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五章节:养父进院

当我飞跃回马路上之后,为了避免被路人看到,我决定从路旁的山坡处,利用树林的掩护快速回家。

利用轻功飞跃果然速度很快,一公里的路程只需三十秒!

只是当我接近自己的家之际,一眼发现有一辆救护车停在我家门口,医护人员慌张的进出我的家。

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救护车停在我家门口?

我偷偷摸摸趁医护人员不注意的时候,轻轻跳跃到路口的红泥路上,然后假装以正常的脚步慢跑。

我预感到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连忙载停一位医护人员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为何你们的救护车停在我家门口?”

不等医护人员回答,丁易听到我的声音,连忙跑出来。

“小诗,你昨天整天去了哪里?你的养父因为担心你结果跌倒了。”

“什么???”

“当我因为当心你而来你的家看看的时候,就发现你养父倒在床边昏迷不醒,我怎样叫也叫不醒,所以连忙电传救护车过来。”

听完丁易的解释,我不禁觉得晴天霹雳,思考仿佛当机了。

只见我的养父已经被医护人员台上担架运出来,抬上救护车了。

丁易连忙拉着我的手,道:“走!上救护车。”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六神无主了,只能任由丁易拉着我爬上救护车。

最靠近我家的医院是向东边六点五公里处,救护车花了十七分钟才到达,到达之后,我的养父便被医护人员抬进急救室。

我便在急救室外面的走廊等待。

在等待的过程中,丁易帮我处理好入院手续之后,便跑来我这里了。

“是我!是我害惨了养父!如果不是失踪了一天,我的养父就不会跌倒昏迷,呜呼!!!”我悲伤地靠在丁易的怀抱痛苦起来。

“虽然我不知道你遇到什么问题,不过养父的跌倒不是你的过错。”

我很想告诉丁易我昨天的奇遇,只是,养父出事了,我也没有心情说出来。我只会靠在丁易的怀中痛哭,潜意识地感受丁易的温柔。

过了良久,急救室的红灯灭了,这意味着养父的急救结束了。

主治医生走了出来,我与丁易连忙向前,主治医生开口询问。

“谁是伤者的家属?”

“我就是!医生,我的养父怎样了?”

“请跟我来。”

主治医生示意我们跟随他去他的办公室,我们只好默默地跟上。

我知道的,民间有一个俗语:“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住一次医院,一年活白干。”

我有预感,养父一定会被要求庞大的医药费。养父还没生病之前我时常去丁易的家玩,收音机播放了不少很多农民因病返贫的例子。由此可见中国的医药费异常高昂。

当我们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坐下来之后,医生开始解说我养父的病情。等医生说完之后,我才知道养父之所以生病并不是细菌感染,而是被打重伤,没有接受治疗,久病成疾!如今加上身体虚弱,跌倒一下,左腿的盆骨粉碎了,痛得养父晕死过去!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养父要对我隐瞒生病的真相?

医生这个时候开口:“秦小姐,要治疗你养父的伤,大约需要很多钱,你要有心理准备。”

“医生,需要多少钱?”丁易替我开口问道。

“请稍等。”

医生说完,便拿起计算机敲敲打打一下,像是在计算医疗成本。

等医生计算完毕之后,便放下计算机,扶了扶眼镜,才开口道:“大约是十五万人民币。”

“十五万???”我眼眸一缩,吃惊的喊道。

“天!竟然需要十五万!”丁易也吃惊的道。

“医生,我家里穷,拿不出十五万,有没有其他办法吗?我求求你了!”我哀求的道。

“是的,医生,她家里穷,根本拿不出十五万,能不能先欠着医药费,以后分期付款还?”丁易也帮忙我出主意。

医生露出为难的表情,为难的道:“唉,我也想帮忙,可是如果先欠钱的话,帐是算在手术室部门的。而我们手术室部门今年预算不足,根本不足以承担欠款啊。”

“这!”

竟然有这种情形!这样一来也无法强求医生允许欠账,我与丁易为之语塞。

医生继续道:“此事我也爱莫能助,一分钱难倒一位英雄,悲哉!悲哉!”

“那我的养父该怎么办???”我语带哭音的问道。

“你需要有心理准备了,秦小姐。”医生扁过头,不敢看着我。他意思非常明显,就是需要我准备养父的身后事。

“呜呼!!!!!!!!!!”

我痛苦起来,丁易连忙将我抱入怀中,安慰:“别哭,总会有办法的。”

几个小时后,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丁易早上帮我处理进院手续的时候也顺便替我与他自己请了一天假。然后,因为丁易的钱包只有十元人民币,不足以支付救护车的费用,便电传父母带钱来偿还。

他也顺便告知父亲需要将他家里的老旧皮卡车驾来,因为将我的养父用救护车送回家的话,将会产生额外的费用。

丁易的父母自然坐在皮卡车驾驶座,由于皮卡车的驾驶座只能容纳两个人,于是丁易、我与养父便在皮卡车后面。

养父被台上皮卡车后面之后,便悠悠转醒,当他看到我满脸泪水的痕迹之际,叹气的抱歉:“小诗啊,是我没用,害你吃苦了。”

“爸,别说话了,养伤要紧。”我强忍泪水,轻轻的道。

“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的事情,我无能让你过上安稳的生活。”养父吃力的伸出手轻轻抹去我脸颊上的泪水。

“爸,求求你别再说了,呜呼!”我握住养父的手,痛苦的回答。

“唉,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给你的。如果可以,请你丢下我,离开这里,独自生活下去吧。”

“不!我不会丢下你的,爸。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我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养父突然间猛烈咳嗽起来,看样子是旧伤复发。我连忙向前,试图拍拍养父的胸部想疏解养父的痛苦,丁易也帮忙进行急救。

过了一会儿,养父比较稍微好转之际,养父突然间紧紧捉住我的手,幸苦的道:“不!你还有地方去…咳!咳!你的亲生母亲…”结果,猛咳不止。

“爸!别说了!呜呼!!!”

俗语说,屋破偏逢连夜雨。这可以形容我的处境。

二十分钟后,当皮卡车停在我家门口不远处,我们竟然看到两个盗贼从家门口逃离!

“小诗!你家进贼了!”丁易的父母首先惊呼。

“什么???”我本想跳跃出皮卡车追缉两个盗贼,但是这个时候养父猛咳嗽起来,嘴巴竟然溢出鲜血!

“爸!你怎么了???”我吓得放弃追缉盗贼的行动,连忙查看养父的状态,发现养父再次昏迷过去。丁易也吓得连忙进行急救,丁易的父母也下车来帮忙。

而那两个盗贼跑到路口后便各自左右奔跑,即使我现在运行轻功追缉,我也无法同时追缉两个盗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盗贼们拿着包攘逃离。

“小诗,来帮忙搬你父亲下车。”丁易的声音传来。

我只能忍住激怒的心,下车帮忙扶着养父进屋。

把养父搬进家里的木床上之后,丁易的父母给养父进行急救之后,养父的情况稳定下来,虽然还处于深度昏迷,不过呼吸稳定了。

只是我知道,养父的寿命不久矣。

丁易先请他的父母暂时回家,他留下来陪我收拾残局。

由于我的养父出了事情,家里又进贼了,农场的业务我也来不及进行。当我与丁易处理完家里的残局之后,发现被盗贼偷走的东西是家里剩下的少量金钱,粮食,以及重要文件,比如:我与养父的报生纸与身份证。

神选者又如何?没有了粮食,明天就要挨饿了。没有了金钱,明年翻种农田的资金都成问题。重要文件被偷,还要麻烦去报公安以及走政府部门。养父这个时候病情恶化,随时离开人世。我这个神选者还真是倒霉透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