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吉魔法大学,第二章节:报名记

就在同一天半夜,当我还在睡觉的时候,镜头转去某秘密基地…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秘密基地中,四柱摇摆不定的火光聚射在一个焦点处,而这个焦点处此刻单跪着一名看不清面貌的黑衣人,看这个情形好像是在进行着一项秘密会议。

在这位黑衣人的面前,有一个粗暴的声音怒喝:“你们搞什么的?为什么长崎和叶会当街被人拖进后港差一点被人强奸?你们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当时不立刻拯救?”

黑衣人恐慌地回答:“主公,当时我们不方便在大众面前出手,可是当我们打算在后港秘密收拾掉流氓的时候,那两位突然间插手进来,直接拯救了长崎和叶!”

此话一出,黑衣人的前方冒出不少纷纷议论的声音,可见这个秘密会议的成员不止两人。

黑衣人的左边的声音问道:“所谓那两位是何方神圣?”,

黑衣人连忙回答:“是黄建文与林美琪。”

黑衣人才说完,黑暗一片的前方又响起了纷纷议论的声响。

“啊!竟然是那两个令人蛋疼的家伙,他们从来没有稍停过!”

“没错,尤其是那个黄建文,简直是嚣张无比,令人头痛。”

“这个黄建文视贵族为无物,根本不会给贵族面子!”

“这个瘟神怎么会出现在现场?”

看着这群人的纷纷议论,显然大骑士与牧师大姐在当地非常有名,而且都不是善茬。

这时被称为主公的会议主持者问道:“有点意思,有事发当时的记录吗?”

黑衣人抱拳答道:“有!主公。”

黑衣人说完,便伸手呼叫身后的随从将魔法记录球拿过来。黑衣人将魔法纪录球掌在手中,然后念念有词,白色的魔法纪录球发出了温柔的光线,最后投影在黑衣人的前面,形成一个投影电视。

在黑暗的环境之下,投影电视的效果是非常了得的。

投影电视回放了我被多位流氓拖进后港的画面,接着当我即将被强暴的时候,骑着大嘴鸟的大骑士出现在后港路口。

流氓们丢弃短刀复用魔法机关枪攻击大骑士,却完全伤不到分毫,最后大骑士的大嘴鸟发威施展两种魔法,将这群流氓整得狼狈不己,落荒而逃。

最后牧师大姐也跟着出现并拿了一条大毛巾给我遮丑。

画面到此为止。

当魔法纪录球的光线消失后,四周一片寂寞,仿佛秘密会议的成员们在回忆刚才的纪录片。

过了一会儿纷纷议论声响起。

“还真是过瘾,尤其是黄建文的那招夺命流星雨,笑死人了。”

“黄建文这一轮的嚣张倒是很解气。”

“…”

会议主持者发出了一下咳嗽声,然后以沙哑的声音道:“也许这个黄建文有本事保护长崎和叶的安全吧?”

此言一出,在座所有人顿时一片静默,看样子大家对会议主持者的想法感到震惊。

“主公,难道主公要黄建文当长崎和叶的保镖?可是黄建文非常桀骜不驯,嚣张无比,要他去当保镖好像并不恰当。”

“没错,要一个这样的人物去当长崎和叶的保镖,这过于不对劲了,会令人怀疑长崎和叶的名节,对长崎和叶的成长也不好。”

“大家肃静!”会议主持者开口了:“问大家一个问题,有什么人可以保护长崎和叶不受强权的侵害?”

“主公的意思是…”其中一位会议成员询问。

“如果说由一般普通家庭收留长崎和叶并提供保护,现在有强权想对长崎和叶不利,要这个普通家庭交出她,你说这个普通家庭能拒绝吗?”会议主持者继续问道。

“呃…主公说得也是,这个也是问题。”刚才的提问者喃呢。

“的确,根据以往纪录长崎和叶多次面对强权的侵害。”另一个会议成员也喃呢。

“再问大家,有什么家伙可以对强权拍板叫嚣?有什么家伙可以拒绝了强权的不合理要求还能独善其身?”会议主持者提高了声量。

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才气馁地齐声回答:“只有黄建文…”

“很好,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令黄建文成为长崎和叶的保镖,又可以保住长崎和叶的名节?”会议主持者最后提问大家。

“呃…颁布政令?”

“不行吧,颁布这个政令要用什么借口来服众?”

“给黄建文很多钱?”

“也不行,这个家伙的钱还多过我们,根本不在呼这点小钱。再说,也没有借口要黄建文接受。”

“…”

会议成员们纷纷议论了一会儿,可是都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

“飞鸟!”突然间会议主持者叫了一个人的名字。

“是!主公!”单跪在聚光处的黑衣人一阵激灵,连忙回应。

原来这位黑衣人的名字叫做飞鸟,真是令人觉得蛋疼的名字。

“你也说一下你的意见,你有什么办法?”会议主持者鼓励着飞鸟。

“是!主公,小的认为既然长崎和叶要就读麻吉魔法大学,不如让黄建文去当长崎和叶的班级老师,可以名正言顺地保护长崎和叶之外,也不会影响长崎和叶的名节,毕竟是师生。至于长崎和叶的住宿,小的建议安排她住在学校宿舍。”飞鸟尊敬地回答。

仿佛可以感觉到会议主持者的眼眸一亮,会议主持者高兴地道:“好主意!可是问题又来了,要怎样才能令黄建文成为长崎和叶的班级老师?”

其他人听闻,都纷纷议论。

飞鸟继续献议:“小的策划绑架林美琪,然后藏在魔法大学,引得黄建文破门去救林美琪,我们就可以以破坏皇家公物为由惩罚黄建文成为长崎和叶的班级老师。”

飞鸟说完,会议成员们纷纷议论,都觉得这个计划行得通。

“绝妙的主意!飞鸟,你做得好。”会议主持者最后道。

“谢主公!”

“就由你来执行,朕批准这个计划,你可以退下了。”

“是!主公!”飞鸟领命,然后退下。

秘密会议到此为止。

我对这个奇怪的秘密会议一无所知,不过显然的是举办这个秘密会议的组织就是暗中保护我的神秘组织。

另外,关于他们策划一场针对牧师大姐的绑架案,并引来大骑士打救,然后再插赃嫁祸以破坏皇家公物的罪名降罪于大骑士的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

只是到最后他们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还是严重低估了大骑士与牧师大姐的能耐,毕竟这两位牛逼人物可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到了第二天早晨,我在郑松华的陪伴下从客栈走了出来,站在客栈外面的梯级上。

郑松华开口了:“就送到这里了,请小心,这里的治安很差。”

他停了一停,接着又道:“不过看样子黄建文要到了,你应该不会有事。好了,我有事情要去办,再见。”

我连忙对着郑松华鞠躬了一下:“谢谢你的关心!郑老板。”

郑松华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他踏上了客栈专署的马车离去。

目送郑松华的马车的离去,我默默地站在原地等待着。

我今天穿的是整个行旅里面能够拿出手的最好服装,虽然有点退色了,可是依然朴素合身。

我双手握住了魔法大学录取证书,四周遥望,寻找着大骑士与牧师大姐的踪影。

就在我等待期间,突然间有三位猥琐的流氓冲了出来,直接大摇大摆地来到我的面前,他们看着我的胸前,露出了垂涎三尺的面貌。

这让我想起了昨天的恐怖经历,我情不自禁地全身发抖起来。

“这个乡下来的小妹妹比起上个星期的辣妹身材好多了,你看!她的双峰很坚挺。”这时一位流氓猥琐地道。

“就是就是!上个星期的那个辣妹咪咪太小了,根本没有手感。”

“还别说,那个辣妹已经是被很多人干过的,下面的洞洞非常松垮。”

“看样子这个小妹妹还是处女,我们就好心地给她开苞吧,哈哈!”

三位流氓猥琐地狼笑起来,最后还是带头的流氓道:“走!我们开始吧!”

说完,他们竟然开始对我毛手毛脚!

我害怕之极,啰嗦地喝道:“住手!你们要干什么?救命啊!!!”

就在这一刻,不等我喊完救命,一阵刹车声传来。

“闪开!鸟鸟不能刹车啦!!!”大骑士的声音接着传来。

“什么???”三位流氓一惊。

说那时快,三位流氓来不及闪避,便“碰!”一声,都直接被大骑士驾驶着大嘴鸟撞飞。

三位流氓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飞到天空,从天际间消失了!

“这!这!这!”我惊呆地举着手指指着天空,吃惊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太凶恶了,真的是太凶恶了,我从来没有看过有人这样用大嘴鸟撞飞人的!

“吃惊什么的?那三只蝼蚁没有看道路,我刚才都发出了警告,被撞飞了活该。”

强词夺理!这简直是裸露露的强词夺理!

我听到大骑士这么说,不禁冒了一身冷汗。算了,最重要的是我又脱离了险境。

“那么,那三只蝼蚁飞到哪里去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好奇地问道。

“飞到月宫去了,大概。”

竟然冒出“大概”一词!

“好了,长崎小妹,上鸟。”大骑士催促了。

我卷好了魔法大学录取证书,便依言跳上大嘴鸟,坐在大骑士的后面。

“呃…黄先生,请问昨天的林大姐呢?”我发觉牧师大姐并没有跟来,于是便发问。

“美琪她今天教堂有朝会,所以我先送她去教堂才来载你的。”

“原来如此…”

我与大骑士一起骑着大嘴鸟离开之后,豪华客栈旁边突然间闪过几个黑影,最后四个黑影在客栈的后港集合。

黑影人甲:“报告队长,与昨天一样,我们没有出手收拾流氓的机会。”
黑影人乙:“报告队长,根据我的目测只要黄建文这个家火出现目标人便直接忘却了恐惧感。”
黑影人丙:“报告队长,监视教堂那边的队员回报说教堂的确有朝会,林美琪这家伙有在教堂。”

黑影队长听完了三个队员的报告,静默了一会儿,才下令:“继续暗中保护目标人。”

接着黑影队长的语气突然间变得冷冰冰以及杀气腾腾:“另外,将刚才那三个流氓挖出来,与昨天那群流氓一起处理掉,没有人可以威胁到目标人的安全还可以逍遥法外的。”

三名黑影人齐声领命:“是!队长!”

“好了,撤!”黑影队长最后下令。

说真的,我自己都没发觉到,大骑士刚才那牛逼的表演令得我直接忘却刚才面对三位流氓时候的恐惧感,心里都充斥了惊喜。

当大骑士驾驶大嘴鸟经过热闹的早市的时候,我看到很多小贩开始开档做生意,尤其是饮食档口的数量多如毛。

就在我们经过某个贩售乳制品档口的时候,大骑士对这个档口的老板娘打招呼:“早安,黄薇薇,你这么早就开档了啊?”

乳制品档口的老板娘的年纪与大骑士相仿,一头乌黑的短发,苹果般的脸孔,身穿一身职业商人的制服,裙子也长到脚根。

而正在忙碌将商品摆上档口,名字叫做黄薇薇的老板娘也抬头看着大骑士。

“早安,不提早摆档可赚不到吃,这个年头经济困难啊。”黄薇薇开朗地回应。

“安啦!经济困难也只是一时,你不相信报章上那些经济学家的预测也应该相信我的预见,呵呵呵。”

“说的也是,你毕竟是一家出产矿物工业的大老板…诶?美琪呢?你后面那个小妹妹是谁?”这时黄薇薇也发觉到骑乘在大骑士后面的我。

又得到了另一条有用的信息,大骑士竟然还是一家矿物出产工业的大老板!骑士这种职业不是不能经商的吗?

“噢!忘记介绍,这小妹妹是长崎和叶,昨天才认识的,现在要护送她到麻吉魔法大学。你也知道的,现在的治安非常差。”

“哦!明白明白。”黄薇薇理解地点头。

我连忙开口请安:“老板娘早安。”

没想到这令黄薇薇感到非常高兴:“啊哈哈!很有礼貌的小妹妹,还是麻吉魔法大学的应考生,我很喜欢。”

接着她走了过来,顺手拿起了档口上的一瓶装着乳白色的液体向我递来:“老娘就送你一瓶毁葛农场进口的新鲜牛奶吧。”

毁葛是我们的邻国…修发兹共和国的北侧某个农业发达的田园都市,据说世界各地很多举世闻名的农场品都来自毁葛。

尤其是黄薇薇送给我的牛奶,价格可是比斐杨村落出产的牛奶贵了四倍!

见黄薇薇只是因为我的礼貌说送就送,我不禁吓坏了:“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啊!”

大骑士这时插嘴:“收下吧!黄薇薇她本人最讨厌不领情的人了。”

黄薇薇听闻,假装挥手怒喝:“死滚开!你不说谁也没有当你是哑巴!”

虽然她骂道,脸上的表情却笑意连连,大骑士也呵呵大笑,看样子大骑士、牧师大姐以及这位老板娘黄薇薇之间非常认识的。

我尴尬不己,盛情难却,只好接过黄薇薇递过来的毁葛牛奶:“谢谢老板娘的昂贵牛奶。”

黄薇薇挥手,笑道:“一瓶牛奶而已,不会亏死我的。”

“好了好了,我得继续护送这位小妹妹去魔法大学去报到了。”大骑士见时候不早了,连忙出声。

“好的,有空出来喝茶。长崎小妹妹,再见咯。”黄薇薇笑着道。

我们驾驶大嘴鸟离开了早市,继续向麻吉魔法大学出发。

当我们终于来到麻吉魔法大学的大门口的时候,我也看到了魔法大学的一部分面貌,不禁为整座魔法大学的规模感到震惊不己。

“好大的大学!这就是我要就读的魔法大学吗???”

相传麻吉魔法大学是整个卢恩-米德加尔特王国里数一数二的皇家校园,不止设备一流,学费也是超级昂贵的,基本说可以就读这间魔法大学的学生都是那些贵族的子弟或者是有钱人的孩子。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会不会是神秘组织搞错了?竟然给我去这间只有非贵则富的学生才能就读的魔法大学录取证书?

毕竟我自认为自己并非有钱人家庭的孩子,母亲已经不在,生父的身份又是一个谜。

大骑士继续驾驶大嘴鸟来到了魔法大学的保安室,然后便停了下来。

学校的保安从保安室走了出来,这位保安看到来者是骑着大嘴鸟的大骑士,后面还载着一名十四岁的小妹妹。

“滚开!麻吉魔法大学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来的。”这位保安不客气地驱逐。

果然,我们被无礼地驱逐了,我不禁感到尴尬不己,只是我突然间发觉身前的大骑士散发了惊人的气息。

是的,一般上外人要进入魔法大学的内部都必须经过校门口的保安室,以便进行身份登记。不过麻吉魔法大学毕竟是非一般的皇家校园,对访客的身份等级是有严格的要求。

就如刚才提过,可以就读这间魔法大学的学生家长一般上非贵则富,那些家长要来校园找孩子的话一登场就是大场面,不是豪华马车就是一排亲卫队开路的小车队。

而大骑士即无大场面,又只是单独骑着大嘴鸟,保安自然就认为他是一般闲人。

现在大骑士显然动怒了,他放声叫嚣:“小子,叫你的头儿出来。”

“你才是小子,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骑士?滚远一点,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我不会再重复第三次了,叫你的头儿出来,否则废了你没商量。”

“你敢!”

哇靠!看样子一定会起冲突,没想到大骑士的脾气这么刁蛮!

我想开口说什么来减轻这火爆的场面,突然间看到另一名保安慌张地冲了出来,跑来我们的面前。

这位后来冲出来的保安显然就是之前的保安的头儿,只见他们的头儿直接一记爆头拳打在之前的保安的后脑。

“咚!”

“头儿!你为什么打我啊?”之前的保安双手盖住已经肿起来的后脑,一脸无辜地抗议。

“你还不知道这位大骑士是谁啊?他不是你可以惹得起的!”保安头儿气得全身发抖地喊道。

接着他说出大骑士的身份:“这位大骑士可是全城闻名的敢与贵族拍板叫嚣的骑士败类!”

啊?啊?啊?这算是恭维吗???我心里重重地吐糟。

出乎预料的是那位被打后脑的保安听闻,竟然吓得下跪起来,啰嗦地道:“对不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不敢了!!!”

这样也行???我双眼不禁翻白,这种现象超乎我的常识之外,也对大骑士的品行有全新的认识。

大骑士重重地“哼!”了一下,保安头儿连忙拿了两个通行证跑了过来,交给大骑士。

“对不起啊!我的下属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原谅我们,这是你们的通行证。”

大骑士接过了通行证,才驾驶大嘴鸟继续前进。

魔法大学的主要通道两旁都是美丽好看的花丛与大树,可以看得出设计这间魔法大学的设计者的用心。

就在我们经过主要道路之后的不久,有几个躲在大树后面的女同学兴奋地讨论着。

女同学甲:“刚才那个大骑士不就是连贵族都感到头痛的黄建文先生吗?”
女同学乙:“没错!他好英气逼人啊!”
女同学丙:“唷!你看到什么男人都说英俊的!”
女同学丁:“那个大骑士后面的女孩是谁啊?会不会是大骑士的女儿?”

等到我们来到了装修豪华的主要建筑物门口之际,我们被一位带着很大魔法冒,全身标准魔法师制服的教师制止了。

“这位尊贵的骑士,这里不方便停泊大嘴鸟,您可以去专门停泊大嘴鸟的停车位吗?”

这位教师虽然见到来宾并非有大排场的贵族而只是驾着大嘴鸟的骑士,却不敢像刚才的保安那样无理。

因为这位教师知道可以通过保安系统而大摇大摆进来的骑士不是等闲之辈,绝对是教师本身惹不起的人物。

我本以为大骑士如果是位嚣张刁蛮的人,一定也会给这位老师脸色看,哪里知道大骑士听到了这位老师的话,他以礼貌的语气问道:“那么请问大嘴鸟应该停在那里?”

这位老师连忙指了一个方向,答道:“是那边的停泊场。”

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大骑士虽然嚣张却不刁蛮,只要你对他礼貌,大骑士也会同样以礼相待。

“好,我去停泊。另外,还请老师帮一个忙,帮我领这位小妹妹去报到处,她有录取证书。”

这位老师连忙答应。

然后大骑士转过头对我道:“长崎小妹,你先下鸟跟着这位老师去报到,我先去停鸟,稍后过来。”

“哦!”我依言跳下大嘴鸟,跟着这位老师走进主要建筑之内。大骑士接着驾驶大嘴鸟转头去刚才的老师指定的位置走去。

就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本来大骑士去停泊大嘴鸟这个普通的动作平淡无奇而不应该有意外。然而,俗语说“天有不测之风”,这短短的路程大骑士还是遭遇了奇遇。

就当大骑士走向停车处的路上,经过一处花园的时候,有两位这间魔法大学的女同学也同样经过这个花园。

“呐!美香,你弄来这么多本深奥难懂的书本要折藤这么?”其中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清爽短发,精明的眼眸,稍微胖一点的女同学询问。

“呵呵!你有所不知了,进花,你知道吗?锌板与碳板中间隔了一层氯化铵作为电解层可以产生一个电海压呢!我就是在研究如何让这类结构放电更加耐久。”被称为美香的女同学者是一头深褐色的短发,俏皮可爱的脸孔,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副青春少女的模样。

美香此刻利用魔法令得十多本书籍漂浮在她身后,跟随她一起漂浮前进。

她们谈着谈着,突然间进花伸手指向前面,惊声叫道:“啊!有英俊的大骑士!!!”

美香吓得连忙问道:“哪里???”

“那边!骑着大嘴鸟的那位。”

“这!这!这!这不就是本城有名的大骑士黄建文先生吗???”美香的双眸竟然发出了看到明星才有的闪亮,结果…乐极生悲了。

因为美香的激动,对魔法的控制消失了,十多本沉重的书籍就这样直接从空中掉下来,成堆砸在美香的小腿上,导致美香直接被书籍从花坛走廊的高处推落!

“啊!!!”美香直接扑倒在草地,复被多本书籍盖在上面。

“美香!!!”进花吓得脸色苍白,惊慌失措。

大骑士自然也看到了这场“惨剧”,连忙驾驶大嘴鸟来到美香的旁边,然后从大嘴鸟跳下,帮忙把压在美香身上的书籍拨开。

接着进花也从花坛走廊高处跳了下来,也一起帮忙把沉重的书籍搬走。

谢天谢地,美香看起来没事…不,她流鼻血了!

“你!你!你!你就是可以呼风唤雨,搞到满城风雨的有名大骑士黄建文先生吧???”美香不顾鼻子在流血,抬起头来满脸兴奋地问道。

“美香!你流鼻血啦!!!”进花吃惊地道,连忙抽出手巾想递过去。

“…”大骑士见状,一阵无言,但他还是握住了美香的双手,道:“先拉你起来才说。”

“啊!抱歉。”

等美香从地上被拉上来之后,她接过了进花递来的手巾,抹去了鼻血。

“在下是宫崎美香,我旁边的是我的朋友许进花。”才收拾好手巾,美香便做了一个标准的皇宫行礼,自我介绍着。

“在下是黄建文。”大骑士也做个标准的皇宫行礼,同样自我介绍。

冷不防宫崎美香伸手向旁边一掘,其中一本从刚才被拨在一旁的书籍凌空飞到她的手上,接着她从腰包抽出了造型古怪的笔直钢笔。

“可以在这本书签上你的大名吗?”她双眼闪亮亮地递过了书籍与钢笔。

“喂!喂!那可是学校的书籍!”许进花冒冷汗,在旁边提醒。

“管它呢,什么事情过后才说。”宫崎美香直接回应。

大骑士哭笑不得地接过了书籍与钢笔,看到了书本的标题《世界炼金大全》,他不禁觉得非常惊讶。

接着大骑士偷偷瞄了地上那些书籍,有《矿物宝典》、《化学与炼金》、《高级数学》、《工业机械伦理》、《炼金史记》、《国家工业发展史》、《新现代矿物集》还有一些尽是冷门深奥的书籍。

“什么跟什么啊?一个青春少女竟然会对这类冷门的行业产生兴趣?未免太怪异了。不过正好,我的工业正缺这类人才…”

大骑士虽然在心里吐糟着,但还是翻开了《世界炼金大全》,用递过来的钢笔在书籍的第一页签下自己的签名。

大骑士把已经签好的书籍与钢笔递回给宫崎美香,顺便变个把戏,一张名片出现在大骑士的手中。

“宫崎小妹,看在你仰慕我的份上,这是我的名片,毕业后来我的工业应征。”

“谢谢!太感谢啦!!!收到名人的名片!呼哈哈哈!”宫崎美香接过大骑士的名片之后,竟然高兴得得意忘形、手足并跳,像蝴蝶那样四处乱冲,渐渐地远去,连地上的书籍都不理了!

“喂!等我!你忘记地上的书籍啦!!!”

许进花才喊完话,地上的十多本沉重书籍突然间漂浮起来,并快速向宫崎美香的方向飞去。

许进花爆了一句“靠!”,然后转身向大骑士行礼致歉:“抱歉啊黄先生,宫崎同学就是这个样子。在下告退!”

说完,连忙转身追着宫崎美香去。

“啊哈哈哈…”留着一头雾水的大骑士在现场冒冷汗,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镜头转回我这里…

当我被老师护送到校长室门外之后,老师在豪华的门口敲了三下。

“进来。”

老师依言打开了木门,我与老师便走进校长室了。

“校长,有个新人来报到,持有录取证书的。”

“明白了,你可以退下了。”

“了解,在下这就退下。”

等老师走出校长室之后,整个校长室只剩下我与校长。

这位校长年级很大,一脸慈祥的脸孔,一口白色的大胡须,一身豪华无比的魔法装,此刻他站在窗前欣赏窗外的风景,我连忙开口道:“校长早安。”

校长听闻,这才转身过来,伸手一挥,一张椅子自动从墙角飞过来,摆在校长桌子面前,这才道:“请坐。”

“谢过校长。”我依言来到刚才的那张椅子坐了下来。

由于是第一次见到校长,虽然校长看起来非常慈祥,可是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坐立不安。

校长见我坐立不安,便微笑地问道:“别紧张,长崎小妹妹,魔法大学录取证书你有带来吗?”

“有的,校长。”说着我便把手中的录取证书铺开来,然后放在校长桌上,全然没有意识到校长怎样知道我的名字。

“很好,放下证书,你可以回去准备,今天中午前搬进校舍。”校长看了桌上的录取证书,满意地点了头,直接开口道。

“诶??????”我不禁惊讶得大叫起来。

这!这!这太儿戏了,我就这样直接被要求把行旅搬进校舍?这算是面试???

“诶什么诶?中午前即刻把行旅搬来校舍。记住,你明天开始上课了,去吧!”校长呼着大胡须,呵诉着道。

我连忙站起来鞠躬道谢:“谢谢校长!”

接着转身想离开,哪里知道因为太紧张脚根钩到椅子的脚根,我整个人扑倒在地上。

“哎呀!”

“你还好吧?长崎小妹妹。”

“没事的,校长。”我尴尬地爬起来,再向校长鞠躬,这才打开木门离开。

等我离开之后,校长的手中变出了一只烟斗,伸手单指发出火苗,点燃了烟斗上的烟。

他吸了一口烟,才道:“飞鸟队长,应该可以了吧?”

语毕,一位黑影人从暗室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虽然看不清黑影人的面貌,但是黑影人像是满意地点了头,道:“嗯,没问题了,你做得很好。”

我走出了校长室,向着客厅慢慢走去,就见到大骑士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看样子是才停好大嘴鸟走回来。

“诶?长崎小妹,怎么这么快就走出来的?”大骑士见到我,露出惊讶的神情。

我不知道要怎样形容此刻的心情,但还是老实的回答大骑士的疑问:“校长要我中午前把行旅搬进校舍,明天开始上课。”

大骑士面露莞尔:“不是吧,我才停好大嘴鸟走过来,就听到你说入学面试结束了?未免太快了吧?”

我只能“呃…”地,不知道要怎样解释刚才的面试。

大骑士见状,叹了一口气,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长崎小妹,我们走。”

“哦!”我连忙应声,跟在大骑士身后,向停泊大嘴鸟的停车场走去。

等我们再次驾驶大嘴鸟离开了魔法大学之后,某幢三层高的教课楼上,宫崎美香与许进花都拿着望远镜偷窥着我们离开的身影。

宫崎美香一边偷窥一边问道:“哈!大骑士载着的女孩几乎与我们一样年级,那位女孩很美丽一下,不知道她与大骑士是什么关系?”

许进花吓得放下望远镜,吐糟:“不是吧?美香,你对那位骑士大叔感兴趣?他的年纪大到可以当你的父亲呢!那女孩说不定是那位骑士大叔的女儿。”

宫崎美香也放下了望远镜,辩论:“不是那种你想象中的兴趣,你知道吗这位大骑士可是…糟糕!”

宫崎美香像是看到鬼般地吓呆了,许进花也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转身看去。

“上…上…上野老师!”两人吓得脸色发青,啰嗦不止,原来站在许进花身后的是她们的班级老师。

现在上野老师一脸凶恶地怒道:“你们两个给我滚进课室!!!”

过了几分钟,课室传来了宫崎美香与许进花的绝望叫喊声以及电流的触电声。


►第三章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