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二十章节:秦诗失学

未被公开的秦始皇陵墓?秦始皇陵墓的遗迹不是已经被中国政府机构挖掘完了吗?兵马桶之类的那些古物都不算吗?

不论如何,我虽然也是骊山的居民,但即使真的有尚未被发现的秦始皇陵墓遗迹,都与我无关,因为农民是无法从这些事物中获利的说。

为何这么说?我就没看过中国政府把秦始皇陵墓遗迹的入门票的部份收入分给骊山农民,也没有看到骊山农民被分得骊山国家公园的股权,可以说即使有新的古代遗迹被发现,所得利益都与农民无关。

另外,虽然我认为XICQ群里他们说的未被公开的秦始皇时代地下建筑物与我根本毫无关系,只是在命运的作弄下,在不久的将来,我还是涉及了这栋秦始皇时代的地下建筑物。不过,就现在来说还言之过早…

废话表过,言归正传。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都醒来了,由于丁易家的浴室只有一间,大家都得轮流刷牙、洗脸与洗澡。然后,我穿上了丁易借来的女装校服,虽然有点不合身,不过有得穿就不错了。

书包倒是个问题,尤其是学校课本,一会儿到了学校还得向校长解释失去学校课本的原因。

我们的早餐是一人一个馒头,我还向丁易家讨多一个馒头当作是我的午餐。

由于现在我与养父暂时住在丁易的家,这意味着丁易再也不用故意骑脚踏车来我的老家载我上学,等一会儿我就直接坐在丁易的脚踏车后座直接一起去上学就是,这可让丁易节省来回我老家的时间。

当我与丁易直接从他家出发去学校的时候,附近早市的令居见状,不禁感到吃惊,纷纷议论不己。这不怪他们,平时丁易从家里出发到我的老家的侍候都是单独一人,今早一出发便直接载着一位女孩子,自然会感到吃惊。

从丁易家直接出发到学校的距离只有五分钟车程,而且沿路都是市镇,放眼都可见到早上忙着开档做生意的熟食小贩,以及流川不息的行人。

不一会儿,我与丁易都到了学校门口旁边,不过就在我刚从脚踏车跳下来的时候,载着萧美玉的名牌汽车也同时从我身边经过,在学校正门口停了下来。

仆人下车后便走来另一边打开车门,萧美玉优雅地从车上走下来。

“早安啊,丁易。”萧美玉露出美丽的笑容,以优雅的口吻对丁易请安。

“早安。”丁易也回应了萧美玉的请安,不过语气中带着疏远之意。

萧美玉自然感觉到丁易的语气中的疏远之意,本来美丽的笑容顿时变得有点免强,眼神还露出失落之意,然后才看着站在丁易身旁的我。

不过萧美玉看着我的时候却不是刚才那种温柔的眼神了,萧美玉以一幅看着快要死去的人的不肖眼神瞪了我一眼。不等我用眼神反击,她竟然一言不发地走进校园。

自从我变成神选者之后,便不再害怕萧美玉,所以刚才萧美玉瞪我一下的时候,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呼!看样子你变成神选者之后,更加有自信了。呵呵,好事,好事。”丁易伸出手牵着我的手,低声地笑道。

我焉然一笑:“走吧,时间要到了。”

说完,我与丁易便手牵手走进校园。

一般上学校每个星期的第一天,都会有周会。对学生来说所谓周会就是全体师生都集合在礼堂,然后校长会报告上个星期来的重要事情,或宣布重要政策,同时也会对学生论功行赏。

而今天是有周会的,当铃声响起之后,我也随着同学们走向礼堂。

随着大家都到了礼堂,所有学生都按照班级排成一列一列。与一般学校的周会一样,一开始就是唱国歌,然后就是杨校长致词,接下来就是讲师上台报告上个星期发生的事情。

与平时一样,周会的内容令得很多学生都昏昏欲睡,幸好我现在精神得很,要不然我肯定会当场打瞌睡。

当周会将要进入尾声之际,讲师报告完毕之后,便邀请杨校长上台宣布重要事项。

等到杨校长再次上台之后,他便朗声开口:“各位同学们,还记得之前班级老师分发的通知书吗?关于市政府缩减义务教育开销的通知书。”

他停了一停,看了看全场的学生,再次开口询问:“同学们,是否还记得?”

全场同学这才如梦初醒,都朗声回答:“记得!”

事实上,当我听到杨校长开口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心里便咯噔了一下,不好的预感袭击了我的心头。

杨校长继续道:“由于市政府财政赤字严重,无法继续无限制的义务教育开销,于是市政府决定缩减各区学校的义务教育的开销。”

全场学生听闻,都开始纷纷议论。

“而且政策有所修改,在这个新政策之下,欠费比较多的同学将会当场被停学,而不是到年底才停学,这个政策即刻生效。”

此话一出,同学们都一阵哗然,之前同学们收到通知书的时候都已经人心惶惶,现在杨校长又通告政策的改变,同学们都变得更加不安。

“肃静!肃静!”讲师开口劝阻,同学们这才安静下来。

而我的心脏像是差一点停顿下来,我预感到,这一次我将会被停学!

果然,杨校长接过讲师的文档,他打开了文档,继续道:“咳!咳!以下是当场被开学的同学名单。”

他停了一停,再次遥望全场学生,停了十秒,才继续道:“只有一名学生,她就是xx年级xx班的秦诗同学,从现在起即刻停学。”

此话一出,全场学生竟然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我唷~”

“谢天谢地,不是我被停学。”

“幸好只有她一个人被停学。”

噩梦成真,我不禁感到一阵眩晕,差一点就要跌倒,不过就在我还没跌倒之前,有人扶住我不让我跌倒。我转头一看,是脸色铁青的丁易走出列队过来扶着我。

“小诗,你不要紧吧?”

我还没开口回答,丁易班的其他同学竟然开口:“嘿,丁易,不用理会她,她的事情与你无关。”

丁易听闻,转头对着刚才开口的同学低声怒吼:“住口,你少说两句不会死吗?”

丁易的班级的另一位同学这时插嘴:“丁易,既然秦诗站稳了,就快点入列,要不然老师会骂你的!”

丁易没有理会,然后便在我的耳边轻声问道:“还可以站得稳吗?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向校长求情的,请你相信我。”

我无力地点头,事实上我对其他同学的幸灾乐祸感到心寒,中国的教育系统出了问题了吗?为什么同学们可以变得那么自私无情?

不止没有同情心,还会落井下石。道德教育都去了那里?儒家思想都湮灭了吗?什么时候功利思想占了教育主流?

这时候,杨校长的声音传来:“还请秦诗同学出列,站来礼堂前面。”

我一阵激灵,连忙强逼自己振作起来。我伸手放在丁易的手掌上,轻声道:“已经可以了,谢谢你,丁易。”

丁易虽然还铁着脸色,不过还是点了头,便放开了我,然后归队到自己的班级。

我慢步地出列,站到杨校长的面前。

杨校长站在讲台上,居高地看着站在讲台下的我,他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才继续道:“对不起啊,秦诗同学,校方已经无能为力。还请秦诗同学明天把课本归还学校,如有损坏,还请赔偿,因为学校不够经费置购课本。”

我眼汪汪地看着杨校长,一言不发。

“至于你的退学手续,校方会自行帮你解决。不过你放心,只要有一天你可以偿还欠费,你就可以回来继续上课。好了,秦诗同学,你可以离开学校了。”

杨校长说完,便向旁边的讲师示意换人,然后看也不看我,便走下台。

讲师接手后,才道:“好了各位同学们,这一次的周会就此结束,散会。”

全场同学这才一哄而散,排着队鱼贯地离开礼堂,其中萧美玉为首的学生团体以胜利者的姿势离开,还故意大声讨论我被停学的事情。

不过,除了老师们必须是最后离开之外,还是有同学留下来。毫无意外地,是丁易留下来。

丁易走到我的身边,然后大声对他自己的班级老师发出请求:“老师,我要请假,我得护送秦诗同学回家。”

本来以为老师会批准,那里知道丁易的班级老师竟然拒绝:“不行,你给我回班上去,秦诗又不是残废人士,她有脚自己回家。”

我听闻,心里不禁下起雨来。

丁易继续抗议:“可是老师,秦诗同学心情不稳定,我怕她会出意外!”

“那不关你的事情,秦诗又不是你的亲戚,还有,学校不准谈恋爱,校方可不承认同学间的情侣关系,你给我滚回班上。”丁易的班级老师说完,便转身走开。

不过当丁易的班级老师走远后,他便低声喃呢:“对不起啊,丁易同学,老师我也身不由己。”
等老师们走远后,丁易不禁暴怒大跳,大吼:“这是什么世道?为什么老师们都突然间变得自私无情???这样的话都可以说出口???”

我看着丁易,一言不发,脸上早已布满了泪水。

这时两位学校保安人员走了过来,其中一位保安人员板着脸孔对着我道:“秦诗同学,请跟着我们走吧。”

丁易像是被蜜蜂刺了一下,大吼:“保安大叔!!!”

见到丁易的动作,我怕保安人员为难丁易,便伸手阻止丁易:“可以了,丁易,不要为难保安人员的工作,你先回班上吧。”

“可是你!”

“不要紧,我先回你的家。放心,我不会有事情的,我的青峰剑可不是装饰品。”

说完,我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免强地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丁易见状,只好放弃,他叹了一口气,才道:“好吧,路上请小心。”

“嗯。”

说完,我披着疲倦的身体跟着保安人员离开礼堂,丁易眼瞪瞪地看着我离开的身影,双拳不禁紧握。

“可恶!这一定有大阴谋!怎样看根本都是针对秦诗的大阴谋!”丁易迷着双眼,露出憎恨的眼光,低声喃呢。

事实上丁易的感觉是对的,因为在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中国政府在今年加大了全国农村地区的教育拨款,也策划逐渐取消同学们的杂费,以便保障农村区的求学率。

所以不应该发生这种像我这样因为欠费而直接停学的局面,不过既然发生了,我也不能改变结局,谁叫我是没有背景,又是农民世家的儿女啊?被强势力欺负没得商量。

等到我被保安人员送出到学校门口之后,保安人员便直接把篱栅拉上。

“碰!”随着篱栅关门的声音响起,正式宣告我从此以后彻底与校园关系断绝。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乘坐在丁易脚踏车后座一起去学校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无法与丁易在同一个学校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得不到教师的授课了。虽然丁易可以在放学后帮我温习功课,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效果不如在班级里授课的好,还会占用丁易的时间。

从此以后,随着教育水平的落差,我与丁易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而且随着我与丁易处于两个不同的环境,时间可是会改变一个人的心境,可以说我以后会逐渐失去丁易。

“丁易…”我依依不舍地看着就读几年的校园,然后便带着沉重的心情,踏上荆棘人生的归途。

镜头转去校长室…

杨校长舒服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起话筒拨打某个电话号码。不一会儿,电话便接通了。

“部长您好,您拜托的事情已经办好…是的,她已经离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