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节:河蟹村保卫战

山贼们听到我的怒吼声,连忙向我看来。最靠近我的山贼倒霉了,直接被我一剑穿心,见阎罗王去了。

呃…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有阎罗王,总之就是第一位山贼被我的突击击杀就是了。

其他的山贼们见同伴被我杀了,都面面相觑。然后其中六位山贼放弃当前的动作,都向我冲过来,然后将我包围起来并摆起战阵。

而剩余的山贼们者继续干着杀人放火的动作!

“靠!你们这群山贼还真是贱,竟然给我来所谓的战阵!!!”

我不禁更加激怒,连忙挥剑与这六位山贼周旋起来。

只是,六位山贼根本不与我剑与剑对决,而是利用灵活的身法将我困在阵内,然后山贼们在六角形的阵内与我纠缠。

在三分钟内,我与这六位山贼过招了超过一百回合。

只是,每当我的剑快要砍中其中一位山贼的时候,另一位山贼的剑就会向我的要害攻击而来,逼得我不得不回剑自救,我的剑法根本砍不到山贼分毫。

我越打越觉得憋屈,眼看村民们在二十三位山贼的屠杀下死伤越来越惨重,两条系统提示也浮现了。

系统提示:警告,当村民的死亡率超过60%,当前任务将会判定失败。
系统提示:当前村民死亡率为43%。

这还得了的???不行!!!

“剑气斩!!!”我放手一搏,直接对着眼前的山贼使出剑气斩准备突围。

哪里知道眼前的山贼竟然诡异地闪过了我的剑气斩,结果我的剑气斩砍在刚好逃跑的村民们的身上,意外将三位村民一分为二!

我心里一惊,可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我的后腰突然间一阵刺痛,原来我的后腰被后面的山贼趁机砍了一下,鲜血洒了满地!

他娘的!!!

我连忙转身,一剑挥了过去,哪里知道刚才砍中我的山贼完全不贪功,得手后便已经退开去,我的这一剑直接落空。

接着我的左边手臂突然间一阵吃痛,原来另一位山贼趁我转身砍人的时候大胆欺进并砍中我的左臂。

我连忙挥剑反击,哪里知道砍中我左臂的山贼得手之后已经后退去了,我的这一剑又落空!

可攻击还没结束,我的屁股突然间一凉,接着一阵奇痛向我的心头袭来。

“啊!!!!!!”

不用说,肯定是我的屁股被人砍了,难道这就是围困阵法的强大之处?

由于屁股被砍了一下,我的双脚直接发软,几乎站不稳了。

我忍住痛处,还没放弃反击的想法。可是当一把大刀向着我的胸口插来的时候,我不禁绝望了。

由于连续受伤,我已经行动不便,绝对无法闪避山贼的这一刀。难道…我就这样命丧黄泉???

“我命休矣…”

心里才起这个念头,突然间奇迹发生了。

“碰!!!”

那位提着大刀刺向我胸怀的山贼的手腕突然间发生了爆炸,整个手腕被炸碎,连刀柄也四分五裂!刀身就这样弹飞了。

“啊!!!我的手啊!!!”

出了这样的变故,其他的山贼顿时懵了。

“剑气斩!!!”

虽然我不知道差一点就要杀了我的山贼的手腕为什么会爆炸,可是机不可失,我连忙趁机使出剑气斩,将手腕爆炸的山贼砍杀。

“你!!!”其他五位山贼睚眦欲裂,连忙挥剑向我杀来。

可惜阵法破除,山贼们已经无法形成有效的包围圈。我虽然受伤,可是还是成功地把这五位山贼一个个杀了。

毕竟刚才的爆炸已经让五位山贼们的心里产生了阴影,影响了刀法的发挥。

我砍杀完山贼后,便从系统空间取出一颗固元丹丢进口中准备疗伤。

村民的绝望叫喊声还在继续着,一幢幢木屋黑烟滚滚地燃烧着,抢砸打还在继续。

此刻又有六位身形高大的山贼脱离行动向我冲来,这六位山贼来到距离我三十米处便停了下来。突然间,他们做出了令我感到极度吃惊的事情,他们竟然在我面前当场脱下了裤子,并露出了男人才有的、雄赳赳的“大肉枪”!!!

我靠!!!你们这群变态的男人!!!

不对!!!男人的“大肉枪”不都是乌黑又黯淡的吗???怎么眼前这六位山贼的“大肉枪”竟然是银光闪闪的!!!

没错!这六位山贼的“大肉枪”是镀银的,“大肉枪”的表面呈现金属的光华。尤其是龟头,光华到可以反射外面景象的影子。

这简直是裸露露的“银枪”!而非“大肉枪”!!!

我震惊地看着这六位山贼的“银枪”目不转睛,不禁冷汗直流,握住青锋剑的手掌差一点松开。

我的表现令得这六位山贼得意不己,他们看着我狡黠地笑了一下,仿佛是为自己的“银枪”感到自豪。

虽然他们那难看的笑容令我感到作呕,不过我却感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系统提示:极度危险!你被高能源武器锁定!

高能源武器???

不容我多想,我很快就知道“高能源武器”的意思了,只见六位山贼的“银枪”的龟头竟然热得发红,接着隐隐可见的天地灵气大量地被吸进龟头,最后尿道孔发出了刺眼的黄光。

然后一排排散发着可以带来死亡威胁气息的光球从六根“银枪”射出!!!

“哒!哒!哒!哒!哒!”

我眼孔一缩,不顾伤口尚未恢复的屁股与后腰,连忙使力地向旁边难看地滚开。

大量光球从我的身边差过,都打在我身后十米处,结果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

“我靠!!!这根本是人体航炮!!!”

呃…为何我会使用“航炮”一词?算了!现在是生死关头,多说无益!

忍着屁股的伤口再次撕裂的痛楚,我滚开之后,连忙施展轻功向最靠近的木屋靠近,想利用建筑物来当掩护。

由于木屋都在燃烧着,浓烟滚滚,我才躲进木屋间的后港之后,便忍痛跪了下来,以便避开呛鼻的乌黑浓烟。

“哒!哒!哒!哒!哒!”

另一波光球袭击而来,本以为可以成为我的掩护的木屋竟然经不起光球的轰炸,木屋的墙壁都纷纷炸开,然后直接倒在火堆中。

我也受到爆炸的波及,大量的大型木片砸在我的身上,导致我伤上加伤,大型木片直接把我压得动弹不得。

可恶!!!为什么这一次的山贼们会这么强???

原来这群山贼可不是我想象中那么弱,之所以昨天我可以成功砍杀那群企图性侵雨荷的山贼们也只是因为我攻其不备。

而这次“银枪”山贼们可是有准备,所以这一轮我吃亏了,只能说我这一次算是托大了。

“银枪”山贼们见我被大型木片压住了,都光着屁股开始步行向我靠近,坚挺的“银枪”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亮,他们走路的时候,“银枪”还会左右摇摆。

靠!你们这样裸露下身都不会感到害羞的吗???

由于这样的场景太过于令人震惊,我想把视线从六根“银枪”移开都做不到!

不过当系统提示显示村民的死亡率超过百分之五十六的时候,我这才从震惊中恢复,开始运行功法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到我的丹田,准备试图爆发把压在我身上的大型木片轰飞。

只是,当丹田内的灵气距离充满还有百分之四十的时候,六位“银枪”山贼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

其中一位“银枪”山贼得意地开口嘲笑:“吃惊吧?我们的超大白银鸡鸡。”

对于这位“银枪”山贼的出言无礼,我双手死死地爪住地上,对着这位山贼怒目而视,却敢怒不敢言。

这位“银枪”山贼接着继续道:“好了,这位小妞,应该送你上路了。”

说完,便挥手对旁边的五位“银枪”山贼做了一个手势,接着便上演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怎么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勃起的“肉枪”可以笔直地下垂瞄准,但是眼前的六根“银枪”竟然都一齐下垂对着我瞄准,然后六个龟头都开始集合天地灵气而发红了!!!

我靠!!!他们这是要零距离轰炸!!!

联想刚才这些“银枪”射出光球的威力,如果他们的“银枪”零距离对着我撸一发的话,我绝对死无全尸!

可惜此刻我的丹田内的灵气距离完全充满还剩下百分之十,还不能够发动爆发,我绝对逃生无望。

我闭上眼睛,紧咬牙齿,绝望地等死。

奇迹又第二次发生了,耳朵突然间听到“碰!”一声,接着感觉到血腥的热液喷在我的头上,接着六位“银枪”山贼发出哭天抢地的惨叫声。

我连忙张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六根“银枪”上的龟头被炸断,留下血淋淋的“枪柄”,原来淋在我头上的热液是山贼的鲜血!

“啊!!!!!!我的鸡鸡啊!!!!!!”

“银枪”山贼们都倒在地上握住断了龟头的“银枪”痛苦地打滚。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机不可失,刚好丹田内的灵气充满了。

“爆发!!!!!!”我使力一爆,压在我身上的大型木片纷纷被我轰飞。

镜头转去河蟹村南方一公里的山坡顶上…

黑色骑士的身体靠着山顶上的大树坐着,双手拿着白布拭擦着还在冒烟的狙击枪,他的那辆很酷很煞的炫幻黑色摩托车就停在大树后面。

黑色骑士虽然脱下了头盔,但是由于开启了神选者商城的道具,黑色骑士的庐山真面目依然被马赛格遮掩着。

他轻轻地吹掉了狙击枪枪口的白烟,淡淡地喃呢:“哼!鸡鸡比我还要大?找死。”

镜头再转回我这里…

我终于爆发了,没有了大型木片的压制,我重新召唤回跌在不远处的青锋剑,青锋剑再次飞回到我的手里。

“剑气斩!!!”

毫不留情地,我直接一记剑气斩把失去龟头,在地上痛苦地嚎叫打滚的六位“银枪”山贼斩杀,血溅当场。

接着我便一鼓作气,极速地向剩下的十七位山贼杀去。

戏剧化的是,剩下的山贼原来在“银枪”山贼不知为何龟头爆炸的时候开始有系统地撤退了。

等到我杀到的时候,剩下的山贼们都纷纷丢出暗器阻扰我冲来,其中一位山贼竟然丢出十根狼烟棒,狼烟棒滚到我的脚下,我的四周顿时黑烟滚滚。

我担心这是陷阱,连忙向后快退,很快地飞出黑烟的范围之外。

等了三十秒,黑烟散去之后,剩下的十七位山贼已经逃离得不见踪影。

系统提示:山贼们逃离,神选者任务完成。
系统提示:当前村民死亡率为59%

虽然山贼们撤退了,可是放眼看去全村,几乎整个村落陷入火海,很多村民死伤,剩下存活的都在哭天抢地。

再想到刚才的战役几乎险情重重、伤痕累累,若不是突然间“奇迹”降临,我也几乎要去见阎罗王了。

重要的是比较村民们的伤亡,我才砍了十三位山贼,这只能说明我的实力太差…

我不禁气得抬头向天嚎叫:“气死我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