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二十二章节:失去养父

“铃~~~!”由于时间到了,闹钟便响起来。

桥洞中的两堆“旧报纸堆”因为这响亮的铃声而动荡起来,然后其中一堆“旧报纸堆”突然间穿出一条女性的手臂,复把“旧报纸堆”旁边的闹钟按停下来。

两堆“旧报纸堆”是什么回事?原来昨晚考虑到晚上睡眠会被蚊子袭击叮咬,以及为了避免半夜着凉,所以才收集大量旧报纸当做我们的被单。

就效果而言,旧报纸还真的不错,很保温,蚊子的口器也无法穿越报纸而叮咬我们,虽然就舒适度而言并非想象中的理想。

那条女性的手臂自然就是我的手臂,而闹钟是我两天前在集市买的五人民币的拨链式闹钟,也是我唯一的非神选者商城物品的个人财产。

现在已经是早晨六点,所以闹钟便响起来。

我从旧报纸堆坐了起来,盖在我身上的旧报纸也滑向旁边。养父这时也从旧报纸坐起来了,神情迷糊,看样子睡眠不足。

我趁养父还没清醒过来之前,偷偷地把闹钟收回到系统空间。

“爸,早上了,别睡了。”

“哦~”

我把旧报纸折好放在旁边,养父这时也完全清醒过来,也开始收拾旧报纸。

我看了看天色,大桥上的天空有点鱼白,再多半小时太阳就会出来。只见不少当地的居民都来公园散步,大桥两端的市镇仿佛像是活过来那样,很多小贩开始摆档忙碌起来。流川不息的汽车的车灯点缀了整条街道。

“爸,冲凉后我们去找吃。”

“哦~”

公共厕所的设计一般上都有区分男女,所以养父拿着旧浴巾走进男厕所,我者走进女厕所。

自然,公共厕所一般上没有热水机,所以水管流出来的自来水是非常地寒冷。不过现在我们是流落街头,热水什么的都是奢侈品,有自来水冲凉就算好了。

幸好我是神选者,身体变得比以前强大,还可以忍受这寒冷刺骨的自来水。不过我知道养父可能起初可以忍受冷水,不过久而久之健康一定会出问题,所以我决定怎样都要弄来大量的人民币以便改善我们的处境。

由于牙刷欠奉,我也只是随便漱口,口臭什么的对流落街头的我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了。自然,如果有条件,我怎样都会购买牙膏与牙刷。

等我冲凉漱口好了之后,我便走出公共厕所。这同时,我的养父也冲好凉了。

自然,我们没有可替换的衣物,经过一天之后身上的衣服都肮脏了,还发出淡淡的异味,我得想办法获取金钱来给我们两父女购买衣服。

目前最好的金钱来源就是附近的中级饮食中心,由于食客们嫌银币会令钱包沉重,一般上都会把银币留在桌上,我的目标就是这些银币。

俗语说积少成多,一个早上应该可以拾得十多元人民币。

“爸,我们去找吃吧。”

“嗯,走吧。”

我与养父再次确认桥洞中的旧报纸与纸箱都收拾好,这才向附近的饮食中心走去。

虽然这座饮食中心的规模在这个区域算是中等而已,但里面有二十多个熟食档口,食品种类繁多,很多附近的居民每天早上都会来这里吃早餐。

我与养父到达了饮食中心之后,发现此刻饮食中心已经满座、人山人海。

我们的目标并非在这座饮食中心消费,而是等着食客吃不完的食物,所以满座不满座的我们并不在乎。

我们站在饮食中心的篱笆外注视着里面的食客们,我看到其中一位食客吃着油条,喝着豆浆。由于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地吃东西,我不禁双眼放光,垂涎三尺,我饥饿的肚子也情不自禁地“打鼓”起来。

养父虽然自己也肚子饿了,不过当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不禁神情落寞,觉得自己好没用,害我跟着他上餐不续下餐。

这时我看到距离饮食中心入口不远处有一位食客结束饮食,站起来离开了,桌上还留着一个馒头闪闪发亮着。

“爸,看到了吗?有剩下的馒头!我过去拿。”

“呃…”

不等养父反应,我快速踏步走过去,直接走进饮食中心范围内来到刚才食客离开的座位,把食客剩下的馒头拾走。

本来要走过来收拾餐具的饮食中心工作人员看见我的行为,不禁呆了一下,不过也没有阻止我的行动。

其他的食客虽然没有站起来阻止我的行动,不过都看着我纷纷议论,指指点点,以看着稀有生物般的眼光看着我。

这很自然,对这些食客来说老年人的乞丐看多了,就是从来没有看过两父女为组合的乞丐,还真是前所未有。

如果给其他的神选者看到我这个样子的话,一定会闻者难过,见者落泪,一个能耐强大的神选者竟然可以混得当乞丐,还是妙龄的女乞丐!

不过我不理会其他人怎样想,我认为既然都流落街头了,为了养父的温饱,脸皮厚一点都无所谓了。

我获取了馒头,刚要走回养父那边,突然间又看到另一个食客也结束了饮食,桌上也留下了一根油条以及一些银币。于是,我又走过去把油条与银币收起来。

在这整个三十分钟的过程,我在饮食中心来回穿插,最终获得了足以让我与养父吃整天的食物份量,也同时获得了十五元人民币的银币,今天的任务宣告完成。

“爸,我们走,去那边吃。”

“嗯。”

我与养父便来到不远处的长椅坐下,对着“战利品”大快剁耳起来。

“不错!不错!还有小笼包与烧饼。”养父边吃边感叹。

“分量还有很多,可以吃到晚上。”我点算了一下,便高兴的道。

“嗯,吃饱后我们去找工作。”

“爸,你想到要找什么工作?”

养父想了一下,才回答:“我除了农务之外,只会干体力活,我试试看找建筑工地或者运输货物的工作。你呢?”

“我先找一下洗碗的工作,洗衣服的,打扫卫生的都可以,只要有工作。”

“幸苦你了,是我没有用,害到你跟着我受苦。”养父一遍咬着馒头,脸色暗淡地道。

“爸,别说了,在这个大环境我们也是没办法的。你放心,我的生命力像小强那样打不死,我绝对不会饿死的。”

“唉…”

虽然我向养父保证自己的生存能力像蟑螂那样强大,可是养父依然唉声叹气。

我知道这一时间我无法改变养父的想法,所以我不再说什么,我暗暗决定必须以行动证明给养父看我的生存能力。

吃完早餐之后,我对养父说先把剩下的食物放回桥洞,然后才一起去找工作,要养父在这里等我。

养父同意了,我便假意离开一会儿,来到养父看不到的不远处,这才把食物丢进自己的系统空间。因为我知道如果把食物放在桥洞,野狗很快就来偷吃了。

我在不远处故意等了两分钟,才走出来回到养父的身边。

“小诗,这么快就放好了?”养父惊奇地看着我问道。

“是的,已经收好,野狗也不会发现的地方。”

“那好吧,走,我们去找工作。”养父不做多想,相信了我的解释。

“好的,爸。”

我与养父这才向市区走去,踏上寻找工作的征途。

当我们走了十分钟,来到了巴士总站。巴士总站的人口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很多游客上下巴士,不少巴士驾进总站,也有不少巴士离开总站。

不只如此,四周的空气布满了灰尘,都是巴士的排烟管贡献的结果。

养父看了看四周,心里有了计算。

“小诗,我向这边开始找工,那边不少运输公司,还有工地。”

我看着养父指着的方向,这才看到一公里处有一座正在起着的未完成大厦,的确是工地。

我又看了看四周,同样也有了计算。

“爸,我就对这个方向走去,应该可以找到洗碗的工作。”

原来我观察到另一个方向有不少餐馆,应该会有洗碗的工作。

“好吧,两小时后这里集合,可以吗?”养父指定两小时后在这座车站集合。

“可以,那我们开始吧。”

“希望可以找到工作。”

“一定会的。”

我与养父这就原地解散,都向着不同的方向踏步走去。不幸的是我还不知道,这也是我最后一天看到养父…

我沿着街道走去,走进每一家餐馆询问工作,不过不幸的是都被人赶出来了。

“滚远一点,本店不欢迎乞丐。”

“我是来问工作的!”

“请你穿整齐一点才来,现在给我滚!”

我不死心,又询问别家餐馆…

“哈!看你的年纪应该还在上学吧,你一定是离家出走的。你走吧,这里不请童工。”

这间店的女老板以鄙夷的眼光看着我下了逐客令。

我又询问另一家餐馆…

“哪来的野孩子?去找回你老母,别来这里胡闹!”

接下来的时间,我一共询问了二十多家餐馆,竟然没有一家愿意请我做工!

我沮丧地往回头走,心想这个世界太残酷了,生存危机可以预见,心里顿时一片沉重。

“东莞直通车!东莞XX酒楼需要聘请年轻少女,无需经验,没有年龄限制,月入一万!!!”某个路边摆档的小白大声喧哗。

不过由于我心情沉重、心不在焉,刚才的喧哗我根本听不到,就这样从这个可疑的招募档口经过,不做停留。

等我走远后,这位可疑的小白这才拿出对讲机说道:“呼叫鲨鱼,呼叫鲨鱼,通知萧千金说目标不上钩。重复,目标不上钩。”

我走了一段距离,又多一段可疑的喧哗声:“东莞直通车,东莞XX按摩院需要聘请年轻少女,无需经验,没有年龄限制,月入两万!!!”

我再次心不在焉地从这第二个可疑的招募档口经过,完全没有听到刚才的喧哗。

“有没有搞错?这样都行?到底这小妹妹有多么心不在焉呢?”等我走远后,这第二位小白破口吐糟。

不论如何,报告还是必须发送出去。他拿起了对讲机报告:“呼叫鲨鱼,呼叫鲨鱼,目标还是不上钩。”

对讲机传来答复:“收到,收到,你们可以撤退了,执行B计划。结束。”

我又走了一段距离,突然间我的去路出现了十个可疑的混混,身上发出的杀气弄得我一阵激灵,我不由自主地从系统空间取出了青峰剑握在手中,我这才看向眼前的十个混混。

这十个不知从哪里滚出来的混混个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造型各异。衣服都是五花八门,根本不像正经人士穿的样式,脸上都纹了奇奇怪怪的图案。

不只如此,每一个人都手握凶器,有的是大把手,有的是木棍,有的是铁锤,每一样凶器对普通人来说都是大杀器。

其他的路人看到这样的大阵容,都吓得远远落荒而逃,怕被这群混混波及。

只是,这些人在我的眼中都是蝼蚁,根本不够看,所以我露出了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这十个混混。

而这群混混看到我的手中突然间多了一把青峰剑,都吓了一跳,明明刚才我两手空空。

不过带头的混混认为我绝对不敢用手中的青峰剑砍人,因为这绝对会给自己带来死刑。于是这位带头的混混一边把玩着铁棍一边牛气冲天地道:“小妹妹,别以为…”

不等这位带头的混混说完,突然间剑光一闪,接着数不清的破空剑音,然后才发现我已经不在他的面前了。

“诶?小妹妹跑去哪里了?”

混混们左右观望,这才发现我已经越过他们在他们的后方了。我潇洒地把玩了一下青峰剑,然后把青峰剑收回到系统空间。

在混混们的眼中,我像是变魔术般地将青峰剑弄消失了。

我看着混混们,哼了一下。

混混们被我的举动激怒了,本想开始展开攻击。突然间他们都纷纷发现,手上的凶器都像生鱼片般地断成几段!

不止如此,身上的衣服竟然变成碎片,碎片从他们的身上纷纷落下,全身只剩下内裤是完整的!这等于说十个混混都变成了十个裸露男。

“哇靠!!!”

“这需要多强的剑技呢???”

“闪人!即刻逃离!我们打不过这个小妹妹!”

等这十个混混又羞又怒地落荒而逃之后,我又继续心情沉重,心不在焉地踏步走路,向巴士总站的方向走去。

过了十五分钟,我终于回到了人满为患的巴士总站,在想着要如何对养父说明我找工作不成的理由的时候,突然间养父的求助声传来!

“小诗!救命啊!”

虽然环境糟吵,不过我还是听到了,我连忙向声音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就不得了,只见一辆黑色的大房车从我的对面马路风驰电制地驶过,养父企图从后面车窗爬出来逃生,而车内有一位混混使劲捉住养父避免养父成功逃离!

一看就知道,养父被绑架了!!!

我不禁吓得魂飞魄散:“爸!!!!!!”

我连忙施展轻功想要追逐那辆黑色的大房车,哪里知道这时候我的去路被一大群路人挡着去路,人潮像洪水般的把我挤向后面,动弹不得。

“让开!让开!我爸被绑架啦!!!”

等到我从人潮中挤出来之后,那辆大房车已经不见踪影。

“爸!!!!!!!!!!”

绝望的叫喊声,穿越云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