新拨开窗帘,他便发现河蟹村仓库的不远处有一小群村民搭起一堆又一堆的火堆烧烤像野狗般大小的河蟹,数量高达十只!

他闻到的美味烧烤味就是从这些河蟹散发出来的。

李公公惊讶不己,本想叫人,却突然发觉大桥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刚才的军官也跳下马匹,向车厢走来,拱手道:“报告公公,咱们到了。”

李公公听闻,便直接跳下车厢。他与军官便向着已经等待的村长婆婆一行人的方向走去,而其他的骑兵者纷纷下马整休。

等到李公公来到村长婆婆的面前,村长婆婆与几位比较有文化的村民连忙跪拜下来。

“李公公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李公公挥着拂尘说道。

“谢李公公隆恩!”村长婆婆一行人连忙谢恩,然后才站起来。

村长婆婆向李公公靠前一步,拱手道:“李公公,皇宫要的货物已经准备就绪。”

“本官要验货。”李公公点头一下,才道。

村长婆婆连忙拱手鞠躬:“李公公有请。”

说完,村长婆婆一行人连忙带领李公公与军官来到不远处的其中一个精制木箱,其中一位村民小心地打开了木箱,木箱里面的“大肉枪”造型黄瓜闪闪发亮、整齐地展现在李公公面前。

李公公伸手取出了其中一条黄瓜把玩着,小心的检查了一会儿,便满意地将黄瓜放回木箱。

“本官很满意,这是货钱,总共一百二十金币。”李公公伸手在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钱袋,递给村长婆婆。

“谢李公公!”村长婆婆接过小钱袋之后,便示意身边的村民可以开始搬运木箱了。

村民们便开始七手八脚地将一百二十箱黄瓜搬上马车,每一辆马车十箱黄瓜。

“皇上有旨,请村长领旨。”

村长婆婆听闻,连忙拜跪下来。

李公公从怀中拿出了圣旨,当着村长婆婆面前宣读:“皇上有旨,诏曰,诰命河蟹村下个月增产黄瓜多五成,不得有误。领旨!”

“谢皇上隆恩!”村长婆婆连忙接过诏书,这才站起来,但一脸哀愁。

河蟹村被山贼血洗之前每个月一万两千条黄瓜已经是河蟹村产量的极限,皇宫现在要求每个月供应从一万两千条变成一万八千条!

河蟹村才经历山贼的血洗,人口大减,要维持每个月一万两千条黄瓜的产量已经是问题了,怎可能每个月拿出一万八千条黄瓜?

由于是皇宫的诰命,村长婆婆不敢向李公公投诉河蟹村的现状,有苦自知。

“村长,可以借步说话吗?”这时李公公的声音传来。

村长婆婆连忙收拾心情,连忙拱手问道:“回李公公,可以,不知奴下如何效劳公公?”

李公公向村长婆婆靠近,低声问到:“敢问那边的十只河蟹是否可以卖给本官?本官可以支付每一只河蟹十个金币。”

哇靠!河蟹这么值钱???我们出产的“大肉枪”造型黄瓜每一百条才一个金币,河蟹竟然值十个金币???村长婆婆心里狠狠地吐糟了一下。

不过毕竟河蟹是我猎捕的,现在李公公要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十只河蟹买去,村长婆婆不禁感到为难。

“李公公,这…”

李公公见村长婆婆竟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便冷着脸质问:“怎么了?难道村长不愿给本官面子?”

村长婆婆吓得连忙跪拜请求宽恕:“请李公公息怒!请李公公息怒!这十只河蟹公公可以买走!”

村长婆婆一边跪拜一边心里呐喊:“秦诗侠女请原谅我啊!!!”

李公公这才脸色缓解,道:“这才对嘛!村长。”

村长婆婆站起来之后,交代旁边的村民要求正在烧烤河蟹的村民将河蟹打包并运上皇宫运输队的马车。

此令一下,正在烧烤河蟹的村民们抗议起来。

“啊!哪里可以这么做?这些河蟹可是秦诗侠女猎捕的!”

“可是现在李公公收购了这些河蟹,村长无力阻止。”

“那我们怎样向秦诗侠女交代???”

在抗议无效的情况下,村民们脸色难看地看着十只河蟹从烧烤架上抬了下来,并进行打包。

本来垂涎着河蟹肉的小孩子见河蟹被打包走了,便向母亲哭诉:“娘!为什么河蟹被抢走了?我要吃河蟹肉!呜呼!!!”

“小孩乖啊,是李公公要的,我们无法阻止。”村妇摸着小孩的头发无奈地安慰着。

李公公虽然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但却无动于衷。对他来说村民只是低等的人物,微不足道,无需顾及村民的心情。

最后十只河蟹被打包上马车,李公公便从口袋拿出了另一个小钱袋,递给了村长婆婆,里面有一百个金币。

“谢李公公!”

村长婆婆心情沉重地接过了小钱袋,李公公心满意足地挥着拂尘踏上大桥马车。车夫挥动了缰绳,大桥马车便开始改变方向,准备离开河蟹村。

其他的马车车夫同样挥动了缰绳,开始驱使马匹拉动马车改变方向,也准备载着黄瓜与河蟹离开。最后,五百位骑兵也爬上马匹,挥动缰绳准备离开。

当皇宫运输队从河蟹村出来经过河蟹帝巨像旁边之际,我自然发现到被打包上马车的十只河蟹。我很快地想到了缘由,我不禁手掌紧握,脸色难看起来。

他娘的!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官员与地球一样都是滥权的一群!当官的没有一个是好人!

雨荷与杜娟也注意到了这点,连忙跑过来稳住我:“秦诗姐姐请息怒!民不与官争啊!”

我本想要从系统空间取出青锋剑将这支皇宫运输队给灭了,被雨荷与杜娟一阻,便醒悟到如果我真的把皇宫运输队给做了,绝对会给河蟹村带来麻烦,就像我在地球的时候连累了丁易一家人那样。

我狠狠地扭过头,“哼!”了一下,才道:“你们别担心,我不会乱来。”

雨荷与杜娟听闻,面面相觑,但也放松下来了。

旁晚的时候,在村长婆婆的家里…

“原谅我这个老骨头啊!我无力阻止李公公的胡来!呜呼!!!”村长婆婆一见到我、雨荷以及杜娟到来,便光棍地冲到我的脚下,抱着我的小腿满脸泪水地祈求宽恕。

我见状,本来有点生气村长婆婆的情绪即刻灰飞烟灭,连忙跪下来阻止村长婆婆。

“村长婆婆,你别这样,你吓到了大家,先站起来才说。”我一遍扶起了村长婆婆一边温馨地安慰。

“是咯,村长婆婆,站起来才说。”雨荷也复议。

“村长婆婆,别紧张,秦诗姐姐也没怪你,慢慢将事情一一道来。”杜娟也走过来帮忙扶起村长婆婆。

我将村长婆婆扶到桌子旁边的椅子让她坐下,接着便倒一杯白开水给村长婆婆。

“来,请喝,然后把事情经过告诉我。”

村长婆婆喝了一口水之后,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然后又将一百个金币拿出来放在桌上。

哼!幸好李公公还懂得拿了人家的东西然后补偿金币,不像中国官员那样连补偿都没有,甚至还要坑老百姓一把!

等村长婆婆说完之后,我便拿起了其中一个金币前后查看。

这是我第一次看过这个世界的金币,每一个金币大约二十两重,构造粗糙,不像人民币钱币那样美观。金币中间有直径大约半寸的洞口,可能是为了方便绳子串绑。

我看着手中的金币,开口问道:“村长婆婆,问一下,这样的一个金币可以买到多少的油盐酱醋?”

“啊???”村长婆婆觉得愕然,雨荷与杜娟同样感到惊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