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二十一章节:流落街头

由于一大清早直接被学校宣布停学,并被驱逐出学校,我带着深重的心情向丁易家的方向徒步走去。

我脑袋一片空白,不止在伤心着我与丁易的未来,还在伤心不知道要如何对养父说出我被停学的事情。

我眼睛虽然看着前面,但却没有焦点,看起来形同行尸走肉,失魂地在街道上行走。一路上,我拌倒了七个路边的垃圾桶、六个菜市的蔬菜集装箱、五辆停泊的脚踏车、四辆停泊的摩托车以及三座熟食档的大型太阳伞。

不止如此,当我心不在焉地越过马路的时候,一辆皮卡车为了闪避我,竟然撞进街边的某家商店内!幸运的是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他妈的过马路不看车啊!!!”皮卡车司机一边怒吼一边跳下车想拉着我赔偿,但却被商店的老板拉着不放。

“你这逗比怎样驾车的?竟然冲进我的店,快赔偿来!!!”

“放手,是那个小娃子害我撞进你的店来,我要找她理论!!!”

“别找借口逃脱!看拳!”

结果皮卡车司机与商店的老板竟然打架起来。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对这些毫无知觉,只是顾着失魂地向前步行,最后就这样脱离现场了!

由此可见,被学校直接退学的事情给我的打击是如此的巨大,导致我连周边发生的事情都视而不见。

最后,当我最终徒步到丁易家门口的时候,眼前发生的一幕令我一阵激灵,然后清醒过来。

原来丁易家门口停着一辆警车,两位公安与丁易的父亲起了争执,周边站满了附近的乡亲父老们。

不只如此,养父全身瘀伤地坐在屋外空地,看样子是被人打了,而丁易的母亲者拿着铁打药帮忙养父治疗伤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我的养父被打?公安们为何与丁易的父亲起了争执?

我心里不禁震怒,不过我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必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于是,我忍住激怒,然后向前踏进几步,便听清楚了公安们与丁易父亲他们的对话。

“丁先生,你旁边的那位没有暂住证,他必须即刻离开你的家。”公安甲首先开声。

“不行啊,同志,秦伯他在本地的住家已经被摧毁了,如果再驱逐的话他们就要风餐饮露了。”丁易的父亲首先反驳。

“就是!就是!而且现在的问题是不久前有几个流氓跑进我的家拖着秦伯出来群殴一顿,然后威胁我们不准收留秦伯他们。同志们,你们应该捉拿那些捣乱我们家安宁的流氓啊。”丁易的母亲也站起来抗议。

“问题是你们家有没有财物损失?流氓们有没有砸你们家任何东西?有没有?”公安甲问道。

“呃…没有。”丁易的父母只能老实回答。

“这就对了,现在被打的是这位秦伯,又不是你们被打,所以你们无法立案。”公安甲才说完,公安乙接着开口:“然后,你刚刚说秦伯他是本地人?有什么证据?他的户籍本呢?”

“他的户籍本毁了,正等待补发。”丁易的父亲扭着手掌,小心地回答。

“这样说秦伯没有户籍本,又没有暂住证,无法证明他就是本地人…”

然后公安乙欺负丁易的父亲不懂法律,随便胡编了一些法律条款,最后才道:“丁先生,我们得限令你明天之前必须驱逐身份不明人士离开,如果你不听劝告继续窝藏没有暂住证的身分不明人士,我们不得不对你开罚单了。”

他停了一停,才继续道:“罚款十万人民币呢!你要怎样做?”说完,便拿出了罚票簿,一边轻拍罚票簿一边盯着丁易的父亲。

我忍不住了,火大地走出来,怒吼:“你们别欺人太甚!”

两位公安听闻,便刷一下盯着我,不过我感觉到他们的眼眸闪了一下。

公安甲首先开口道:“你一定是秦诗小妹妹了,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我们只是公事公办,谈不上欺人太甚。”

公安乙接着道:“秦诗小妹妹,由于我们本地这里的数据库没有你们的户籍资料,你又没有暂住证,所以你们必须在限期内离开骊山,否者我们就会直接执法对付你们,别怪我们没有告诉你这些。”

“你!!!”我不禁怒气冲冠,气得握紧双拳。

“小诗!别冲动!”养父这时焦急地大喊。

“爸!”

“丁伯,我决定了,我们离开,否则只会给丁家带来麻烦。”养父阻止我之后,再看向丁易的父亲沉声道。

“我不同意!秦伯,你们身无分文,难道你们要流浪街头,风餐饮露?”丁易的父亲脸色铁青地看着养父道。

不过这时公安甲又落井下石,看着养父轻松地道:“这样才对嘛,只要你离开了,流氓就不会冲进丁先生的家,我也不用对丁先生开罚票了。”

公安乙也接着道:“就是就是,秦伯能这样想还真是皆大欢喜,事情圆满落幕。”

养父听闻,神情更加默落。而丁易的父亲者看着两位公安怒目而瞪,怒吼:“同志,你们还有没有良心?竟然如此无情?”

两位公安几乎激怒了,不过仿佛被上头交待了什么东西的似,他们竟然忍了下来,公安甲便对丁易的父亲沉声道:“丁伯,你先顾好自己的事情,你再坚持下去的话,小心我再开多一张罚票控告你阻扰公安办公。”

“你们!!!”

丁易的母亲看着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正在不知所措中。而邻居们都在目目相觑,纷纷议论。

我忍着满怀的怒火,从人群中走出来到养父面前,把养父扶起来。

养父沉声地道:“丁伯,谢谢你,我无以为报,我们走了。”

说完,便对我道:“小诗,我们走吧。”

“秦伯!!!”丁易的父亲与母亲齐声一叫。

这个时候,有一位不知名妇女的声音传过来:“等一下!!!”

于是全场人连同两位公安都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原来出声的是某位附近的邻居。

“秦诗小妹,离开前先把校服还给我,那是我女儿的校服。”

全场人听闻,都呆了一下。是啊!我差一点就忘了这一茬,是丁易帮我向邻居借了校服,现在还穿在我身上。

于是…

五分钟后,我在丁易家中把校服换下之后,便把校服还给校服主人的母亲。然后在两位公安的监督下,我与养父踏上了辛酸的流浪之旅。

等我们走远之后,邻居也散去了,公安乙便对丁易的父亲道:“好了,我们也该走了,我们会天天来检查以便确保身份不明人士不会去而复返。”

“你们!!!”丁易的父亲睚眦欲裂地看着两位公安。

两位公安也懒得理会丁易的父亲的想法,都上了警车绝尘离去。

“我怎样都觉得事情非常地不对劲,先是秦伯的农田被暴力征地,然后屋子也被推。现在又是流氓又是公安的,这根本是针对秦家的赶尽杀绝!”丁易的父亲双拳紧握,喃呢地道。

“老公,我在奇怪小诗为什么会早回来,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

丁易的父亲听丁易的母亲这么问,也不禁奇怪起来。

“是啊,小诗到底怎么了?不过现在也问不到小易,小易上课的时候手机是关机的。”

“老公,小诗被驱逐的事情不知道要怎样对小易说?我发觉小易是喜欢小诗的。”

“这真是两头大了,我不知道小易知道了这件事情会有什么反应?”

我与养父离开了丁易的家,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流窜。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上,我意识到了这一次我们真的流落街头了,终于可以理解了颠沛流离这句成语的意义。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有教导何谓颠沛流离,只是那时候我还不懂。

如今,现在我们的农田被暴力征地,失去了家园,成了失地农民。然后我又被学校开除了,变成失学学生。接下来在公安的驱逐下,我们甚至被逼离开可以暂时居住的居所,我们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流民,不折不扣的颠沛流离。

可以预见,我们的生存条件将会严重恶化,上餐不继下餐,晚上没有地方可睡,也要直接承受寒冷的夜风。由于身无分文,生病了没有钱看病。甚至死了之后也没有地可葬,因为坟地也要钱!

神选者又怎样?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神选者可以像我这样混得颠沛流离,流落街头!上天实在太不公平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前途茫茫,眼泪也情不自禁地流下来。

“小诗,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养父见我伤心流泪,不禁开口安慰。

不过我可以感觉到,就连养父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我明白养父只是不想让我觉得人生没有希望。

不过说真的,若我没有碰到迷之晶体成为神选者的话,一般普通人处于我这种环境,这种局面绝对是毁灭性的。我非常明白在中国里这种恶劣的生存条件,普通人绝对没有能力咸鱼翻生。

为了不让养父担心,我强行收起了伤心的心,抹去脸颊上的泪水,开始认真地思考今晚需要蜗居在那里。

想想一下,流浪人士到底是怎样选择蜗居点的?想到这里,我的眼界突然间浮现了系统提示。仿佛像是回应我心中所想,系统提示竟然举例了选择蜗居点的条件!

系统提示:在市镇中寻找可暂时藏身的地点条件如下

1)通风,可避风雨。
2)有掩蔽作用的障碍物,比如草丛,废墟,木板。
3)接近可洗澡、如厕、饮水的水源,比如公共厕所,河边,井边。
4)接近可补充体力的食物源,比如餐厅或者田野。
5)接近可获得紧急援助的地点,比如医院,派出所。
6)为防止猛兽或者水灾,藏身地点必须比地面高。

看到这里,我不禁感叹神选者系统的强大,竟然可以有条理地提供建议。

好吧!流落街头就流落街头,没什么大不了,就让我找找骊山这一区有哪个地方符合这些条件。

于是,我与养父花了半天的时间流窜了整个市政,经历了千辛万苦的历程,无视了所有路人的白眼与嘲笑。

最终,就在旁晚五点的时候,我们找到了符合系统提示所提的条件的蜗居点。

“呼!爸,就是这里了。”我抹去了额上的汗水,呼了一口气地道。由于酷热的气温,我全身的汗衫也被汗水弄湿了。

“嗯…看起来应该不错。”养父也热到打开了身上衣服的纽扣,露出了干巴巴的胸肌。

映入我眼眸的景色是河边的大桥,干净的河里有许多不知名的大鱼,靠近河边两岸有着散步用的走廊,以及整齐好看的草坡。

不止如此,大桥后方就是本地的河边公园,公园中有一间比较干净的公共厕所。

这里就是骊山区的某市镇中的公园,而我们要过夜的地方就是这座大桥下面的桥洞。

没错!就是桥洞!这个地方符合全部六个条件。

怎么说?首先,这条河非常干净,没有受到污染,可以捕捉河中的大鱼来吃。

自来水的话可以直接取自附近的公共厕所,也不会有人来管。这间公共厕所虽然没有洗澡间,不过厕所间有水管,晚上可以直接关在厕所开水管洗澡。

接下来就是公园外面有不少中级饮食中心,我与养父经过的时候,我注意到这座饮食中心的食物浪费率比较高,很多顾客都没有吃完所叫的熟食。也就是说我们只要脸皮厚一点,是可以横扫到不少剩饭,不用挨饿。

大桥的另一端的市镇虽然没有医院,却有派出所与医疗所,虽然这些公共资源并非免费。

最后就是大桥下的桥洞,由于大桥下有散步走廊,而且还有一公尺高的高台,不用担心蛇会爬上来,也不用担心淹水,而且还非常通风。

至于掩敝条件,由于桥洞非常干净,没有任何杂物,所以要掩敝的话得从别处弄来掩敝物,比如大铁桶,或者纸箱就可以解决。

自然,还要弄来更多旧报纸,是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当被当用的。

我与养父在桥洞下休息一会儿,便商量如何分工,我负责寻找纸箱,养父负责寻找旧报纸。任务分配完毕后,便兵分两路出发。

纸箱与旧报纸这类东西不难找,我是逐门访问各家杂货店收拾纸箱。我也顺便向住家区索讨了残旧的水瓢、用过的水瓶、破旧的浴巾以及用剩的肥皂,牙刷与牙膏者暂时欠奉。

我把收到的物资都丢进系统空间,方便携带,打算一会儿我提早回到桥洞趁养父还没回来之前把物资从系统空间放出来。

养父的任务难度比较低,他直接去附近报馆那边索讨,意外的是报馆大方地分了一些旧报纸给养父,没有任何为难。

两小时后,我与养父便再次在桥洞那边集合,我们便把纸箱旧报纸这些物资布置起来。很快地,我们的“家”便建设起来。

忙完了这一切之后,天色已暗,我与养父便坐在桥洞中看着河水发呆,无事可做。

我知道从上午我们被驱逐直到我们在桥洞为止,我们完全没有吃到饭。我也听到养父的肚子的鸣叫声。

于是,我便偷偷摸摸地把早上多讨的馒头从系统空间提出来。这是最后一个馒头,也是我们的最后一餐。

我也顺便花了十个神币在神选者商城购买了治疗外伤的药丹,准备给养父治疗上午被流氓围欧所受的外伤。

“爸,先吃馒头吧,吃过后就吃这颗药丸。”

“这个药丸是做什么的?”

“治疗外伤的。”

“你先吃馒头吧,我还没肚子饿。”

“不,爸,我知道你也肚子饿了。不如这样,一人一半好了。”

“好吧。”

我把馒头分了一半,连同药丹递给养父。

我与养父默默地吃着最后的馒头,由于半边馒头不是很大,不到一分钟我们便吃完。

养父也把药丹放进嘴里,我递过旧水瓶,里面装的是自来水。养父接过旧水瓶之后,便开始喝水吞药。

这时河边的蚊子多了起来,蚊子不断地飞过来骚扰我们企图吸血,弄得我们不断用双手拍打蚊子。我不禁感到庆幸我要养父去弄来旧报纸,否则今晚睡觉没有旧报纸盖着的话,不只会着凉,我们还会被蚊子叮咬满身而不用睡觉了。

养父一边拍打蚊子,突然间说道:“小诗,我打算明天找工作,既然失去了农田,我也不能耕种了。”

“嗯,爸,我也被学校停学了,所以我也得找工作了。”

“啊?为什么你会被停学?”

“学校说我欠学费很多。”

养父听闻,便不出声了,过了良久,养父才继续道:“唉,现在的社会样样都要钱,没钱万万不能啊。”

镜头一转,同一个时间,在骊山市镇的另一个角落…

虽然天色已暗,街道上的街灯、马路上的汽车车灯、建筑物亮着的灯光,虚幻地闪亮着。

从上空看下去的话,这些灯光给这片夜晚的城镇点缀得缤纷五彩,五光十色。

丁易骑着脚踏车在街道上狂奔,他一边焦急地呼唤着我的名字一边左右盼望着,企图寻找我的身影。

“秦诗!!!秦诗!!!”

原来当丁易放学的时候,他本想回到家的时候来安慰我关于被停学的事情,那里知道一回到家,却被告知我与养父被黑白两道强制驱逐。

这下子丁易吓得心脏都要停顿了,连忙骑着脚踏车冲出去,疯狂地穿插整座城镇,焦急地寻找我。

结果,花掉了整整七个小时的时间,我的身影沉石大海。

骊山的市镇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在没有情报的情况之下要在一个市镇寻找一个人是大海捞针的事情。

这时,丁易的口袋的手机响起来,丁易不得不停下脚踏车接电话,语带哽咽。

“老爸…还在找…还没有找到小诗他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