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选者 – 秦诗,第一章节:秦诗

中国的骊山是一座神秘与美丽的地方,位于西安以东二十五公里,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也是全国重点的风景名胜区。

据说秦始皇陵墓就处于这个骊山的某秘密处,目前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从这里挖掘出不少兵马桶之类的古物。

只是,不论如何,我对这一切不感兴趣。

我,秦诗,15岁,就读骊山中某个穷村落的乡村中学。原本15岁是可以安心学习、玩乐的年纪,只是这个对我来说是奢侈。

我一出世就没有父母,被一位曾经当过军人的养父养大,只是自从养父因一些意外造成重伤之后,经济重担就掉在我的肩上。我每一天放学之后不得不下田务农,家里的经济来源就依靠这唯一的五平方公里土地。务农之后还需要到后山寻找野菜,以及到河边捕鱼回家作饭,还要给养父换药。可以温习功课的时间只有晚上,所以自我懂事以来我几乎没有童年。

我讨厌上学校,因为在学校里时常被几个女恶霸欺凌,向老师报告却只会招致女恶霸们的报复,导致我满身伤痕。不过养父时常说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有了知识就可以到外界谋生,所以我还是忍辱求学。

每一天早上六点,天色才露出一点鱼白,我便带着疲惫的身体背着书包,告别养父,从家里步行到学校。每一天都需要步行两公里到村里唯一的中学上课。

只是每一天我走到山坡下之后,一位同班男同学一定会骑着脚踏车在路灯下等我。

他是我的青梅竹马,丁易,与我一样也是15岁,家里是开木匠店,同时经营手表维修。他父亲是街上有名的木匠,他母亲者是手表维修匠。虽然丁易的身形比我矮小,却拥有清秀的脸孔。他是我唯一没有参与班上同学一起欺负我的男同学,也是我唯一可以让我忍辱继续求学的动力。

“小诗,你来了。”丁易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笑道。

“早啊,每一次都麻烦到你了。”我也微笑地回答。

“上车吧,让我送你一程。”

“嗯,谢谢。”

说完,我便坐在丁易的自行车后面,丁易开始使力踏起脚踏车来。

虽然丁易表面上不说,不过我可以感觉到丁易已经感觉到我因家境而疲劳的身体状态,才特地每一天踩脚踏车过来载我上学。

一路上凉风习习,早晨的空气非常清新,也可以看到远处的农夫在稻田里忙碌。

很快,丁易便载着我到达了学校。

只是,我才从脚踏车后座跳下来,便有一辆名牌汽车从我的身边掠过,在学校门口停下来。

那是其中一个时常欺凌我的同班女同学的汽车,萧美玉。那辆汽车停下之后,萧美玉的仆人便下来打开车门让萧美玉下车。

萧美玉是村里某个有钱人的暴发户的女儿,虽然容貌精美,身材凹凸有致,可性格恶劣。现在她盯住我的眼神仿佛是一头恶狼,嘴唇露出冰冷的笑容。

我不禁感到害怕发抖,她时常杖着家里有钱,结伴学校里的其他不良女生一起欺负我。

比如,休息节的时候,被萧美玉的手下带到学校的天台,掠夺我的馒头丢在地上踩烂,又逼我吞食狗粪,要不然就是群殴。

丁易看见我害怕发抖,便伸手握住我的手掌,感觉到丁易手心传来的温软,我突然间安心下来。

萧美玉见此,便不再继续盯住我,带着冷笑走进校园,只是她转身的一瞬间,看到萧美玉的眼神多了泪光,不过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味。

等萧美玉走远后,丁易才轻声道:“好了,没事了,我们进去吧。”

“嗯。”

由于我出生于赤贫家庭,班上的其他学生不愿意与我说话,即使同学们从学校门口经过我的身边,都故意当作看不见。倒是其他女学生看到丁易,便热情打起招呼。

走到自己的班级之后,丁易便向我告别,走去隔壁班。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后,从书包拿出自己的课本与作业,放在桌上,检查昨晚温习的功课。与平时一样,班里的同学没有一个理睬我。

不久,上课的铃声响起来,老师很快地走进教室。

“起立!行礼!老师早安!”

当全部人坐下以后,老师便分发一些通知书,分发完之后,老师便朗声道:“各位同学们,由于市政府开销庞大,已经无力继续支持义务教育,所以无法缴付学费的学生将会面临停学。”

老师停了一停,便看著我,道:“秦诗同学,你的家境状况我是知道的,可是因为市政府已经无力继续义务教育,所以…”老师说到这里,闭上眼睛叹气,意思非常明显。

而班上的同学对此没有感觉,仿佛我的命运与他们无关。

什么?无法缴付学费就要停学?我一直相信养父的话—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可是我却因为学费而失去求学机会!这不公平!我好不甘心!!!

想着想着,眼泪不听话地流下。

结果因为心情沉重,休息节的时候,心不在焉,连自己被萧美玉的手下夹着拖到天台我也毫无察觉。

等到萧美玉的声音传进来之后,我才清醒过来。

“呵呵,听说你已经欠学校两年的学费了。”萧美玉开心的道。

由于已经知道自己即将失学,不知由来胆子大起来了,第一次顶嘴:“是又怎样?”

萧美玉露出惊讶的神情,不过一闪而逝。

“这样一来你就得停学了,哈哈哈!”

我盯住萧美玉,不说话。

突然间,肚子吃痛,原来是夹住我的女恶霸突然间出手给我一拳。

我自然痛到骨里。

“给我顶嘴?你还没死过吗?”出手打人的女恶霸狠狠的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变得大胆起来,狠狠地盯住萧美玉。平时我都是苦苦求饶的份,可能是知道自己一无所有,所以才不再害怕?

但萧美玉毫不在意我的眼神,以轻松的口气道:“你知道吗?你停学的话,你就再也看不到丁易了。”

心里突然间一紧,“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美玉几乎对我的表情感到满意,便继续道:“我不怕告诉你,丁易是我的,我不会对丁易怎样。你停学的话,校园的生活就与你无关,这样一来你与丁易就是两个世界。你明白了吗?”

萧美玉的话刺中我的要害…

“难道你是因为喜欢丁易你才欺负我的?”

“哈哈哈!你说呢?”

萧美玉停了一停,然后道:“好了,好了,老样子,给我狠狠的打!”

于是,她的一群手下又像以前一样围过来拳打脚踢,我双手抱头躺在地上一言不发,相对不能继续读书和再也看不到丁易的痛苦,被群殴的痛苦已经不算什么了。

群殴一直维持到休息节结束的铃声响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