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十九章节:官民矛盾

由于土地被非法侵占,再加上木屋被夷为平地,我与养父只好暂时住在丁易的家。

丁易的家是坐落于骊山的小市镇,由于他父亲是木匠,所以他的家同时也是家具制造坊,也就是说家具制造坊就是丁易的住家。

由于丁易并非富裕家族,整间家具制造坊只有两个房间,屋前塞满了制造完成的家具,屋前也同时摆了一个手表维修档口,由丁易的母亲经营。

屋后者堆满了木料与加工机器的工作室,显得非常拥挤,皮卡车也只能停在后港。

由于房间只有两个,变成我与养父只能睡在屋后的木材堆角落,随便三张椅子一字排,就是我的“睡床”了,环境之恶劣,可想而知。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之前出售掉打怪物品所得的十八万人民币中有十三点五万人民币用来支付可疑的医药费之后,我身上的人民币只剩下四万五千,如果还要支付可疑的逼迁罚款的话,我还倒欠五千人民币呢!

所以根本没有多余的人民币去租外面的房子。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根据丁易去打听房租所获得的消息显示,本来月租两百人民币的老旧睡房竟然“瞬间”涨价到月租三千人民币!

这显然背后有人恶意炒炸租金价格。

接下来就是办理户籍本补发手续,之前的户籍本因为拆迁办的人趁我们去医院接养父回家的期间非法把我的家夷为平地又放火烧了而摧毁。

在这里解释一下户籍本是什么,户籍本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人口管理系统,由中国公安部监制,具有证明人民身分状况以及家庭成员之间相互关系的法律效力,是户口登记机关进行户籍调查、核对的主要依据的一本簿子。

由于户籍本与就业、教育、婚姻、医疗等社会福利挂钩,失去了户籍本的话,你就无法寻找工作,你也无法上学,要结婚都无法注册,生病的话也得不到政府医院的治疗,甚至要办理护照、身份证都不行。

所以说户籍本比身份证更加重要,是必须尽快获得补发的文件。

当晚,我与养父就住在丁易家的屋后工作室,一夜无语。然后次日早上,我们便走进附近的派出所。

处理户籍事务的民警是一位非常肥胖的中年人,名字叫做蔡警官。我与养父坐在办理柜台前的椅子上,丁易与他父亲就站在我的后面。

不等养父开口,蔡警官首先问到:“你是来办理户籍本报失的吗?”

“是的。”养父连忙回答。

蔡警官接下来又问了名字,住址,出生日期之类的信息,也顺便问我的名字,在那里读书之类的信息,一切按照手续而作。

等到蔡警官在电脑输入完资料之后,便按下发送指令。不一会儿,电脑便收到来自总部的反馈。

蔡警官看了电脑的信息之后,脸色变了一下,他叫了养父的名字一下,才到:“不好意思,你得偿还市政局五万人民币罚款,得到了市政局的收据再拿回来这里,我才能办理你们的户籍本报失。”

我们听闻,心里不禁感到非常激怒。

他妈的!真是一手遮天!难道村长与房地产商都可以影响户籍管理局???这岂不是变成村长他们根本不怕我们不缴付那些可疑的费用?难道我们农民只能任人鱼肉而无法反抗的吗?

的确,人民失去了户籍本变成黑户的话,绝对会给生活上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我们告别了蔡警官,一行人驾着皮卡车向市政局驶去。

由于我还欠五千人民币,为了筹备罚款,丁易竟然去银行忍痛地把他八年以来的所有储蓄都提了出来,才勉强筹备到五万人民币的罚款。

提交了五万人民币的罚款之后,我们拿着市政局的收据又回到了派出所。

蔡警官拿着我们提交出去的罚款收据,便在电脑输入收据号码,然后再次发送出去。

等电脑再次得到总部的反馈之后,蔡警官抬起头来看着我们道:“呃,不好意思,由于你们迟10分钟提交罚款,罚款从五万人民币变成六万人民币,你还得去市政局还多一万人民币。裁止日期是明天同样时间。”

我们听闻,火山终于爆发了。

首先养父徒地从椅子站立起来,双手用力气拍了柜台一下,怒吼:“你们别欺人太甚!别以为我们很有钱,一次又一次地吸农民的血!!!”

蔡警官也站了起来,脸色阴沉,低声喝道:“给我安静一点,这里是派出所,敢在这里发飙,信不信我把你关起来?”

我,丁易与他父亲连忙站起来控制住养父,勉得情况失控。

“秦伯,忍耐一点,民不与官争,我们赢不过他们的。”丁易的父亲劝着养父。

养父握紧拳头,红着激怒的脸,一言不发。

丁易的父亲转头看着蔡警官,露出笑脸,道:“不好意思啊,蔡警官。给谁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发飙,我这就劝止当事人。”

蔡警官冷着脸看着我们,哼了一声。

“那么蔡警官,如果连续几次没有完全偿还罚款会有什么后果?”丁易的父亲笑着脸问道。

蔡警官舒服地身体靠墙贴着,道:“好说,每迟到一天,罚款增加一万,直到两百万人民币封顶。没有偿还罚款之前,是无法补发户籍本的。”

两百万封顶???这简直是裸露露的金钱掠夺!不如说是房地产商与官员钱权结合,故意为难农民。

养父再次爆发,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恶骂,便被丁易的父亲把我的养父拖离柜台。

丁易对着蔡警官鞠躬了一下,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这就走人。”

“小诗,我们走。”他说完,便牵着我的手拖着我离开。

我虽然怨恨蔡警官的恶意为难,不过也非常明白人民是无法对抗官员的,所以只好乖乖跟着丁易离开。

等我们离开之后,蔡警官的办公室便恢复冷清。

他轻松地吐了一口气,便从口袋拿出了韩国制造的名牌手机,用手指在手机的屏幕点了几下拨通某个电话。

“你好,是萧家的大小姐吗?你拜托的事情办好了。”

回丁易家的路上,养父不断在旁边对着丁易的父亲抱怨蔡警官的恶意为难,并表示要去北京“上访”告发蔡警官。

丁易的父亲一边驾着皮卡车一边劝阻养父打消去北京信访局的主意,君不见这些年来很多去“上访”的农民都“失踪”了,所以为养父的性命着想,怎样都要阻止养父去“上访”。

最后,虽然养父心有不甘,却也打消了去北京“上访”的决定。

也幸好养父打消了“上访”的决定,因为在很久以后才知道截访队伍已经监视着养父,只要养父一“上访”,就会进行绑架复而被“失踪”。

我与丁易坐在皮卡车后座,我看着冷着脸的丁易,低声抱歉:“对不起,害到你花费了所有的储蓄。”

丁易听闻,连忙退去冰冷的脸色,握起了我的手,温馨地道:“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我刚才在想是谁要对你们如此赶尽杀绝。”

我依靠在丁易的肩膀,低声问道:“想到是谁要对我们赶尽杀绝了吗?”

丁易抚摸着我的手指,低声答道:“我刚才一瞬间第六感告诉我幕后黑手是萧美玉,不过这不可能,萧美玉也与我们一样都是学生,不可能有调动官场、房地产商或者黑势力的能耐。”

本来我听到萧美玉的名字,眼眸闪过一下杀气,不过听到丁易接下来的推测,想想一下觉得也是官场之类的又不是大白菜,怎会被学生调动?

“这样一来,到底是谁要对我们赶尽杀绝?”

“说真的,我不知道。”

丁易停了一停,又继续道:“明天有上课,我一会儿去跟邻居们借校服给你穿,明天才向学校帮你订几套校服。”

“谢谢你,你的储蓄我会尽快还给你。”

“不用客气,为了你,我的储蓄不算什么,你不用操心。”

我不禁感到一阵感动,握住丁易的手更加紧了。只是,我还不知道,明天还有更加残酷的命运等着我…

当天夜晚,在网络世界的另一端,群号为62863256,群名为“古墓丽影爱好者”的XICQ群中…

群公告更新

群主是党员,并且还是领导,群主的话代表党的方向,我们要坚定不移的跟着党的方针走,拥护党的政策。支持群主,请大家响应党的号召,跟我一起念:“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中国共产党万岁!!!

小小:“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相逗论:“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美兽:“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Ken:“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小学渣呵呵:“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上官:“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零:“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贱美丽:“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小孩:“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miaomiao:“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茨费:“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风水先生:“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Good Night:“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
物理公主:“呃…问一下,为什么一人卖保险,全家就不要脸呢?”
上官:“呵呵,这有点深刻的意思。对了,建文帝他们呢?”
物理公主:“建文帝与罗拉、Rainbow、风梦秋还有好吧在我旁边喝酒。”
小小:“喝酒啊?为什么不叫上我???”
系统消息:成员 小小 被群主 美兽 禁言10分钟
物理公主:“呃…(汗)”
上官:“物理公主,听说今天早上在集市被古装女追杀,你们成功逃脱吗?”
物理公主:“自然成功逃脱,要不然我怎样在这里上XICQ留言?”
物理公主:“啊!忘了照片,这张是古装女的便装照片,在集市拍的。”
物理公主:[图片]

宫崎美香一把在集市的时候大摇大摆直拍的我的素颜照片贴上来,整个频道顿时一片繁忙,文字流不断。

一分钟后,文字流才稍停…

相逗论:“难得啊!这张好像快要流口水的素颜照,不知道古装女为什么要流口水?”
物理公主:“推测是她看到我们吃羊肉串很美味。”

然后,宫崎美香再贴上几张白天的时候在集市吃东西的时候拍的美食照片。

美兽:“不愧是骊山的美食,难怪古装女要流口水了。”
上官:“可惜啊,如果这位古装女可以把头发放下来,不要绑双鞭子发型的话,会更加好看。”
贱美丽:“上官说得没错,这位古装女的脸型本来很好看的说。”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频道中尽是评论关于我的样貌,废话连篇,被我看到的话我一定会挥起青峰剑“侍候”这群人。

物理公主:“不好意思,手机的电力不足,我回房后才充电,苹果手机耗电很快。”
美兽:“智能手机一般上都很耗电。”
上官:“物理公主,明天你们的行程是什么?”
物理公主:“明天我们会进击最后目地—罗拉他们征服的未被公开的秦始皇陵墓,地下建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