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十二章节:风云暗涌

第二天早晨,我已经婷婷静直地站在门口等着丁易骑着脚踏车来载我。

而这之前,我昨晚凌晨溜回家之后便一直躲在房间里打坐修炼直到早晨。成为神选者再加上修炼之后不论是做家务还是务农,都不再是消耗体力的劳作,做起家务来如神来风。

自然,与平时一样我也不会忘记准备养父的早餐与饮料并摆在他床边的小几上,变化的是早餐的卖相越来越工整好看。

在等待丁易的期间,我也做了某个决定,决定在今天的休息节主动找丁易坦白说出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事情。

说真的我也不得不走到这一步,因为继续隐瞒的话,等我今天放学后获得大量人民币的时候,我无法对丁易解释养父的医药费的来历。

这会让丁易对我产生误会,进而对我与他之间的感情造成裂痕。这是我不愿意面对的局面,所以只能对他坦白了。

丁易的身影终于出现在我的眼中,他很快骑着脚踏车来到我的面前。

他才停下来,便对我露出如浴春风的笑容对我道:“小诗,你越来越美丽了。”

我不禁被丁易的话下到,羞答答地扭着双手道:“我那里美丽了!不过还是很高兴你这么说。”

丁易坏坏地清笑起来:“诶!诶!诶!你害羞了。”

我轻轻地用手臂撞了丁易一下:“你坏蛋了,竟然作弄我。”

丁易挥着手道:“啊哈哈!上车吧,要出发咯!”

“嗯。”

我便跳上脚踏车的后座,丁易便开始踩着脚踏车向学校出发。

一路上沐浴在清凉的晨风中,我与丁易有说有笑,在早晨的温软的阳光的照耀下,诗情画意。

只是,当我们终于来到学校的校门口之后,便看到学校门口附近停了五辆公安车以及一辆军方的运输车,其他同学们都围着公安车与军车纷纷议论。

不只如此,学校后方的丛林都被围起了警戒线,禁止人们走到学校后山坡。

“一大清早出了什么大事?小诗你看,公安们的目地几乎是我们学校的后山呢。”

丁易伸手遥望了学校后面的骊山一会儿,便作出这个判断。

没错,我也看到不少公安、警犬与军人迈向学校后山的十公里处。

在其他人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与不解的时候,我倒是知道为何公安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因为昨夜凌晨的魔物大战闹出了大动静,尤其是几次大型魔法怒雷强击的轰炸,还不把公安引来就有鬼了。

“一定是有大案件了,我们先进去学校吧。”

我从脚踏车后座跳下,提醒丁易是时候进入校园。

“好的,我们走吧。”

我很清楚的知道,公安、军方绝对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因为除了雷系魔法造成的破坏之外,被丁易称为某精密机器的魔物的残骸早已被我收进系统空间。

我这才联想到料事如神的廖老板为何要连魔物的残骸以每公斤两元人民币收购的原因!连残骸都没留下的话,公安要查案都无从查起,廖老板做事真是深谋远略啊!

就在我们欢乐地走进校园的同时,网络世界的另一端,群号为62863256,群名为“古墓丽影爱好者”的XICQ群里发生了一个事件。

风梦秋:“呼叫大家,呼叫大家,我们三个人成功逃出生天。”
美兽:“欢迎回来,你们最终活着离开险境并向我们取得联系。”
风梦秋:“可不好!Rainbow被僵尸咬成重伤了!”
美兽:“什么?”
风水先生:“Rainbow受伤了???”

其他的XICQ成员看到这段文字,都纷纷议论,信息交流几乎刷满了全频。良久…

风梦秋:“罗拉正在给Rainbow办理进院手续,我们现在在骊山的xxxx医院。”
好吧:“我刚好在临潼区做生意,需要什么帮助?”
风水先生:“我有听说星空望刚好也在西安市,我来通知他。”
美兽:“风梦秋,为何Rainbow会被僵尸咬伤?”
风梦秋:“是我的错,若不是我疏忽大意,Rainbow也不会为了保护我而被僵尸咬伤。”
美兽:“没有人会怪你,先告诉我Rainbow的当前情况。”
风梦秋:“Rainbow恐怕牚不到后天,然后因为尸毒发作而僵尸化,我们需要物理公主的支援,她才有办法救Rainbow。”
贱美丽:“修真道士也可以治疗尸毒啊。”
美兽:“修真道士去那儿找?即使有,对方也未必会出手相救。”
好吧:“物理公主刚好认识我们,可以实在地移驾前来,虽然她距离我们三千六百多光年之外的世界。”
贱美丽:“这么远?夸张了吧?物理公主怎样来?”
好吧:“最靠近的传送门是在风梦秋家附近,福州市。”
贱美丽:“还传送门???”
好吧:“建文帝白天做工不会上XICQ,我负责打电话给他要他负责联系物理公主。”
美兽:“我会利用我的职权给建文帝与物理公主发出暂住证。”

XICQ群里的对话到此暂停。

自然,我对XICQ群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XICQ群里的活动对我目前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而在这风雨前的宁静的同时,另一件倒是会影响到我的生活的事件正在稍稍上演…

我们学校的校长老杨,我们这群学生都称之为杨校长。杨校长已经为学校服务了三十年,再多服务十年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此刻杨校长站在校长室中的天台,一边享受着早晨清凉的凉风,一边看着后面山坡的公安与军人进进出出。

早上的时候有听取了职守夜班的保安人员的报告,说什么凌晨的时候山顶处发生几次异样的爆炸,以及看到电龙乱舞,所以才报警把公安招徕。而刚好附近有公安车在巡逻,所以公安很快就过来了。

只是,到了早上,公安不但还没散去,现在连军队都出动了,恐怕昨晚的事情的内情不简单。

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了,杨校长的游神被打断。

杨校长只好走回自己的座位拿起话筒。

“喂,这里是xxxx中学,请问你是…”

当对方说出一个名字之后,杨校长突然间惊慌起来…

“是部长!部长早上好。需要我效劳吗?”

然后,对话一直进行。

“你是说一个学生?…秦诗是吗?…了解,了解,我会安排的…”

通话结束后,杨校长盖上了话筒,便思考刚才部长的要求。

不一会儿,杨校长又拿起话筒呼叫校长室外的秘书,要求秘书把我的学生档案提出来送到校长室。

而这一切阴谋意味很浓厚的对话我自然一无所知,这个时候我还在班上上课呢。

时间就这么度过,直到休息节…

休息节的铃声才一响起,我便怀着紧张的心情站起来走出教室,对于班上的其他学生的异样眼光一律无视。

我向食堂走去,到达食堂之后,眼睛便一直寻找丁易的身影,不一会儿便从一大堆的同学们中看到丁易。

当我轻步走到丁易的座位之前,正在吃着饭的丁易便察觉到我的存在。我来到丁易的身旁,丁易以询问的目光看着我,而丁易旁边的其他男同学们者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

“丁易,我有话要对你说,方便借步说话吗?”

丁易呆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眸的光彩不断流转,因为一直以来我不会在休息时间主动找丁易说话,为了想知道我到底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他想了一会儿,便点头同意。

丁易站起来,对身旁的男同学表示抱歉一声,便跟随我走开。

我带领着丁易从同学群中穿越,终于走出了食堂,然后经过一些课室的角落,来到了平时同学们很少来的院落。

我向丁易表示在一个石墩上一起坐下,石墩的高度刚好适合腿部的膝盖。

当我们坐好之后,我清了清喉咙,整理好想要表达的事情,而丁易非常有耐心地等我开口。

我开始清声地开口了:“还记得几天前我彻夜未归的时候吗?”

“还记得,那时候我来到你的家,你的养父见你到了第二天早上你尚未回来。他为了寻找你,结果才离家不久,就不小心跌倒,伤及骨盆。若不是我早上要来载你,也不会发现你养父出了事。”

我听到这里,心里一阵感动,语带哽咽地道:“谢谢你,若不是你的帮忙,我绝对会不知所措。”

的确,给做是任何其他人,当自己的亲人出事的话,自然也会不知所措,惊慌不已。

“那时候的前一天,当我接收到老师的告知因为我欠学费,将会被停学,所以我受到打击之下,不告而别提早离开学校…”

然后,我便把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对着丁易诉说着,包裹我被皮卡车撞下深谷啊,接触到发出白光的迷之晶体变成神选者啊,在废铁回收厂看到的被丁易称为某精密机器的东西其实就是我这几天来权当打怪升级用的魔物啊,噼里啪啦地说出来了。

由于我的经历太过离奇,丁易起初不愿相信我说的话,他还当作我是因为面对失学危机,大受打击而患上妄想症了。

这自然,什么剑气斩、系统空间、修真、淬体期、十二正经脉、奇经八脉、丹田等等都是中国当前非常流行的网络玄幻穿越小说才有的事物,突然间要丁易相信网络玄幻穿越小说才出现的东西会出现在他面前他绝对难以接受。

给做是其他同学,他们绝对会抽袖而去,要不然就是嘲笑我是神经病。

而丁易只是对我好言相劝,说什么会想办法解决我的学费问题,好让我不至于失学,要我可以安心地从中二病中毕业,不用沉迷在玄幻小说中逃避现实了。

看在丁易的温柔的份上,我没办法了,只好在丁易面前表演一下神选者的把戏。

我一言不发地从石墩站起来,走出几步,然后转回身体看住丁易,当着他面前亲手从系统空间把青峰剑提出来。

这个动作在丁易的眼中看起来就是…我本来空着的双手突然间右手变出一把青峰剑,这老实地把丁易吓了一跳。

“看好了!着装!”我提醒着丁易。

着装指令一发出,我本来穿在身上的校服突然间发出刺眼的白光,令得丁易伸手遮住眼睛。

等白光散去之后,丁易放下了手,便愕然发现我的校服变成小龙女古装了!

“这…这…这!”丁易吃惊得伸手指住我,却说不出话。

“还没结束,剑气斩!”我控制住力道,挥剑对着角落的枯树之树枝施展剑气斩,手碗般粗大的枯树枝便被我的剑气斩整齐地砍下来。

等树枝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掉落在草地上之后,丁易也从吃惊的状态恢复过来。

“散去!”我发出了解除指令,青峰剑与小龙女古装便解除着装回到系统空间。

在丁易的眼中看来我身上发出白光散去之后,衣服从小龙女古装变回本来的校服,青峰剑也不见了。

“现在你愿意相信了吗?”

“难道刚才你说的都是真的?”丁易一边手掌发抖一边问道。

“嗯。”

突然间,丁易猛然地站起来,把我拉进他的怀抱,紧紧地拥抱住!

这一瞬间,我脑袋一片空白,连思考也仿佛像电脑般地当机了。不过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时这一霎间我只觉得整个世界突然间变成一片雪白,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与他…

这!这!这是什么一回事???为什么他突然间抱住我???

但是,很快地,我也发觉丁易全身发抖,好像在恐惧着某个东西似的,难道是在害怕身为神选者的我?

只是,这种状态才维持五秒,丁易这才松开抱住我的双手,他语带哭音地道:“如果你被皮卡车撞下深谷是真的,这意味着我差一点就失去了你。”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而恐惧地发抖,我心里不禁发热地感动起来。

丁易又继续道:“幸好你还能活着回来,如果你死了,我无法想象未来没有你的日子。”

“丁易…”听到这里,我不禁满脸泪痕。

“答应我,以后有困难,记得找我商量,我们一起面对,好吗?”丁易以深情的眼神看住我,柔声询问。

“嗯!”我才答应完,便突然间扑进丁易的怀中,反将他紧紧抱住。

丁易也再次紧紧地搂住我,表达着他对我的爱意。

如果这是爱情电视剧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应该围着紧紧相拥的我们旋转起来。神选者、修真什么的都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都活在当下,以后的日子不会孤单,此刻在空中飘落的枯叶们更添加了这个场景的境意。

在此同时,自昨天我大发神威把萧美玉的手下们打得落花流水那一次起,休息节的时候我不再给萧美玉买她喜欢的甜品,手下们也不敢因为我没有出现在天台顶而去找我麻烦。

不过这不代表萧美玉会放弃欺负我的机会,她已经在暗中进行了一系列针对我的阴谋。

而在阴谋生效之前,萧美玉还是会私底下观察我。

现在,萧美玉吃好午餐后,便带着一名得力的手下偷偷地搜寻我的身影。当她们最终搜寻到我们所在的院落之后,她们便愕然地看到我与丁易相拥的画面。

相拥的画面映在萧美玉的眼眸中,她不禁激怒得眼睛发红,红到像是随时都会喷出火似,紧握的拳头微微地发抖,连得力手下看了也暗中吃惊。

聪明的得力手下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静默,在萧美玉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之前最好不要出声,免得自讨苦吃。

萧美玉看住我们高达五秒,却完全没有弄出声音来,然后,她便带着浓浓的恨意转身离开。得力手下见状,也只好默默地离开。

从萧美玉发现到我们,直到转身离开为止,我与丁易都完全没有察觉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