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二十四章节:重返骊山

镜头转到骊山富豪居住区的某一间豪宅,萧美玉的家…

刚从学校放学回家的萧美玉连校服都没换下,便坐在用老虎皮制成的豪华沙发上,拿起香槟不客气地倒满一杯。

此刻她眼睛稍微红肿,心情不乐,唉声叹气。她之所以心情不乐是拜丁易所赐。

自从她滥用权势把我驱逐离开校园,掠夺我家的农田与木屋,利用公安驱逐我俩父女至流落街头,利用黑社会人士拆散我们俩父女,还利用市政府对我进行一系列的赶尽杀绝的小动作之后,丁易便天天一放学就疯狂地踏着脚踏车四处寻找我,风雨不改。

不但如此,这个星期以来丁易每一天双眼浮肿,睡眠不足,好看的头发也乱了,衣服也不整齐了,功课也落下了,简直是一幅坏学生的样子,一直以来模范生的样貌一去不返。

丁易的班级老师开始的时候严格地处罚了他,那里知道丁易罕见地不给班级老师面子反抗起来,弄得全校皆知。

杨校长以及全体老师都知道丁易是因为我的事情而闹这茬,所以倒也不敢太过分地对付丁易,到最后还不得不放下姿态,好声好气劝告丁易。

萧美玉自然也知道丁易这个星期的表现,所以就在今天,当她认为时机成熟之后,利用休息时间借机接近丁易以便施展小女人的手碗,安慰他受伤的心灵,继而取代我在丁易心中的地位。

可惜当萧美玉出现在丁易的面前的时候,丁易竟然是以仇恨的眼光冷冷地盯住她,全身一幅生人勿近的气势。吓得她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冷汗直流。

她心里暗忖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纰漏,导致丁易用这种眼光看待她?

萧美玉想开口打破僵局,那里知道丁易不等她出声,便一声怒吼:“滚远一点!”

萧美玉吓得直接双手放在心怀,忧如受到惊吓的小鹿后退两步,然后才惊慌地道:“丁易你是怎么了?”

丁易依然冷冷地盯住萧美玉不出声,弄得她接下来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萧美玉不知道已经死了几百轮。

萧美玉僵持了一会儿,见到丁易依然是这幅生人勿近的样子,知道这一回无法善了,难过得哭泣转身跑开。

这一幕被很多同学看在眼里,一片哗然,都在纷纷议论。说什么萧美玉是全校校花,家里有钱,又很有才华,属于才色并兼的美女。

明眼人都看得出萧美玉对丁易有意思,就是不明白为何丁易如此不领情,直接落了她面子赶人。

学校发生的这一幕令得萧美玉现在在家里生闷气。

想到丁易如此痴情地不断找寻我的身影,她妒忌了。

“啊!!!臭秦诗!!!”

萧美玉突然间站起来,直接用力地把酒杯丢出去,酒杯破裂的声音惊动了家里的仆人。

仆人慌张地跑来看看萧美玉的情况:“大小姐,你怎么了?”

萧美玉深呼吸了几下,才道:“没事儿,不用担心我,你去收拾一下碎玻璃。”

“了解。”仆人领命,便走开。

不过这个时候另一个仆人走了过来:“大小姐,有人登府想拜见大小姐。”然后便说出来访者的名字。

萧美玉听闻,心里一动,便道:“传下去,带她过来我这里。”

“是!大小姐。”

原来来访者是她的手下,负责监视我生存情况的女流氓头头。

等到手下来到房间坐下来之后,萧美玉便像平时那样开口问道:“怎样?今天那个秦诗又在那里流浪?她粮食还有剩下吗?我觉得她的粮食也要吃完了。”

“大小姐,今天的情形比较怪异,秦诗失踪了。”

萧美玉听闻,心里一怔,好奇地问道:“失踪了?是什么回事?”

“三十分钟前我的人报告说秦诗当时流浪到F区住宅区,然后她突然间奔跑到附近的公园与一位穿唐装的中年男人见面。”

“穿唐装的中年男人?”

“是的,不过查不到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份。”

“这个唐装男与秦诗是什么关系?”

“回大小姐,我们查不到。”

这个回答不出萧美玉的预料之外,不过她并没有任何表示,她只是继续问道:“那么接下来唐装男与秦诗在做什么?”

“他们坐在树下的长椅说话几分钟,唐装男人先离开,过后一分钟后秦诗也运行轻功跳上屋顶飞掉了。”

手下停了一停,才继续道:“我接到报告后,便通知全部区域的探子们注意秦诗的下落。不过,直到我来到大小姐你这里,依然没有秦诗的消息。”

萧美玉摇了摇手中新的酒杯,一话不语,正在消化手下的报告。酒杯中的金黄色香槟在萧美玉的摇摆下旋转不己。

不一会儿,萧美玉才问道:“那么丁易呢,今天他在哪一区巡回?”

“回大小姐,事实上当秦诗离开那个公园之后十五分钟,丁易也巡回到那边,一样不断喊着秦诗的名字。”

萧美玉与手下的对话到此为止,镜头一转,转到学校附近的街上…

我一路上停停走走,为了避免被人看到我全身破烂、污垢满身的样子,我不是在屋顶上轻功狂奔就是在后港中疾行,最后花了两小时才回到我被开除的学校附近。

由于现在是午后,学校附近的街道有不少行人,我只能无奈地躲在大垃圾桶的后面,等待行人不是很多为止。

为了打发时间,我从系统空间拿出了空间袋,再从空间袋拿出了一个馒头吃着,吃完馒头后便打坐起来。

我不知道的是我在打坐的期间,骊山的其他地区闹翻天了,萧美玉委派的探子们疯狂地寻找我的踪影。

这不能怪他们,上午的时候前五分钟我还在死气沉沉地在住宅区流窜着,后五分钟便施展轻功飞走不见踪影了,还不把探子们弄到不知所措、纳闷不己?

也可以说变成了除了丁易之外,探子们算是发誓掘地三尺都要把我找出来的人群了。

自然,我对这一切都一无所觉。

我就这样一直打坐到下午两点半,等街道上的行人不多了,这才散去功法站起来。

然后我捉住了街道上完全无人的五秒时间,徒地疾速穿越马路,钻到对面街的后港。

“呼!总算越过了最后的障碍。”我低声喃呢。

接着我便继续潜行,终于来到了学校后面的山坡上的丛林。

我站在树旁看着学校后方的建筑物,心里感到一片感触。

“丁易…”

看到学校,想着丁易。自从我与养父被民警驱逐离开丁易家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丁易了。

我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又一幕的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尤其是我与丁易在一起的日子。

一起上学,虽然是丁易骑着脚踏车载着我。

一起放学,然后丁易都会在我的家一起温习学校功课。

有时候周末丁易会载我去他家玩玩,看看漫画,看看小说,看看电视剧。

有时候大节日的时候,我与丁易偷偷跑去戏院买票看电影,回家被丁易的父亲训话。

这些都是我感到开心的记忆,不过现在变成了回忆。

因为我清楚地知道,现在我与丁易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物,已经没有任何共同点。

丁易的前程一片光明,以丁易的知足多谋,他肯定可以考取优秀的成绩,就读名牌大学,然后获得优秀的工作。

而我中途失学,家也没有了,养父又被绑架下落不明,我只能顶着神选者这个身份迈向前途未卜的未来。

虽然心有不甘,不过我相信丁易的生命里还会遇到更好的女孩。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我决定离开丁易踏上征途,按照廖老板的指点去做,这同时也是神选者任务的要求。

我深深地看着学校最后一眼,眼里一片温柔,眼角闪着小小的泪光,最后才下定决心般地转头潜行钻入丛林离开。

“再见了,丁易…再见了,学校…”

我按照廖老板醍醐灌顶的记忆中的路线走去,虽然骊山的山峰险恶,但却难不倒会施展轻功的我。

更何况骊山并非总是光溜溜的山石,骊山也生长着高海拔区特有的植物,比如松柏树,再加上高山区的云雾缠绕,我在骊山中轻功跳跃飞行的时候,感觉上自己就像故事里畅游仙境的仙侠。

以地理学来说,那个神秘瀑布的地点与我的学校在度娘地图上顺着公路来测量距离的话,大约十公里左右,已经包含了没有公路情况之下的虚线的距离。如果直接用一把尺来测量距离的话,距离会更加短,才区区几个公里!

可别小看这区区几个公里的距离,一般人的话别说要爬过高风险的山峰,就骊山深谷的森林里的猛兽都已经够普通人喝一壶了。

而且对普通人来说骊山上的环境恶劣,即使是专业的爬山队伍,要在骊山腹地寻找某个指定的地点可不容易,一不小心,可是会出人命的,比如,不小心从山顶掉下去。

另外,我不知道的是廖老板提供的神秘瀑布地点是不存在于度娘地图上、甚至是谷歌地图的上的!

也就是说不论是瀑布还是传送阵的隐藏处的地点,除了古修者或者修真门派之外,普通人甚至中国政府都不知道的存在。

迷之音:小说都写出来了,秘密地点已经不成秘密,有本事的话请自己探险去把这个地点找出来。

由于廖老板醍醐灌顶去这个瀑布的路径比较抽象,等到我飞跃到大约地点的范围内,我不得不放慢速度,登陆在地上,在大约地点的半径内徒步巡回,小心翼翼地注意周围的环境。

也因为这样我才发现,环境优美的骊山隐藏了不少药材,还有一些果实。我在寻找瀑布的过程收集了一些松果、灵芝、人参、当归、香菇等等,虽然这些物资因为灵气稀薄的关系变得只是普通药材,不过也总算是我的收获你说是不是?

我的巡回一直继续到下午四点左右,才终于找到了廖老板说的瀑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