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奇缘,第八章节:第一次在异界过夜

原来我所处于的异界的名称叫做“地球”,虽然是事后才知道这一幕。不过疑问来了,为什么娃娃姬大人会知道“地球”这个名词?而且还能说出我所在的区域是“马来西亚的北马区”?

难道…娃娃姬大人所谓来自“神的世界”就是地球?因为根据推理只有“当地居民”才能叫得出“马来西亚的北马区。

关于娃娃姬大人的疑问实在太多了,我个人是不会轻易相信她强调的“我娃娃姬可是无所不知”这个鬼话,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追查娃娃姬大人的秘密。

啊!到目前为止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异界的详细资料,不过在接下来的两三天内我也会通过别的途径知道“地球”这个名词以及这个世界的详细资料。

不论如何,感恩长崎和叶等人的努力下终于定位到我的所在,总算是事件中的一个大突破,就等我找机会把四号传送门组装起来才能安全回家。

现在我是不方便把传送门套件从置物腰包拿出来组装,除了是因为才脱离险境,一时间忘记自己的置物腰包还有一套传送门之外,还有两个原因。

原因一,即使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置物腰包还有一套传送门组件可以组装,在我还没弄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几千年后的世界还是无关的平行空间之前,我不会轻易使用传送门。

因为如果现在的世界竟然是几千年后的世界,传送门就变得无用武之地,一号传送门、三号传送门、我熟悉的朋友与家人都已经不复存在。

原因二,如果这个世界是平行空间的话,的确可以使用传送门,不过我的魔力到现在都还没恢复。

在没有魔法的支援下,单靠我一个柔弱女子可没有本事搬动几百公斤的传送门组件来组装。结果,我只能寄托异界的黄建文可以顺畅地与我沟通并帮我想办法组装传送门。

好了,镜头又转回异界…

我乘坐在异界的黄建文的马车中,沿途看了不少设计怪异的建筑物、当地居民们、大量的造型奇怪的马车、只有两个轮子的铁马、以及满街的灯光。

途中还看几处民宅区有当地居民们在放烟花与炮竹,烟花在夜空中爆开美丽的火花,与我本来的世界在庆祝新年无异,看样子今天刚好是异界在庆祝新年或者类似的节日。

我也发现马车每行驶一段距离,到了十字路口,都会有一盏轮流亮着三种颜色的灯光的灯塔,亮着的灯光分别是红色、黄色、绿色。

亮着红色灯光的时候,其他的马车都会停下来,包裹异界的黄建文驾着的马车。而这时别条路口的马车便鱼贯地行驶出不同的方向。

等待一段时间后,当绿色灯亮起,全部人的马车就开始继续行驶。而别条路口的马车变成停下来等待。

这个运作机制是我本来的世界的普隆德拉城市所没有具备的,所以我刚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便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因为异界的马车数量超多,所以需要一种交通管制系统来指挥交通,而这个三色灯塔就是异界的交通管制系统?

也是啊!在我本来的世界能乘坐马车的都是贵族,因为马匹的数量受到政府严格控制,所以马车的数量也不多。

基本上在普隆德拉街道上流动的不外乎都是行人以及骑着大嘴鸟的骑士们,载货的驴车也不多,贵族的马车更少,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卡普拉飞天扫把部队以及魔法师们更加不可能造成交通阻塞。

所以普隆德拉城市才没有交通管制系统…

“原来这个机制的原理是这样的啊…”想到这里,我便了然于心。

过了不久,我乘坐的马车终于进入某个民宅区,马车最终停靠在一间民宅前,我心里计算过了,整个旅程花了九十分钟。

既然马车停下来了,这意味着我已经到了异界的黄建文的家!

好紧张!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进入男孩子的家,在我本来的世界我从出生起活到现在,从来没有去过陌生男孩子的家。

异界的黄建文首先解开了扣钉,黑色布带自动缩回钢壁。我也模仿他的动作解开了扣钉,固定住我身体的黑色布带也自动缩回。

在我解除黑色布带的固定的期间,他已经打开车门走下去,来到左边的车厢,把车门打开了。

我试图走下马车,发觉虽然右脚的脚板没什么痛了,不过还是不能像平时那样走路。再说,我的右脚包着纱布,也不便行走。

不过当我要下马车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地直接扶着我走路。

“谢谢。”虽然知道他听不懂我的语言,不过我还是道谢了。

房屋走出两个人,一男一女,在从房屋照射出来的白色灯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得出这一男一女的年龄比较大。

他们看到异界的黄建文扶着我走近,都大惊小怪地说话着,异界的黄建文也不断回应两位老人家的询问。

两位老人家不断看看我,又看看他,神情激动不已,但不带任何敌意。而且,老阿姨连忙把门开更大,要他快点把我扶进家里。

这时我突然间想到,这一对老人家会不会就是异界的黄建文的父母???

感觉有点不对劲!先让我脑补一下…有可能是一直以来异界的黄建文过得很孤单,没有异性伴侣。所以他父母今天看到他把身为异性的我带回家,自然激动不已。

这从两位老人家的行为中简直像是打了兴奋剂似中看得出来,若他们真的是如我推测般是异界的黄建文的父母…

喂!喂!喂!这情节未免太狗血了!这是在闹那一出的剧情?根本像是歌剧院演出的爱情剧,只不过从来没想到爱情剧的女主角变成是我而已!

进入他的房屋后,映入我的眼中的是狭窄的大厅,两张双人式的长木椅,一张小木桌,小木桌上放着几个我叫不出名称的黑色条形物体。

雪白的天花板上有两盏长条型的白色灯管,这灯管正在发出白色柔和的光芒,照亮整个客厅,让客厅感觉上是在白天。

长木椅的对面墙壁挂着一副漆黑的“相框”,大概二十四寸。不过怪异的是这个“相框”中的照片竟然会动的!还有声音发出来!

这个“相框”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惜我还没有机会研究,就被异界的黄建文把我扶到其中一张长木椅,他示意我坐下来,我被轻轻地放坐在长木椅上。

接下来他又指指点点穿在我的左脚的鞋子,示意我把鞋子脱下来,我依言把鞋子脱下。

他又指指点点穿在我的左脚上的袜子,示意我把袜子都脱了,我也弯着身子伸手把袜子脱了。

见我脱了鞋子与袜子,他伸手拿走我的鞋子与袜子放在靠近大门旁边的矮鞋架上。接着他又走出去一会儿,去将右边的鞋子与袜子从马车拿下来,复走进来放在矮鞋架上。

这对老人家果然是异界的黄建文的父母!因为他们趁异界的黄建文忙碌地收拾我的鞋子之际,他的母亲一边笑脸说话一边递上了黑色液体的饮料,而且这个黑色液体的饮料还不断冒出气泡呢!

与我本来的世界的杯子不一样,盛装着黑色液体的杯子是用金属制造的。

“谢谢阿姨。”

自然,他的母亲也听不懂我的语言。

我拿起了金属杯,靠近嘴边,用鼻子嗅了嗅饮料的味道。嗯,有阵刺鼻的香味,味道我无法形容,不过应该是无害的饮料。

于是,我稍微浅尝了一下这杯可疑的黑色饮料。嗯…稍微刺激舌头了,味道呈微酸,糖分的浓度却很高。

不过我同时发觉我喝了一口这种饮料之后,我的魔力稍微恢复了百分之一!

发现这个现象之后,我便放心地把整杯饮料一饮而尽。可惜我的魔力还是保持在恢复百分之一的状态中,魔力并无再增加。

虽然觉得有点失望,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不过我也明白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的道理,所以不至于伤心落泪。

当我把金属杯放回眼前的小木桌之后,异界的黄建文此刻拿着疑是浴巾以及替换用的衣物来到我的面前。我之所以在浴巾的前面加上“疑是”这个字眼是因为这条浴巾竟然是五颜六色,还有设计怪异的图案的。

他把浴巾与替换衣物放在小木桌上之后,单跪下来检查我的右脚脚板。我由于是坐在长木椅上,为免防止裙下走光,我用双手压住我的百褶裙。

他开始动手拆除包扎着我脚板的纱布,过程只花了一分钟,不一会儿纱布就被卸载到一干二净。

看样子他涂在我脚板的药物起了作用,我的脚板的肿胀已经减轻很多,几乎要恢复了。

接下来他重新拿起放在小木桌的替换衣物与浴巾交到我手中,又指向小屋深处的某个房间,又向我做出冲凉的手势。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要我去洗澡,难怪必须拆除掉包扎我脚板的纱布。

也是,我身上的校服因为沾上泥巴而变色,而不得不清洗啊!

由于没有纱布包扎我的脚板,虽还是不良于行,不过至少不需要人来扶便可以荆棘地步行。于是,我拿着替换衣物与浴巾慢慢的步行到他指定的冲凉房。

当最后我进入冲凉房并锁上门之后,发现这间冲凉房的材料虽然是石质的,但却比我本来的世界的冲凉房小得很多,可站立的面积才两平方公尺!

这样狭窄的冲凉房想放下一个可以浸泡的桧木桶都不行。不止如此,看起来像是浴缸的结构非常狭窄,根本不是让人可以躺进去的宽度,不如说这个结构纯粹是精简的储水糟?

我也看到放在旁边的不知名材料构成的小桶,拿在手里感觉重量很轻,像是必须使用此小桶舀水淋在身上。

难道?异界的人都是站着洗澡的?

“异界的人好可怜啊!要洗澡都不能浸泡。”

我想到这里,凄凉之情,油然而生。

不论如何,要洗澡总要将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我发现储水糟上空有一条飞线,以平铺四十五度的角度系在墙壁两边,正好可以用来吊衣物。

于是,我把替换衣物与浴巾挂在飞线后,便开始除下自己的校服…

当我将第一舀储水糟的水淋在我身上的时候…

“好冷!”

也是,我才察觉这狭窄的冲凉房完全没有看到任何加温设施…不!应该说连可以放木材烧的地方也没有。

“异界的人好可怜,不只只能站着洗澡,还只能淋冷水…”

我继续淋多几舀冷水,想寻找沐浴液来擦身体,才发现整个冲凉房没有任何类似沐浴液的东西!难倒异界的人不需要沐浴液来去除体臭与油脂?

诶?我倒是发现一个不知何种材料制成的四方块物品,颜色是白色,就放在冲凉房墙壁的小平台上。

当我把它拿在手中的时候,潮湿的手刚好弄湿了那个事物,一阵清香钻入鼻子,而且这东西也变得滑溜溜。

“难道,这是固态的沐浴块?是代替沐浴液擦在身上的?”

我便把这块雪白的“沐浴块”往胸口抹去,果然起了沐浴液特有的泡泡!真的是将沐浴液制成固态的产品!

看样子,这个世界的人为了节约水资源还有沐浴液的使用量,都把冲凉房设计得狭窄,从而没有得洗浴缸澡,以便节省水的使用量。把沐浴液都设计成固态的,以便节省沐浴液的使用量,因为液态的沐浴液浪费率比较高。

我自以为是地在心里对这种情形作出结论。

唉!如果平时在吉田庄的话,我都会在洗澡堂浸泡三十分钟。现在由于没有得浸泡,只洗澡七分钟就得草草结束。

就当我用浴巾擦干身体,准备穿上替换的衣物的时候,才发现替换的衣物的设计与异界的黄建文穿的是同样设计!

难道…这是男装???

我怎么疏忽了这点?如果他的家除了他母亲之外从来没有其他女性的成员,比如像是他的妹妹这类人物?这样的话就不可能有适合年轻女性穿的衣服。

看样子他能拿出手的衣服大概是他自己的衣服!

另外,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可替换的衣物中,竟然没有内衣与内裤!自然,这与他家没有年轻女性成员有关。

难道…我得“真空上阵”?我冒汗了,我可不习惯没有穿内衣裤!不过此刻根本无从选择,我当前的内衣裤都因为汗水而发出异味,无法重新穿上。

“算啦!没内衣裤就没内衣裤!”我硬着头皮把替换衣物给穿下去。

最后,替换衣物我是穿下去了,不过由于没有内衣裤,总觉得下体凉飕飕的说,而且胸部也容易因为有点大的衣服的摩擦而受到刺激。另外,替换衣物隐约还有男人的味道…呃…是异界的黄建文的体味???

我不禁害羞万分,我是第一次穿着男人穿过的衣服,我也从来没有试过嗅男人体味这种令人害羞的窘境。

当我脸红害羞地从冲凉房走出来之际,他已经在附近等待。

他一看我出来,便走过来,指着我换下来的校服,表示把已经肮脏的校服交给他。

“他要我的校服做什么?”我心里在想。

虽然如此,我还是把校服连同换下来的内衣裤、置物腰包与浴巾都交给他。

不过,他把置物腰包退还给我,然后来到冲凉房旁边某个高度到达半腰的灰色箱子,他把箱子的盖子打开,复将我的脏校服丢进去。

把盖子关起来后,我发现这个灰色箱子竟然有控制面板!难道这个箱子也是机器的一种?

果然他在控制面板操作了一会儿,我听到箱子里面发出流水的声音,以及机器旋转的声音。

难道这是自动洗衣服的机器?在我本来的世界我的衣服都是仆人把衣服浸在木桶,然后用手把衣服拖放在洗衣板洗的。没想到异界竟然有这种非常方便的发明!如果我能回到本来的世界,我一定要复制这个方便的自动洗衣服的机器设计!

当自动洗衣服的机器运转大约一分钟后,异界的黄建文开口了,虽然我还是不懂他使用的语言,不过从他的身体语言的动作可以猜到大概是即使使用机器洗衣服也需要时间,所以请我去休息一下,于是我便跟随他走去。

不过,他把我带领到第二个房间,他对我示范如何操作房间的墙壁上的白色按钮,原来这个按钮可以控制房间天花板的白色灯管!按钮的功能很简单,可以开启或者关闭天花板的白色灯管。

接着他又对我示范墙壁按钮旁边的白色条形的控制装置,这次是操控房间门口对面墙壁上的某个大型装置,大概是一公尺长的白色箱子。在他的控制下这个大型装置竟然吹出冰凉的冷风!

难道…这个大型装置是类似空气制冷器的东西???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大型装置的真正名称与用意,不过根据这个大型装置吹出来的冷风的温度看来,至少不用担心半夜热死人了。

等他示范完这两个事物后,他最后做出睡觉的手势,又指住房门表示别忘记关门,他便把房门关起来了,我这才意识到现在是睡觉时间。

我观察这个作为我的临时睡房的布置,布置也非常简单,只有一个衣橱以及一张没有床架的睡垫而已!自然,有提供枕头与被单。

这么简单的布置,不愧是男人的房间…诶???难道这个睡房原本是他的?只是因为我的出现才让我睡???

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啊?这样的话今晚他要睡在哪里?不对!不对!不对!我怎么在意他的处境?难道要他跟我睡在一起?我到底怎么了?一定是累了,要不然怎么我会神经错乱?

我心里为难地在睡垫上坐下来,拿着置物腰包,意念一动,检查一遍置物腰包内的物品。

嗯,零食、备用的通讯石、魔法棒、玻璃制品比如实验管实验瓶之类的、用来实验的各种化学物品、用来研究的各类矿石金属、各类自制的电子零件、学校的课本等都还在,完好如初。

自然,四号传送门的组件也在。而且,主要部分的量子通讯系统不受置物腰包内的空间法则影响地持续运作。

“谢天谢地!四号传送门还在身上!”

自然,四号传送门可是让我可以回到我本来的世界的“回程票”,不容有失!在还没弄清楚环境的安全性之前绝不轻易把四号传送门放出来组装。

想着想着,可能真的是累了,不由自主地抱着置物腰包躺在睡垫上,眼皮盖上之前的最后意识是觉得房间的温度真是凉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