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节:击败河蟹帝

就在群号为62863256,群名为“古墓丽影爱好者”的XICQ群人们正在商量如何入侵“纳布星”,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修真世界之际,镜头再转回我这里。

当我开始大胆地出手攻击河蟹帝,吓得河蟹帝连忙举起双钳护住前面,抵抗我发出的三记剑气斩,才避免了脚支被我的剑气斩斩断关节。

其他的河蟹也展开了攻击,一只只河蟹向我的方向跳跃起来,可惜跳跃高度不及正在施展轻功的我,攻击我的钳子都一一落空。

当河蟹帝用双钳打掉了三记剑气斩之后,我已经飞到它的面前,青锋剑差一点就要砍中了河蟹帝的一对蟹眼。

这吓得河蟹帝连忙后退一步,举起双钳护住双眼,眼杆也连忙缩回。

我攻击落空,只好越过巨钳,踩了河蟹帝的蟹背一脚,复借力跳离到河蟹帝后方。

河蟹帝连忙指挥八根蟹脚,全身向后转,尖锐的蟹脚插得沙滩上的沙子四处溅射,也在沙滩上留下不少深洞。

只是当河蟹帝完全转过身来之后,我又发力向河蟹帝冲去。

“剑气斩!!!”

一记剑气斩对着蟹眼砍去,河蟹帝不得不再次举起双钳护住双眼。

我者趁机向后倒下滑进河蟹帝的腹下,用青锋剑顺着河蟹帝腹部的厚纹切去,剑锋上的剑意终于破开其中一条厚纹,接着我便从河蟹帝的后方滑出。

鲜血从破开的厚纹喷出,河蟹帝不禁痛得怒吼:“可恶啊!!!”

我滑出河蟹帝的腹部后,便翻身旋转,向河蟹群冲去。

青锋剑所过之处,大量蟹兵们的眼杆被我收割。这令得失去双眼的河蟹们痛得原地挥钳乱舞,但已经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

其他没有受伤的河蟹见状,终于开始懂得感觉到恐惧。

剩余的河蟹们担心双眼被我割瞎,都争先恐后地后退,给我与河蟹帝空出一个大圆圈,一对对蟹眼带着恐惧的情绪看着我与河蟹帝的战斗,再也不敢护主了。

在远处观战的村民们看着我与河蟹帝的战斗,都惊讶得忘记出声,一个个紧张地观望着。

还是雨荷率先出声:“太佩服了!本来以为秦诗姐已经够强大了,没想到秦诗姐比我的想象中还要更加强大!”

杜娟也连忙点头表示同意:“就是!就是!秦诗姐果然是我们的守护神!”

雨荷看到一些已经被我砍瞎的河蟹,期待地喃呢:“河蟹肉不知道好不好吃?我们从来没有试过呢!”

“诶???河蟹可以吃的???”杜娟惊奇地问道。

这时村长婆婆插嘴:“河蟹是可以吃的,不过河蟹就是太强大了,如果没有高手捕捉,我们根本吃不到。”

雨荷与杜娟刷一下一齐看向村长婆婆,齐声问道:“村长婆婆你有吃过河蟹肉?”

村长婆婆肯定地点头道:“我年轻的时候有高手经过河蟹村,帮忙砍了几只河蟹烧烤来吃。”

村长婆婆停了一下,轻轻地闭上眼睛回味着,便继续道:“撒了一些白盐在河蟹肉上烧烤,味道非常好!”

雨荷与杜娟面面相觑,吞了吞口水,身旁的村民自然也听到了村长婆婆的对话,同样也期待着河蟹肉。

雨荷转头看着还在战斗的我,无奈地道:“我们根本没有本事猎杀河蟹呢…”

雨荷说得没错,河蟹全身坚固的铠甲强大到可以防御我的剑气斩。我这位神选者砍杀河蟹都如此费力,一般百姓猎人的武器怎样都没办法对付河蟹吧?

既然对付不了河蟹这种强大的生物,你要叫村民如何品尝到河蟹肉?

村民们说着说着,战场的状况也随之进入了白热化。

河蟹帝开始拼命了,它的双钳开始不断地冲着我左右横扫。事实上它的腹部已经多了两道刀口,鲜血不断地从伤口流出来。

不止如此,它的其中一只蟹脚被我用剑气斩砍中关节而断裂。

“不可原谅!!!”河蟹帝一边怒吼一边攻击。

我灵活地避开了河蟹帝的巨钳,又滑入河蟹帝的腹部。

“剑气斩!!!”河蟹帝的第二支蟹脚应声断裂。

“吼!!!”

河蟹帝忍住痛苦,连忙转身过来。这回它改变了战术,双钳垂直由上至下不断地打桩,防止我再次从腹部划过,然后一边打桩一边向我冲来。

打了这么多回合,我已经熟悉了河蟹帝的行动方式。看到河蟹帝的变招,我自然知道它是打什么小算盘。

“哼!雕虫小技!看我的,死色螃蟹!!!”

当河蟹帝冲到我的面前之际,我并没有直接滑进河蟹帝的腹部,而是正面跳跃到河蟹帝的眼杆处。

由于河蟹帝双钳不断上下打桩,速度超快,我直接冲到它眼前,它根本来不及变招。

“剑气斩!!!”

“吼!!!!!!”

河蟹帝的其中一只眼睛被我砍了下来,眼睛连带眼杆掉在地上。我得手之后,却没有直接飞开。

河蟹帝忍住痛苦,举起其中一只巨钳向站在蟹背的我夹来。

这正中我下怀,当河蟹帝的巨钳还没来到我的面前,我挥着青锋剑,对着巨钳的关节使出一记剑气斩。

“吼!!!!!!”

河蟹帝吃痛,才发现它的巨钳脱离它的身体,掉在地上弹跳不己。

河蟹帝怒极,它突然间整个身体下蹲。我见状,自然知道河蟹帝在打着什么算盘,于是我也在蟹背上面蹲了下来。

这时河蟹帝极力向上空弹跳起来,由于河蟹帝沉重的重量,所以只能跳大约五公尺高。

但就是因为河蟹帝的重量很重,所以弹跳起来的时候惯性力可是非常地大,足以将一般人高高地向上抛。

我顺着河蟹帝的弹跳,双脚用力一蹬,即时脱离了蟹背向上跳,然后施展轻功尽量保持在半空的滞空力。

原本河蟹帝打算利用惯性力把我抛上天,然后等我掉下来复用巨钳把我砸飞,办法简单却非常有效。

可惜既然这个计谋被我看穿了,我自然不会让河蟹帝如愿。

河蟹帝本来举着仅剩的巨钳等着我掉下来,不过等了两秒都不见我掉下来,不禁感到诡异,便抬起一对眼杆向上看来。

我就是等着河蟹帝向上看的这一瞬间!

就在河蟹帝的眼杆抬上的时候,我即刻使劲内力一转,握住青锋剑向下插去。

剑光一闪,河蟹帝的其中一只眼杆被我割离本体,痛得河蟹帝又再次怒吼,也令得河蟹帝胡乱挥钳。

我得手后,趁机向已经被我切断蟹脚的那边滑去。

“剑气斩!剑气斩!!!”

剑气斩同样砍中关节,支撑着河蟹帝躯体仅剩的两支蟹脚应声断裂,造成河蟹帝的整个躯体一边掉落在沙滩上。

“可恶啊!!!”河蟹帝的怒吼传来,它一边吼叫一边挣扎。可惜单靠一边蟹脚无法令河蟹帝可以正常行走,徒增因挣扎而产生的沙滩痕沟而已。

其他的河蟹眼见河蟹帝竟然被我瘫痪了,竟然都害怕得发抖了,呆在原地不敢乱动。

“哇靠!河蟹帝被秦诗姐瘫痪了???”杜娟惊奇地哗然。

“这只超大的河蟹不知道可以让我们全村吃多少天?”没心肝的雨荷已经在计算着全村村民的消耗量了。

“为民除害,为民除害啊!!!”村长婆婆激动地喃呢着。

“加油啊!秦诗侠女!!!”其他村民者激动地叫喊助威。

就在这时,我站在河蟹帝面前的不远处,河蟹帝想挣扎举起巨钳砸我,却无可奈何因长度不足而落空。

我对着河蟹帝叫嚣:“现在你这只色螃蟹知道女人的利害了没?色字头上可是一把刀呢!”

此言一出,我本以为河蟹帝会更加愤怒,但是它听闻之后,竟然开始冷静下来了。

“罢了,吾等败了。”河蟹帝以仅剩的蟹眼瞪着我,平静地道。

“哈?”我不禁惊奇,河蟹帝竟然认输了???

“汝等成功挫败吾等,汝等之名有资格让吾等记住。请问汝等是谁?”

“我是秦诗。”被河蟹帝一问,我不小心自报姓名。才说完,我才发觉失言,不禁感到懊恼不己。

“吾等躯体乃是分身,做为奖励,本分身就赠于汝等。”

分身???那是什么意思???

河蟹帝停了一停,不等我发问,便继续道:“吾等还会回来的,后会有期,秦诗。”

说完,河蟹帝突然间全身像是失去能源般地瘫倒在沙滩上,仅剩的巨钳也重重地砸在沙滩上,激起一阵灰尘。

除此之外,河蟹帝仅剩的蟹眼也失去了光彩,毫无反应。这种反应只能说明河蟹帝死了。

还呆在沙滩上的其他河蟹群连忙争先恐后地撤退,都横着躯体急速跑回大河,整片沙滩只留下被我砍死的河蟹残骸。

就在此时,系统提示浮现在我的眼界。

系统提示:成功砍杀河蟹108只,获得了经验值6480。
系统提示:成功砍杀河蟹帝,获得经验值1000,获得神币100。
系统提示:你成功升级至等级17。

我靠!这未免太扯了!河蟹帝说死就死?还有,分身到底是什么意思?后会有期?难不成还可以复活找我算账?

我站在已经死去的河蟹帝的面前,为河蟹帝死前说的话百思不得其解着。

“太棒了!秦诗姐打败了河蟹帝,今晚有烤河蟹吃!!!”雨荷率先跑过来,欢呼地叫道。

我这才回过神来。

算了!既然我一时间无法明白河蟹帝最后说的话,就暂时不去想它。

杜娟、村长婆婆以及其他村民都大胆地从大石后走了出来,向我靠拢,都好奇地打量着巨大的河蟹帝,纷纷议论。

杜娟也开口发问:“秦诗姐,其他被你砍死的比较小的河蟹能不能吃?”

我想起刚才的激战我顺手砍死的不少河蟹们,心想这回可以吃个够了。

想到这里,我便回答:“没问题,我们来收拾残局吧。”

说完,我便朗声清场:“大家,我先将这只河蟹帝搬回村里,请让开一下。”

其他村民们听闻,都纷纷让开一个位置。

这时雨荷也开口朗声:“大家,我们一起收拾沙滩上的河蟹,今晚有烤河蟹吃了!”

村民们这才欢呼起来,都连忙散开,一起收拾沙滩上的死亡河蟹。

自然,相比起河蟹帝那超大的体积,野狗般大小的河蟹最容易被村民们搬走。

我伸手向河蟹帝的尸体一掘,庞大的河蟹帝尸体便飞进我的系统空间。接着,便迈步向其他村民们走去,帮忙将其他河蟹的尸体收进系统空间。

很快地,沙滩上的河蟹尸体在十五分钟内收拾完毕,我与大家便一边朗诵歌曲一边开开心心地踏上回村里的归途。

就这样顺利地今晚可以品尝河蟹肉了?噢!不!还有一个小问题,因为…

就在当晚上我想处理死河蟹的时候,才发觉河蟹即使死了,它的铠甲依然坚固得无法用斧头斩开。

我都砍不开死河蟹的躯体,其他村民更加不用说了,这令得全村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些死河蟹。

“它娘的真是够呛了!即使是死河蟹它的外壳还是那么硬!”我气得大骂。这自然,本来以为有肉可以吃了但河蟹死了都不让人省心,你说气不气人?

这时雨荷想起了某件事情:“村长婆婆说她年轻的时候有吃过河蟹肉,如果死河蟹的外壳都这么硬,那么到底村长婆婆是怎样吃到的?”

我不禁感到惊讶:“啊?村长婆婆有吃过河蟹肉?”

说到曹操曹操到,村长婆婆刚好走过来了,她朗声问道:“我好像听到有人提起我?呵呵。”

雨荷连忙将村长婆婆拉了过来,问道:“村长婆婆,你年轻的时候有吃过河蟹肉,可是河蟹的外壳那么硬,婆婆是怎样吃到肉的?”

村长婆婆听闻,呵呵地笑了一下,才道:“那时候那些高手都是先用火烧烤河蟹,熟了之后才分尸的。”

“啊!啊!啊!原来是这样!!!”我与雨荷不禁齐声惊讶起来。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没错!河蟹也是生物,用火烤自然可以脆化掉河蟹的铠甲,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谢谢村长婆婆!我们这就去准备!”我与雨荷齐声道谢,便跑开去准备生火。

很快地,一个大火堆准备好了,首先被大家合力摆上火堆中烧烤的是身形庞大的河蟹帝。

结果,就如村长婆婆说的那样,河蟹帝经过一段时间的烧烤之后,河蟹帝的铠甲终于从好看的黑灰色变成橙红色,并散发了诱人的香味。

全部人见状,都高兴地欢呼起来。

“终于可以吃到河蟹肉啦!”

“感恩!幸好有秦诗姐!”

“三生有幸啊!终于可以品尝海鲜了!祖先在天之灵啊!”

只是,接下来的对话让我傻了眼…

“谁家有多余的盐巴?先借一下。”

“我没有多余的,自己都不够用!”

“那谁还有多余的猪油?洒一点猪油会比较好吃。”

“有酱清吗?有酱清的话会更好吃。”

不是吧?村里穷到连盐巴都很难拿出手???

当我听到村民们的对话,心里不禁这么想。看样子河蟹村的物资真的非常缺乏,要给村里弄来这些物资,任重道远啊!

虽然如此,最后村民们还是免强地集合了刚好足够所需的盐巴、猪油、酱清之类的物资,然后村民们合力将烤熟的河蟹帝从火堆中抬下来。

当大家将热乎乎的河蟹帝放在铺满香蕉叶的地上之后,冷不防杜娟大声提议:“大家,我有一个建议,你们看这只大河蟹这么大只,我们小心地破开这只大河蟹的外壳,吃完后这个大河蟹的外壳加工变成我们村路口的河蟹巨像,毕竟咱们村的名字不就叫做河蟹村不是吗?”

雨荷听闻,双眼也亮了,附议:“同意这个建议,这只大河蟹可以变成河蟹村的大招牌!”

“哈???”我听闻,愕然不己,杜娟、雨荷她们怎么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念头?

没想到村长婆婆也开心地同意道:“呵呵。。。还真是动人的建议。”

其他村民纷纷议论,都开始讨论如何处理河蟹帝,大家一副心动的样子。

“不要太过破坏外壳的话,只能用锯子,不能用斧头。”

“我这就去拿锯子!”

“应该从这边锯起,这样不会太过于破坏大河蟹的外壳。”

说话间,很快锯子都拿出来了,大家七手八脚按部就班地将河蟹帝大卸八块。果然就如村长婆婆说的那样,烤熟后的河蟹帝的铠甲不再刀枪不入,轻易地被锯子锯开了。

“小心,还很烫!”

不到二十分钟内,整只大河蟹被村民们完整地大卸八块,奇迹地每一个部件的外壳竟然保持完整。自然,热乎乎的河蟹肉都挖了出来,摆上大家的餐桌上。

不愧是村里的专业人士,看来不论是地球还是这个世界,只要有人的村里,都会有相关行业的专家,还真不能小看。

由于河蟹帝实在是太庞大了,河蟹肉分给全村人也好,我的木盘里的河蟹肉还是像山坡那么高。

“太感动了,终于可以吃河蟹肉吃到饱了!”双手握紧餐具,我不禁满脸眼泪地感叹。

在火堆的火光的照耀下,村长婆婆举起木杯朗声:“好了,我就不废话了,大家开动吧!!!”

“好!!!开动!!!”全部人都举起木杯朗声地回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