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八章节:淬体心法

我们的午餐是咸鱼、咸菜、水煮鸡蛋以及淡粥,饮料是劣等茶叶泡制的热茶,整个烧柴做饭的作业耗时三十分钟。

当我们吃饱喝足,并也扶起养父喂养淡粥之后,丁易留在养父的房间与养父聊天,我者是收拾餐具拿到屋后的露天厨房清洗,也顺便检查摆在屋后的水缸中腌制咸菜的成熟度。

“是时候喂养淬体丹了。”

忙完家务之后的计划就是给养父喂养淬体丹,治疗困扰已久的内伤。

自然,我拿着一杯清水,还没走到养父的房间之际,我便从系统空间把其中一粒淬体丹拿出来握在手中,避免被丁易看到我从系统空间取物的瞬间。

关于我是神选者的事情我现在还不愿意被丁易知道,并不是故意对丁易隐瞒,而是一时间我还没有想到该用什么词句来诉说我那太过离奇的经历。

就这个不小心被皮卡车撞下深谷却大难不死这一段,都已经让人无法信服。

不过我也下定决心,只要一有机会。我一定会把这一切告诉丁易。

“爸,吃药时间到了,这一回是特效药。”

“特效药?”先对我的话产生反应的是丁易。

“嗯,我早上去大街的中医那边买的。”我拿出事先想好的借口。

“明白了。”丁易说完,便开始帮忙扶起养父。

“来,伯父,小诗给你喂药了。”

“好,好。诶?小诗,这个药丸的颜色为什么是浅蓝色的?”

与之前的固元丹不一样,固元丹的彩色是巧克力色,而这次的淬体丹是半透明的水晶蓝,淬体丹的表面比固元丹还要光滑有致。

“爸,是新的药物,特效药来的。很特别吧?”

“原来如此,真的很特别,那我就吃吧。”

我把淬体丹放进养父的嘴里,药丸才一入口,养父便觉得药丸直接化为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胃里,虽然液体的味道比较苦,不过其中还带着甘芳。

不愧是淬体丹,效果是强大的,养父才服食淬体丹不久便露出舒服的表情,我知道是淬体丹起了作用。于是…

“爸,来喝水,然后躺下来休息。丁易,来帮忙。”

“好的。”丁易回应。

我拿起铁杯靠在养父的嘴唇小心翼翼地喂饮,养父喝了一口水之后,便在我们的帮助下安心睡觉。

然后,我与丁易便走出房间,一起在狭窄的客厅温习功课。由于我连续两天没有上学,教导我的责任便落在丁易身上。

由于我与丁易是同个年级,虽然不同班,老师分发的作业可能有差异,不过课程都一样。于是,丁易便一边翻开课本,一边指导我,把这两天我落下的课程进度都给补上。

由于知道每一个班级的作业范围有别,细心的丁易还特地去我的班级,询问我班的同学关于作业范围。

这样一来,当我明天回到学校之后,我还可以提交攻作业。

我为丁易那无微不至的关怀感到感动,我又一次被他拯救了,也同时为自己决定对他隐瞒神选者的事情感到万分惭愧。

不过现在不是后悔感叹的时候,丁易现在专注地教导我学校的课程,我这个时候精神上开小差简直是辜负了丁易辛劳。

所以我不得不保持心无旁骛的状态受教。

于是,我与丁易就这样一直温习功课直到旁晚五点为止。

“呼!终于做完功课了。”我伸了懒腰,打瞌睡地道。

“我发觉你的记忆有进步了。”

“为什么你这么说?”

“平时你要记住一样东西需要复习五次,而现在你只需复习两次就记住了。”

我心一惊,靠!丁易的观察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这样也可以注意到?不过,被丁易这么一说,我才发觉到成为神选者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记忆加强。

“真的?我自己都没注意到呢。可能是现在不在班上,没有压力的关系?”我丢出这个借口。

“这有可能。不论如何,这是好事。”

丁易停了一停,才道:“好了,我们去看看伯父,不知道你给伯父吃的药丸效果如何?”

他说到这个。也是,我也很在意淬体丹的最终效果。

“走,我们去看看。”

当我们走进养父的房间之际,飘入我们鼻子的是一阵恶臭,而且眼前的光景老实地让我们魂飞魄散!

只见躺在床上的养父动也不动,全身覆盖着一层恶心的污迹硬块,衣服也被污染到满身像是粪便的颜色,很多苍蝇围着养父的身体飞来飞去。

难道…这意味着在我们温习功课的期间,养父因为吃了淬体丹之后直接死去,尸体快速地腐烂???

“爸!!!!!!!!!!”

我发出绝望的叫喊声,恐慌、内疚、后悔的心情瞬间充斥满怀,我向着养父的尸体冲去。

但是,出乎预料的事情又发生了,养父的“尸体”像是听到我的叫喊声而“惊吓”起来。然后竟然“开口”说话了!

“小诗怎么了?啊!!!我的腰痛死我了!”

“咦!!!”

丁易本来看到养父的“惨状”就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而呆住了,这回看见养父的“尸体”竟然会弹跳起来,还能开口说话,以为“尸变”了,都吓得头发坚立、单腿都缩起来了,样子非常滑稽。

我也是被养父的反应吓得僵住了,然后…

“我靠!是谁把牛粪块铺在我的身上?这个恶作剧太可恶了!噢!噢!噢!我的腰!!!”

养父一边按住左边的盆骨处,一边把覆盖在身上的污迹硬块拔下来抛开。

“可恶!苍蝇这么多!”

看这场景根本不像是养父尸变的样子,相反,还变得相当精神。而且,当养父把附在脸上的污迹硬块去除之后,露出的脸色非常红润健康。

太好了,幸好不是养父死去。

“丁易,来帮忙。”

我先行动起来走过去帮忙养父把发出恶臭的硬块快速清除。

“好的,我去打水。”

丁易先走出去打水,我一边挥手赶走苍蝇一遍问道:“爸,你现在感觉如何?”

养父见身上的硬块清除得七七八八了,才回答:“除了我跌倒导致我的腰很痛左脚不能动之外,我好像觉得精神气爽,总感觉我的疾病痊愈了的说。”

“这么说特效药有效了,爸。”

“诶???”

这时丁易拿着一桶水进来,问道:“小诗,伯父的衣橱在哪里?我要帮忙拿衣服给伯父替换。”

“在那边。”

“谢谢。”

我向一个方向指去,丁易道谢后便走开,我便拿起水桶中的湿布帮忙给养父抹身。

“小诗,没关系,我自己来。”养父直接把湿布从我手中拿去,自己抹身起来。

这时丁易已经从养父的衣橱选好了替换衣物,拿到养父的面前。

“伯父,你的替换衣服在这里。”

“谢谢小易。”养父接过之后便道谢。

“你弄来的药丸还真的有效,以后我也弄来一两粒准备好了,呵呵。”丁易高兴的道。

“嗯!嗯!”我只能暗自苦笑,淬体丹是神选者商城的物品,丁易走遍整个骊山的药铺都买不到的。

丁易就这样留在我家里一起帮忙务农,直到晚上九点才离开。然后半夜十二点,我确定养父都睡得很沉之后,我才把自己反锁在自己的睡房,准备服用淬体丹并修炼淬体心法。

好!是时候了。

我按照修真百科的办法,在木床打坐,然后从系统空间提出最后一粒淬体丹,便丢进嘴里。

淬体丹入口变化,然后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排除一切杂念,想象自己在感应体内的药力的流动。

“感应到了!”

根据修真百科的描述,淬体丹的药力包含大量的天地灵气,要达成淬体丹期的话,必须把这股灵气吐纳到丹田,然后从丹田出发,向全身的经脉网络循环。

修真百科又描述说人体有十二个正经脉,奇经八脉,一般人要用灵气打通这些经脉是非常艰难荆棘,非常痛苦的过程。不过神选者不需要经历这些痛苦,因为身体已经被改造。

“丹田在哪里?”

心里才发出这道疑问,修真百科像是感觉到我的疑问,在我的识海中浮现一个画面。原来丹田分成三个,上丹田,中丹田与下丹田。而这次目标是下丹田,就在距离肚脐眼向下三个手指的距离,再向后三个手指的距离。

好!我就试试看!

我引导流窜在全身的灵气集中在下丹田,当全部灵气集中完毕后,感觉下丹田中的灵气就像龙卷风那样旋转。

最后,我便按照修真百科显示的次序一一领导灵气从下丹田中向全身出发,准备运行一个大周天。

“呜~~~”

当灵气经过我体内的全身器官的时候,虽然没有觉得多大痛苦,却感觉闷晕得想呕吐般地难受,我情不自禁地发出悲鸣声。

如果旁边有人的话,一定会发现我的鼻子冒出浊气,全身皮肤开始渗透出乌黑的油脂。不过由于我进入了入定状态,对自己身体表面呈现的现象一无所知。

随着时间推进,体内中累积十多年的杂物逐渐被灵气逼出到体外,起初的确感到非常难受,却并非不可忍受,于是便继续引导灵气顺着经脉流窜。

只是同时也发现,身体内的器官以可见的速度变得健康,而且生机澎湃。不只如此,肌肉的元气也足见充盈起来。

看来这个淬体心法好处多多。

就这样,等到淬体心法的运行结束之后,等我挣开眼睛之时,才发现壁钟的时间现在已经早上六点了!同时系统提示也在我的眼界出现。

系统提示:你已完成踏入修真门栏之新手任务,系统奖励经验值500。

“呼!终于完成了,真的是六个小时啊!”

我也发觉,我身上也发生了与养父服用淬体丹之后的所发生的事情,身上覆盖了恶臭的污迹硬块。

我挥了挥手臂,硬块随着动作从身上脱离,掉在床上。

“啊!我的衣服也报废了”。

无奈啊!我身上的衣服就像是浸在化粪池过那样,严重发黄,还发出阵阵异味。

算了,反正已经早上六点,起床!

等一切忙碌完毕之后,我已经洗好澡、吃好了早餐,处理好了家务,也安顿好了养父,现在正在路口等着丁易骑着脚踏车过来。

此刻,我感觉到神清气爽,一点也不觉得疲劳,身体也充满了力量,根本不像是昨夜十二点到早上六点没有睡觉的样子。

我此刻是在以为这是成为神选者所带来的好处,不过在日后我才知道即使不是神选者,只要是踏入淬体期的修真者开始都会有这种好处。

不久,我终于看到丁易骑着脚踏车从远处的地平线出现。由于他是从东方过来,当太阳的第一丝光线穿过黝黑的天空向我这里照来之际,在我这里看去的角度,丁易给了我一个他踏着破晓的第一丝光线而来的印象,让我看得痴了。

“早安,小诗。”

直到丁易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之际,我才如梦初醒。

“早…早安。”我为我的失态感到害羞。

“诶?怎么你今天看起来不一样的?”

丁易像是察觉我身上的某一些变化,好奇地询问。

“那…那里不一样了?”我红着脸结巴地反问。

“呃…怎样说才好?你今天比较容光焕发,皮肤看起来比较娇润呢。”丁易抱着胸前,做着像是欣赏艺术品的姿势看着我说道。

“这这这…”我无意义的挥着双手,可以感觉整个头部的温度高到可以冒烟的程度,惊慌失措的开口,却说不出话。

丁易你在说什么啊?羞死我了,你的甜言蜜语杀伤力太强了!不过我也在暗爽,淬体丹竟然有美容效果,要不然丁易也不会这么称赞我。

“好…好了,要迟到了,我们出发吧。”我羞答答地坐上了丁易的脚踏车后座,催促着丁易赶快出发。

丁易露出阳光般的笑容,道:“好!好!我开动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