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二十三章节:再遇廖老板

为何养父会在当天化日之下被绑架?我就不明白了,毕竟现在我与养父已经算是流浪街头的赤贫人士,即使绑架了也不会获得赎金。

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养父竟然是在萧美玉的操作下被绑架到外坡的黑煤矿那边做苦工!而且等到我找到养父的时候,他已经因为恶劣的工作环境而患上了矽肺病。

由于刚才被人潮挡着去路,我失去绑架我养父的大房车的踪影。所以我挤出人潮之后,便向着刚才大房车远去的方向施展轻功,疯狂地疾行。

结果自然不用说了,我的努力注定没有结果,我疾速流窜了几条街,直到体力耗尽才才不得不停下,始终是寻找不到那辆大房车的踪影。

“爸!!!!!!!!!!”

我又向天空呐喊了一下,吓得路人都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我纷纷议论。

“呜呼~~~”

我开始哭了,我意识到,我现在是孤儿,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流浪的秦诗”。

我并非没想过要报公安,不过想到之前派出所的蔡警官以及对我们进行驱逐的两位公安的所作所为已经令我们感到心寒。

对我来说公安已经变得不可信任,去求公安的话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也幸亏我做出了不去派出所报案的决定,因为日后我才知道,原来萧美玉也在派出所安排了后招,一大堆陷阱等着我陷进去!

既然养父被绑架,我又失去了绑匪的大房车的踪影,不得不回到桥洞等待消息。

我的预想是绑匪可能会联络我向我索讨赎金,我相信绑匪一定有调查到我与养父目前是住在桥洞中,我又没有手机,绑匪要索讨赎金只能去桥洞那边找我。

我压根儿没有想到这次的绑架案的根本目地就是拆散我们,绑匪已经不会再联系我了。

我伤心流泪地踏步向桥洞的方向走去,一小时后,我终于回到公园区的桥洞,而眼前发生的事情令我转泣为怒。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队十二人的施工队伍趁我们外出的时候在桥洞中施工,不但把我整理整齐的旧报纸以及纸箱都清理了,还在桥洞中的高台上铺满了水泥锥!水泥锥的坚硬和密集程度,不亚于在战争片中看到的竹签阵。

这根本是变相的赶尽杀绝!!!施工队伍这么一搞,我便无法继续蜗居在桥洞,得另外寻找新的蜗居处!

“你们在做什么???”我怒吼地叫喊。

施工队伍的成员听闻,都暂时停下手上的工作。其中一个领头的工头走了出来,爬上小坡来到我的面前。

工头开口劈头就问道:“桥洞中的垃圾是不是你的?”

“那是纸皮与旧报纸,我整理到很整齐的!”

“这个也不行,桥洞本来不可以堆积这些东西,会给市观带来影响。”

“这就算了!问你,为何要在桥下盖水泥锥?你们这样盖我今晚要睡哪里???”

“这不管我的事情,小妹妹你走远一点,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别打扰我们做工。”

“你!!!”我不禁气绝。

工头直接走下坡,回到桥洞呼叫大家继续做工。

我看着这群施工队伍,紧咬牙根,满脸泪水,恨恨地离开公园,我得在天黑前寻找到新的蜗居点。

等我离开公园的桥洞之后十五分钟,丁易便骑着脚踏车出现在公园的桥洞,他是接到朋友的情报说看到我与养父昨天住在这座桥下面的桥洞,才焦急地冲来这里。

只是当丁易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了现场,才发现这队施工队伍在桥下安装大量的水泥锥,意识到我与养父又再次遭到恶意驱逐了。

“秦诗!!!!!!!!!!”

丁易那红肿的眼眸盈满了泪水,放声对天呐喊。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五天,网络世界的另一端,群号为62863256,群名为“古墓丽影爱好者”的XICQ群里…

笨蛋小姐:“呐,听说了吗?骊山那边出现了黑少女。”
小小:“什么黑少女?”
笨蛋小姐:“你有看过日本的恐怖片咒怨十周年纪念版吗?”
小小:“你是指咒怨之白老妇与黑少女吧?那个恐怖片很吓人的说!”
笨蛋小姐:“就是那个黑少女!在骊山那边出现了!”
小小:“什么???”
Ken:“不是吧???”
小孩:“有没有照片?”
相逗论:“这个黑少女的样子是怎样的?”
美兽:“愚蠢!你们这是妖言惑眾!怎么都在搞封建迷信???”

结果群里爆发一场争执,文字流充斥整条频道,一分钟后…

Rainbow:“大家请稍停,这里有优酷视频链接,是骊山当地居民放上来的闭路电视短片!”
Rainbow:[视频链接]
好吧:“我靠!还真的有黑少女!”
小小:“好恐怖!”
笨蛋小姐:“现在有图有真相了吧?”
美兽:“…”
物理公主:“呃…我怎样看这个黑少女好像就是那个古装女。”
相逗论:“物理公主,你来了?现在那个地下古墓怎样了?”
小小:“我的妈呀!注意一看还真的是古装女!!!为什么她会变成黑少女?”
物理公主:“还真是引起我的兴趣,是什么原因导致古装女的全身充斥了暗黑的负能量?”
美兽:“物理公主,这一次上线你们又有什么活动?”
物理公主:“这次我上线要通知大家今晚地下古墓有开聚餐会,传送门已经开启,你们到时候来。”
Rainbow:“哇噻!”
美兽:“物理公主你们疯了啊?竟然在地下古墓开聚餐会???地下古墓可是国家级文物!!!”
物理公主:“是罗拉大姐头的主意,建文帝与风梦秋现在帮忙布置着。另外,古外星人留下的设备已经拖回麻吉魔法学院那边准备进一步深入研究。”

XICQ群里的对话到此为止…

XICQ群里他们谈论的黑少女是什么回事?原来这五天来我根本找不到可以蜗居的地方,不论是桥洞、公共长椅、早市、饮食中心还是废置房屋,都容不下我。

其他地方的桥洞也一夜之间铺满了水泥锥,骊山的公共长椅一夜之间都安装了防止流浪汉睡觉的金属扶栏,整个区域的废置房屋的前后门口竟然都安装了崭新的铁花篱栅。

这还不算,报馆被市政府劝告注重资源回收,饮食中心与早市都挂满了劝告别浪费食物以及别把银币留在桌上的标语布条,公共厕所晚间还进行了制水机制。

这样一来,我完全没有办法获得食物,也无法获得银币,索讨旧报纸与纸箱被告知需要付费,晚上在公共厕所没有自来水可以洗澡。

不止如此,我这身衣物肮脏不堪,破破烂烂,全身臭不可聞,连乳罩也开始发黑了。雪上加霜的是我最近处于生理期,由于得不到卫生棉的供应,经血都把我的裤子给染红了。

幸好裤子本来都肮脏到认不出原来的颜色了,所以血迹看起来并不明显。

我这五天来都是依靠第一天流落街头获得的馒头充饥而生存到现在,现在馒头所剩无几。

由于担心绑架我养父的绑匪联系不到我,我并没有离开骊山,白天在骊山的整个城镇流窜,晚上随便睡在大型垃圾桶旁边避风。虽然有时候晚上有流氓企图伤害我,都被我用青锋剑打跑了。

白天在城镇流窜的时候,由于心情沉重,双眼死气沉沉,漫步如行尸走肉。再加上成为神选者之后精神力逐渐强大,我又负面情绪充斥满怀,全身散发了萧杀的鬼气,精神力竟然影响了豪华住宅区的闭路电视!

每当我经过闭路电视镜头照射的范围内,受到我的精神力的影响,闭路电视的画面像是受到无线电干扰般地扭曲起来,画面中的我被浓厚的阴气全身包围,并像鬼魅般的漫步,像极了日本恐怖片《咒怨十周年纪念》的黑少女,这才造就了XICQ群里的这茬都市传说。

不止如此,时运低的当地居民看到我的时候,也因为受到我的精神力的影响…

“啊!!!鬼呀!!!”

“我的妈呀!!!白天竟然有鬼!!!”

“咿!!!女鬼出没!!!”

“妈!!!有鬼啊!!!”

没错!这些居民都变成看到了黑少女,吓得哭爹喊娘、落荒而逃。小孩子看了也吓得当晚生大病,造成整个区域一时人心惶惶,满城风雨。

不过还是老样子,造成这一切“灾害”的罪魁祸首的我对这一切一无所觉。

就在现在,当我还在毫无知觉地流窜着的时候,眼界里终于难得浮现一条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由于精神力得到磨练,精神力的强度达到触发隐藏任务要求,请在前面的一百公尺处触发此任务。

我死气沉沉的的眼神这才露出一丝神采。

太讽刺了,心情沉重、一无所觉、无视四周环境的那种精神状态竟然是一种精神磨练?神选者系统到底是根据什么准则来判断的?

不过说真的,系统提示来得真是及时,是时候结束这个一成不变的情形,要不然我会一直行尸走肉下去。

我连忙运起轻功,忍耐着饥饿的肚子,向着眼界中的系统箭头的指向冲去。

很快我便来到了一处公园,这片公园现在只有一个人,是一个身着唐装的中年男人,他在树下等着。

而这个人就是废铁回收场的廖老板—廖如神先生!

“秦诗小妹妹,你总算来了。”

总算看到了熟悉的同行,我用“同行”一词是因为廖老板也是神选者。

想起这五天来所受的人间冷暖,我不禁满怀委曲,鼻子一酸,难过得放声嚎哭。

“廖老板…呜呼!!!!!!”

廖老板像是预见到将会发生这一幕似,并没有被我的表现吓到。

“小妹妹别哭了。来吧,请坐。”廖老板伸手向树下旁的长椅一虚,柔声地道。

自然,这张长椅也安装了防止流浪汉睡觉的金属扶栏。

我虽然还在哭泣,却也点头依言,来到长椅前坐下。廖老板也同样坐了下来,豪丝不在意我身上的异味。

“这几天你受苦了,你的养父被绑架了吧?”

我听闻,不断点头,哭得更厉害了。

“不过你不用再等下去了,我施法预测过了,绑匪不会再联系你,他们绑架你的养父只是为了要拆散你们两父女。”

我听到这里,顿时停止了哭泣,红肿的眼眸露出浓厚的杀气。

我语气冰冷地问道:“廖老板,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绑匪们的幕后老板是谁?我爸现在身在何处?”

廖老板摇头两下,叹气地道:“唉,由于预测术的局限性,我无法知道绑匪的幕后黑手是谁,也无法知道目前你的养父在那里。不过预测术显示,只要你变强了,你才能拯救你的养父。”

这…这等于现在的我什么都不能做!我的眼眸顿时再次盈满了泪水。

廖老板这时翻手一变,手掌上出现一个小麻袋,然后向我递来。

“小妹妹,这个小麻袋是低容量的空间袋,是修真界的低级装配,里面有一百个馒头以及几套衣服,还请你收下。”

我眼汪汪地看着廖老板,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空间袋,却没有接下廖老板的空间袋。

廖老板见状,他叹了一口气,道:“收下吧,小妹妹。我料不到幕后黑手是谁,不过我知道你在骊山区已经没有容身之地。简单的说,在幕后黑手的操作下,整座城镇正在排斥你,你继续呆在市区绝对无法获得任何生活物资甚至是一张旧报纸,所以这个空间袋只是我的一点小意思。”

他停了一停,才继续道:“而且我看得出你的精神力已经到达了激活传送阵的强度,所以你是时候进入下一步了,你不得不离开这座城镇。”

传送阵?这与系统提示说的隐藏任务有什么关系?

不过廖老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再不接下廖老板的空间袋就显然不近人情了。

“谢谢廖老板。”

我乖巧地接过了廖老板的空间袋,便一翻手丢进我的系统空间。

“很好,小妹妹,接下来你得详细的听清楚你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以及你要做的事情。”

我听闻,便直了腰,认真地等待廖老板的下文。

“某个古老的传说指出,目前的骊山除了已经被国家考古家发现的秦始皇陵墓的遗迹之外,秦始皇还活着的时候,又在骊山的附近起了一座更加隐秘的地下古墓,而这个地下古墓到如今都没有被发现。”

更加隐秘的地下古墓?难道现在骊山的秦始皇时代的遗迹比如兵马桶群只是为了掩护这座地下古墓?

“虽然到现在我国政府还没有寻找到这座地下古墓,不过根据从来没有上报国家的古羊皮的文献纪录了如何通过传送阵进入这座地下古墓的步骤。”

还未上报国家的古代文物呢!这未免太都市传奇了吧?不过吐糟归吐糟,我觉得接下来的才是重点。

“小妹妹,我要对你施展一记醍醐灌顶之术,直接对你灌输如何进入这座地下古墓以及如何离开这座地下古墓的步骤。还请小妹妹闭上眼睛。”

我依言闭上双眼,廖老板便单指虚空画符,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便在我的额上一点。

突然间我的脑海灵光一闪,大量的信息涌入我的脑海中。

骊山上面森林中的瀑布…瀑布不远处被大量植被覆盖的山洞…山洞中的排法有序的石头阵就是传送阵…然后就是地底建筑物的古代复杂通道,呈迷宫式设计,还有不少秦朝时代的僵尸…

什么?秦朝时代的僵尸???

仿佛是为了回答我心中的疑问,廖老板的声音传来:“没错,是僵尸。你已经等级九,距离等级十已经是临门一脚,你的任务就是打怪升级直到等级十。”

信息灌输还在继续…

迷宫的设计不复杂,再笨的人多花一点时间乱闯还是可以通过…三道死亡陷阱,毒箭阵、巨斧阵、流沙阵…迷宫深处的最后地点是地下大堂,尾端的传送阵就是离开地下古墓的出口。

信息灌输到此结束。

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睛,我才发现廖老板已经不告而别,长椅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廖老板的传音便来了。

“去吧,秦诗小妹妹,完成你的试炼,早日获得穿越到修真世界的来回通行证。”

语毕,便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廖老板,穿越到修真世界是什么一回事?”我观望周围四处,并放声询问,想寻找廖老板的身影,我有太多疑问要问了。

可惜除了风声以及远处街道上的汽车声之外,再也没有听到廖老板的任何回应。

不一会儿,我的眼界便浮现了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隐藏任务开启,清理地下古墓的僵尸群直至等级10。

看到这里,我便意识到廖老板已经离开公园。于是,我对着前方鞠躬了一下:“谢廖老板指点。”

然后我这才施展轻功飞跃离开,向着未知的命运奔去…

十五分钟后,丁易骑着脚踏车驶过这片公园。

“秦诗!!!!!!秦诗!!!!!!”

丁易这五天来消瘦很多,眼窝有很深的黑眼圈,显然睡眠不足。

如果丁易可以早十五分钟前经过这里的话,肯定会遇到我,我一定会跟着丁易回他的家再也不会离开。

可惜命运弄人,丁易还是与我差肩而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