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十六章节:集市中的追逐战

早上六点,当闹钟刚响起来的时候,我也刚好成功进击到炼气期了。

“喝!”

一阵真气从我体内以冲击波的方式向外扩散,真气的冲击,把房间的摆设都吹倒了,连正在响着铃声的闹钟也因为从床头掉下去而哑音了。

察觉到这个状态,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下可好了,闹钟不但损坏掉,房间等一下也需要收拾了。

不过我还不能停止练功,我才刚进击到炼气期,需要巩固一下当前的境界。

于是,我又继续练功,不断地吐纳吸气,慢慢地稳定自己的炼气期修为。

半小时之后,我吐纳了最后一口真气,我的修为才告稳定巩固下来。

我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的天色,天空有一点亮了。

我站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不但没有熬夜的疲劳,还觉得自己精神饱满。

我开始收拾自己的房间,把刚才被我的真气冲击波吹倒的摆设重新摆好。

不过我的房间的摆设不多,来来去去都只是书写文具、课本、桌灯以及闹钟几样东西而已。没办法,家境贫穷,平时根本没有余钱添设非必要的摆设品。

当我把闹钟拾起来之后才发现,闹钟的玻璃罩虽然没有破裂,但指针已经停止运作了。我再怎样拨链,闹钟都不再转动,可能里面的齿轮因为掉落撞击而卡住了。

“唉!又要买新的闹钟了。”

我叹了一口气,为从我小学陪到我中学的闹钟感到惋惜。

不一会儿,我把房间收拾好之后,便开始打理家务。由于养父进院,所以我不需要准备养父的早餐。

虽然今天不用上课,不过今天是养父开刀动手术的日子,开刀时间是早上七点,所以一会儿丁易也会来我的家载我去医院等待养父的进展。

当我才吃好了早餐,正在洗碗之际,我听到了丁易的脚踏车的声音从斜坡下的路口传来,我就意识到丁易已经来了。

我连忙把碗盘洗好收拾,然后走出家门,转身把木门锁好。

“早安,小诗。”

“早安,丁易。”

丁易已经在屋外等着我,我走过去,轻轻跳上丁易的脚踏车后座。

丁易开始踩脚踏车行驶,然后开口道:“伯父现在应该开始进入手术室了。”

“是的,我希望养父的手术顺利完成。”

我并不担心养父的健康,因为养父的身体经过淬体丹的提升,可以经得起这次的手术。

丁易最后也知道了之前我喂养父服食的药丸是淬体丹,所以也知道养父的身体状态。

于是丁易神情轻松地回答:“一定会顺利的,我深信着。”

就这样,丁易骑着脚踏车载着我沐浴在早晨的阳光中,凉风徐徐,诗情画意。

一小时后,我、丁易与丁易的父亲来到了医院。

虽然丁易说他深信着养父的手术会顺利,我也是这么认为。不过当我们看到养父之后,我们都为眼前的事实感到震惊。

为什么呢?因为事情出乎我们的预期,养父的骨折完全恢复!

首先丁易感到不可思议,呢喃地道:“我还不知道,只要有钱,医院竟然可以在一天之内治好一个人的骨折!”

这自然,按照常识,一般上骨折需要三个月多才能恢复,一天之内就恢复什么的未免太逆天了的说。

丁易的父亲同样地惊呆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主治医生何尝不感到震惊?当他组织好手术行动组然后来到养父的病房想把养父带进手术室的时候,发现病房一片凌乱,养父的对面右边本来还有一个年轻人病人也不翼而飞。

这时养父也醒来了,医生连忙吩咐助手解除固定铁架,然后他亲自给养父诊断一下,才发现养父的骨折完全好了!

不止如此,他还发现养父的身体非常健康,完全不像生病的样子,不禁惊呆了。

“这不可能!!!”

他还记得几天前有给养父诊断过,判定养父内伤复发,久病成疾,离死亡不久矣。

养父直接走下病床,喋喋不休地向他解释眼前一片狼藉的现场的事发起因。

由于养父的说明太过离奇,主治医生完全不相信养父的记述,尤其是僵尸啊,公主啊什么的。

主治医生的不信任,弄得养父生气不己。

“爸!”我对养父喊了一下。

养父也注意到我们了,也回应:“小诗,小易还有丁伯,你们来了。”

随即养父生气地道:“太气死我了!医生竟然不相信我的话!”

我发呆地举手发问:“呃…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还有,你的腿是怎样好的?”

“昨天半夜的时候…”养父开始侃侃地说着昨夜发生的事情,事请的经过我不用重复写了,还请读者们看回第十四章节。

当养父说到神秘年轻人将即僵尸化的时候,我愕然地联想到昨夜莫名其妙地取消的讨伐旱魃级僵尸的神选者活动。

难道…难道昨夜要出关的旱魃级僵尸就在养父的身边?让我做此联想的原因还包括养父说当神秘的物理公主丢药丸到即将僵尸化的年轻人的口中然后年轻人的尸毒解除,僵尸化不成。

我终于理解了系统提示说的僵尸自身的面世受阻的意思了,也完全明白了僵尸面世受阻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不禁冷汗直流,幸好僵尸化危机解除,否则第一个丧命在旱魃级僵尸犬牙下的平民百姓就是我的养父!真是谢天谢地!得感谢养父说的物理公主与不知名字的肥佬。

“那么,爸,除了那个被称为物理公主的少女,你还知道剩下两个神秘人物的名字吗?”

“呃…让我想一想。”养父听了我的发问,困惑地挠着头皮。

他想了一下,才发觉他竟然把神秘人们的名字给忘记了!

养父不禁感到汗颜,尴尬得说不出话:“呃…不好意思…我忘了…”

“我倒!”

我们听了趔趄差一点就跌了一跤,养父也尴尬地挠着头皮傻笑着。主治医生也同样在苦笑着,既然养父已经在一夜之间骨折恢复,手术自然无法进行了。

结果,还是丁易的父亲打圆场,他朗声地道:“好了,好了。既然秦伯康复了,应该办理出院手续了。”

我们这才如梦初醒,连忙一起回应:“也是也是!”

等我们一起走去办理处时,一位助理来到主治医生的旁边,询问:“医生,这位病人的费用怎样算?”

医生想了一下,才道:“该怎样算就怎样算。”

“明白,然后那位失踪的病人要怎样处理?”

“由于之前那位病人的家属给多了很多钱,那就当作没事处理。”

“了解。”助理领悟,这才走开。

在支付了养父的入院登记费、VIP病房费、顶级病床费、诊断费、陪床费、皮肤护理费、检查费、胶布费、手术策划费、伙食费、冷气费、电费、空气过滤费、出院费以及五花八门的各种收费之后,我们便带着养父走出医院。

“没想到住一次医院的费用非常高昂,都可以抵上了一年的农场收入了!医院真的不是普通人可以住的。”

“老爸,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乡亲父老们不管病痛多严重都不敢住院的原因了。”

养父到现在还不知道医药费是我暗中支付的,一直在以为是丁易的父亲在破费。听到丁易父子的对话,嘴里说着丁易他爸真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膝盖一弯就要跪下。

“秦伯你千万别这样,你这样我可受不起啊!”丁易的父亲连忙上前一步赶紧扶住了养父,阻止养父下跪。丁易也在一旁劝道:“伯父你这是要干嘛?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也拉住养父的手道:“爸,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丁伯他们的,你刚出院,要多注意身体啊!”

我们又劝说了几句,养父这才放弃了给丁易的父亲磕头的想法。

当我们走向医院外相当距离的停车场之际,路上看到大街刚好有集市,街道两旁开满了各种小食、服装、装饰、日常用品的档口,行人们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看到集市,我才想起,很多年了,自从小学一年级之后活到现在再也没有逛逛集市了。

“好了,好了,来来来,前面刚好是集市,我们去逛逛吧,顺便吃午餐。”丁易的父亲提议。

丁易也附议:“是的,伯父,小诗,我们一起逛逛吧。”

“好好好,我们就逛逛集市。”养父也只好赞同。

我们鱼惯地走近集市的范围,迎面而来的行人挤得整条走道拥挤不己,很快地我们挤着人群来到了一个云吞面的当口。

我们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然后大家都叫了一些云吞面以及饮料。

等待食品送上来之际,养父看着行人,感叹地道:“没想到集市的人这么多,好久没有感受到热闹的气氛了。”

“爸,如果喜欢,我们可以时常逛集市啊。”我询问养父。

“小诗,现在还不能时常逛集市,不过等我们的稻田收成后就可以时常逛街了。”养父伸手摸着我的头顶,温馨地道。

这时,云吞面档口的老板娘拿着一盘云吞面过来了:“来来来!云吞面来了!”

她把云吞面放在丁易父亲的面前,然后继续道:“由于人手不足,其他人的请稍等,一会儿送上。”

说完,便冲忙跑回去继续制作云吞面。

“老爸,你先吃。”丁易对他父亲说。

“呵呵,那我先开动了!我肚子有点饿。”丁易的父亲咧嘴笑了一下,便拿起筷子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突然间,我的眼界浮起了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活动“击杀从魔域来的先驱者”的目标人物出没,请开始出击。

然后我的眼界还浮起了久违的系统箭头指着某个方向。

不是吧?这么快就遇上了?那位价值八十五万万亿个神币的宫崎美香,我昨夜还在犹豫不决该不该让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呢!

不过,即使不打算击杀这位名字叫做宫崎美香的魔域先驱者,我也很想看看这位号称价值高达八十五万万亿神币的风云人物的真面目。

打定主意,我便开口对养父、丁易以及丁易的父亲道:“爸,丁伯,丁易,我先走开一下,刚才看到熟人。”

“快去快回啊,云吞面一会儿就送到”三人毫不在意地回应。

得到长辈们的允许,我便起身,挤入人群,顺着眼界中的系统箭头的方向走去。

走过了三四个档口的距离,我很快地看到了目标人物。某个身影一映入我的眼眸,系统箭头即刻化为圆圈把这个身影圈起来。

目标人物是一位年纪与我差不多的白衣少女,有一头好看的褐色短发,这种发色在人群堆中显得比较明显,而且她的面貌明显看起来不是中国人。

再加上一身有点贵族气息的装饰以及怎样看起来都不是本地的雪白校服、穿在颈项上的有一颗大大的红宝石的狗项圈,可以确认这位少女不是本地人。

如果有熟悉的人看到这段记述,一定会说出这个少女就是物理公主!也就是说如果养父有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喊出这位少女的名号。

没错!系统提示说的目标人物宫崎美香就是指物理公主!

虽然宫崎美香被系统圈定是必须击杀的目标,不过如果被我知道了宫崎美香就是物理公主的话,我会直接退出这个击杀活动,毕竟是她解除了僵尸危机而让养父逃离死亡的威胁。

可惜系统提示是不会记载平民百姓给目标人取的代号,所以我就不知道宫崎美香的外号就是物理公主。

在宫崎美香的左右还有三男一女,第一个男人是随街可见的普通同胞。(后来被证实是XICQ的成员风梦秋)

第二个男人是比较矮的肥佬,有点蒙古血统的汉人。(后来被证实是XICQ的成员建文帝)

第三个男人竟然有一脸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以及英气逼人的脸孔,可以直逼我喜欢的丁易了!(后来被证实是XICQ的成员Rainbow)

最后一个高大的女人看起来怎样都像是英国的贵族。(后来被证实是XICQ的成员罗拉,也是伟大的古墓探险家)

放眼一看,她与伙伴们都在羊肉串的档口,饿鬼般地吃着一串又一串的羊肉串。我注意看了档口上的价格牌子,每一串的价格高达人民币五元!再看看他们桌上的竹刺的数量,我的眼光不禁绿了。

妈的!这要多土豪啊?由于家境贫穷,我从小都没有吃过羊肉串,连羊肉的滋味都不知道。看到他们吃羊肉串就像吃饭这么平常,弄得我心里不平衡,口水也差一点从口中流出来!

可能是我的怨念引起了宫崎美香的注意,她抬起头来看向我,口中还咬着一串羊肉串。当她看到我的时候,仿佛像是见鬼那样全身震动一下,咬在口中的羊肉串也从她嘴巴掉出来。

宫崎美香的异动也引起了身旁的伙伴们的注意,也向我这边看来。

与宫崎美香的反应一样,看到我如见鬼,全身都僵住不动,仿佛对他们来说我是他们危险的敌人。话说,我从来没见过他们,从他们的反应看来难道他们是认识我的?

事实上,我的样貌早已在XICQ群中广泛地传播了,是以古装女的形象…照片的来源自然是来自被我摧毁的六轮魔物。

不止如此,我的照片还上了XICQ群里的通缉犯排行榜,照片上还盖上了“危险人物”的印章!

幸好我没有看到这些,否则我就要亮剑砍人了。

就在我与他们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僵持不分上下的时候,宫崎美香首先行动起来,她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一个仿佛像是艺术品般的长方形“铝块”,呈土豪金的色彩,“铝块”对准我的方面有个浅灰色的、像是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标志。

她就这样拿着这样的土豪金“铝块”对准我,然后在其中按了一下。

“咔嚓!”

她身旁的伙伴像是被她的大胆举动吓了一下,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其他人开始豪不顾虑地行动起来,尤其是英国女人,连忙做出撤退的手势讯号。

俗语说,没有吃过猪肉,总有看过活生生的猪。听到这个声音,我再怎样井底之蛙,都意识到了我这是被人堂而皇之地拍了照片!

我顿时无名火大起,可恶!这是挑衅吗?这太失礼了!!!

我本想走过去给这群不知好歹的五男女来个深刻的教训教会何谓“礼貌”,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的去路被一大群行人挡住。

等我推开人群来到了羊肉串当口,才发现五男女都不在了,刚才他们坐住的桌子只留下半串还没吃完的羊肉串。

不止如此,我还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见羊肉串档口的老板正在美滋滋地点算着一大叠人民币钞票,而档口上的所有羊肉串却已经不翼而飞,弄得其他行人想吃却没有得吃!

我顿时气得跺跺脚。

恨啊!!!我虽然不明白宫崎美香是如何一瞬间把所有的羊肉串卷走,不过我知道,今天我是没有口福吃到羊肉串!!!

我的眼界又出现了系统箭头,指向行人走道的附近,这意味着宫崎美香并无走远。

于是,我挤在人群,再次向前方走去。

好不容易来到了接近系统箭头所指的档口不远处,我终于发现了宫崎美香他们。

此刻他们是坐在肉夹馍档口,每一个人一人一个特大号的肉夹馍!

说到肉夹馍,我记得我刚上中学的新年期间,养父千辛万苦弄来了一份肉夹馍给我吃,肉夹馍使用的肉叫腊汁肉,是一种用大锅煮制的肉,此肉类似酱肉但比一般酱肉酥烂,滋味鲜长。

我还记得养父说过这个肉夹馍使用上陈年老汤,所以所制的成品与众不同,有明显的特色,号称“肥肉吃了不腻口,瘦肉无渣满含油。不用牙咬肉自烂,食后余香久不散。”

不只如此,我还听养父说肉夹馍使用的馍叫做白吉馍,全中国只有骊山的制作方式最正宗,拥有几十年的历史。最早期使用的是吊炉,用木炭烤馍,使用的面是发面,面和的硬,而且要揉很长时间,馍吃着才有劲道。

想到这里,不禁觉得倍感怀念。

“好怀念啊…”

“咕噜~~~”我的肚子不听话地发出了声响。

像是被宫崎美香他们察觉了我肚子的叫声,一个个像是见到鬼那样吓到跳起来,刷地向我这里看来。

我靠!他们的耳朵到底多敏锐啊?在这样行人超多的糟吵环境下竟然还能听到我肚子的叫声???

“撤退!撤退!”英国女子直接喊出命令。

豪无意外地,我本想走过去“逮捕”他们,我的去路又“突然间”被大量行人阻断。

等到我挤开人群来到肉夹馍档口的时候,我的脸顿时绿了,因为我同样发现到这个档口的肉夹馍被“卷”到精光,档口的老板娘老阿婆欢天喜地地点算着一大叠人民币钞票。

你娘的宫崎美香!!!

我的怒火顿时提升到另一个阶级,先不提宫崎美香像是人民币不值钱般地花钱的手法令我非常生气,刚才连续给两个档口的一大叠钞票的数字可以抵上我半年的伙食开销,这简直是裸露露的炫富!

更重要的是随着肉夹馍被“卷”到精光,我没有口福吃到美味的肉夹馍了!!!怒啊!!!

眼界里的系统箭头又出现了,还是指向隔几个档口的距离不远处。

我又挤着人群迈向系统箭头所指的方向,不久,便来到了出售秦镇米皮的当口不远处,同样看到宫崎美香他们在饿鬼般地吃着秦镇米皮。

我不等他们有所反映,便想冲过去,结果我的去路又是被行人群阻断。

等到我来到秦镇米皮的档口,同样地,宫崎美香他们又不见了!秦镇米皮也同样被“卷”到精光!

“你们是蝗虫吗?走到那里卷到那里???哈???你娘的!我绝对要杀了你来雪耻!”

吐糟之后,我紧握双拳,在心里狠狠地发誓。不愧是魔域来的先驱者,不但目中无人,行为上也如此嚣张疯狂!

眼界里的系统箭头又出现,还是几个档口的距离,我意识到,这简直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我怒极反笑,好啊!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是吗?我就奉陪到底!

结果,连续追了三个分别是贾三灌汤包子、肉丸糊辣汤、洋芋擦擦等档口,美食也同样地被“卷”走,气得我的怒气糟也差不多要爆表了。

在这场追逐战中的最后一个档口是贩卖手表的档口,等到我追杀到贩卖手表的档口的时候,档口的中年老板已经点算好人民币钞票,正要收拾档口。

与之前不一样,这次虽然档口中的其他手表、闹钟、手电筒等等物品都被宫崎美香“卷”到精光,不过还留下了一个与我家一样型号的拨链式闹钟。

刚好我需要买一个闹钟来取代早上被我不小心弄坏的闹钟。

“老板,我要买下这个闹钟。”

“五元人民币”

我接过了手表档老板递来的闹钟之后,便快速地收进系统空间。这时,眼界里的系统箭头再次出现。

我向箭头的方向看去,只见宫崎美香与四个伙伴快速地在街道上奔跑远离。

由于手表档口是摆在集市的最尾端,之后的路程就完全没有人满为患的行人,有的只是少量停在路旁的车辆而已。也就是说,我此刻运行轻功的话,便可以轻易接近到奔跑中的宫崎美香他们。

说做就做,我暗中运行轻功,快速地向着宫崎美香他们逃离的方向奔跑。

哼!这一回你们逃不过我的五指山了吧?

宫崎美香他们像是察觉我的杀意,边奔跑边转头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到我追来,便吓得魂飞魄散。

尤其是宫崎美香,仿佛像是看到强奸犯追来那样的场景,吓到“啊!”地大喊一下!

“我的妈呀!!!”她身旁的肥佬更加干脆,直接给宫崎美香来个公主抱,把她抱起来然后瞬间加速,五男女竟然以时速六十公里的速度逃逸!

这直接令我感到郁闷不己,我有这样恐怖吗?

迷之音:“好心一点!你都要杀人了,宫崎美香他们还不逃到远一点吗?”

就在这时,一阵危险的气息向我这里杀来,而同时系统提示也提出了警报。

系统提示:遭遇其他神选者,请准备战斗。

我连忙刹住奔跑中的脚步,就在这一瞬间,一道人影一闪,便出现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十来步,把我追逐着宫崎美香的路线给阻断了。

“请你停止追杀宫崎美香,秦诗小姐。”

这个人才出现,便说出这番话。

我连忙摆出战斗姿势,然后小心地打量眼前的人物。

此人一身黑色的摩托车骑士装,戴在头上的漆黑异形造型的钢盔闪亮着寒气逼人的光芒,由于钢盔上的反光玻璃镜,我看不到此人的面貌。

除此之外,他一身全黑的装甲造型的服装,衬托了这个人煞神般的气息。双手护腕的倒刺鲨鱼牙看起来如此锋利,它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亮着。

如果给有看日产的假面超人动作片的读者看到的话,一定会惊呼这是经过改造的很酷很煞的假面超人造型!

此刻他全身散发了萧杀的刚毅之气。

同时,我的眼界也浮现了关于眼前这个人的系统信息。

神选者资料
姓名:[此人使用商城道具遮蔽姓名]
业系:修真世界
等级:11
创立的宗派:无

哈?竟然还可以使用神选者商城里的道具来遮蔽自己的名字???

不过看到眼前这位黑色骑士男神选者的等级才十一,想到我自己已经等级九,这差距应该不大,打起来应该可以应付。

想到这里,我心里便有了计较,于是我便喝声质问:“你是谁?为何阻止我追击魔域来的先驱者?”

黑色骑士男举起双手拱手了一下,道:“在下神秘侠,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知道不准追杀宫崎美香既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